以嫡為貴-第八百七十六章 不差錢
更新時間:2018-02-05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以嫡為貴 | 木嬴 | 木嬴 | 以嫡為貴 
正文如下:
第2卷第八百七十六章不差錢

第2卷第八百七十六章不差錢

楚離雙腿輕輕一蹬,便騎馬往前,稍稍走遠了些,身后有暴戾聲傳來,“就是他和圣女黏黏糊糊,天降災禍,他還有臉來我們望城!”

馬車內,明瀾眉頭擰成一團麻花。

沒想到楚離遭人恨,竟和她有關。

她是圣女的事,京都知道的人不少,但消息應該不至于這么快就傳到望城來吧,而且她和楚離黏黏糊糊,這事知道的人就更少了,他們是怎么知道的

腦子里有什么東西閃過,快到明瀾來不及捕捉。

外面,楚三的憤怒聲傳來,“不用說了,一定是南岳太子搗鬼的!”

關于圣女的傳聞本就玄而又玄,遠在京都都那么慎重小心,何況是圣山腳下的望城百姓,只怕是深信不疑。

只要有心之人稍稍一挑撥,就能煽動他們鬧事。

本來這些百姓就沒有多少分辨能力,容易受人左右,現在死亡降臨望城,他們害怕恐懼之下,更容忍成為被人手中的利刃。

三人成虎,說這場災禍是圣女導致的人多了,不信的也信三分了。

而且,不只是明瀾和楚離受到了牽連,就連遠在皇宮的老王爺也被卷了進來。

把天災人禍算在明瀾和楚離頭上不算,還指責皇上無德,大離才會戰亂不止,如今好不容易止了戰亂,又開始鬧瘟疫,死不少人,過不多久就會出現洪澇水災,然后是大旱……

老天爺要滅掉大離。

鐵甲衛把打聽到的流言告知楚離,楚離喜怒不形于色,楚三是火冒三丈,“真是愚不可及!”

罵完,楚三深呼吸道,“南岳太子他們在哪里歇腳的”

鐵甲衛伸手往后一指道,“就在這條街盡頭的一家客棧。”

楚離騎馬走了過去,楚三緊隨左右。

這條街的盡頭有兩間客棧,對門而立。

鐵甲衛指著左邊道,“南岳一行人就在這間客棧歇腳的。”

楚離不愿和南岳太子同處一個屋檐下,道,“住右邊的客棧。”

楚三就在客棧前,他一下馬,客棧的小廝果斷的把門關上了,氣的楚三臉都綠了,他長這么大,還沒吃過這么大的閉門羹過。

大離的百姓對南岳人大門敞開,對他們卻閉門不見,楚三氣笑了,真的很給大離長臉啊。

楚三不是一個會壓抑脾氣的人,他走過去,一腳將門踹掉,道,“是想死呢,還是不想活了,看見我們就關門,我們是會生吞了你們,還是會活剝了你們!”

看見他們,客棧的管事和小廝都縮成了一團,很顯然懼怕他們。

楚三的暴脾氣啊,一掌拍在桌子上,桌子沒事,但是一掌把桌子拍穿,留下掌印。

明瀾和昭寧郡主下了馬車,道,“好了,嚇唬他們做什么。”

楚三深呼吸道,“我就是生氣,一路走來,大嫂用自己的血救他們,都快失血過多了,他們居然這樣,要依我的脾氣,早掉頭走人了,這么愚昧無知,死不足惜。”

看著楚三,客棧的小伙計道,“他,他不是早幾個月前張貼的告示上的人嗎”

告示上寫著,他們是皇上的貴人,讓各衙門以禮相待。

老王爺找人的告示都貼到望城來了,足見他們有多尊貴。

要是平常時候,早殷勤的巴結過來了,但是這會兒,客棧管事的縮著脖子道,“我,我們只是不想死。”

楚三眉頭一皺道,“誰要你們的命了”

客棧小伙計道,“街上都是這么傳的。”

楚三翻白眼道,“那是有人之心散播的謠言,知不知道對面住的是什么人南岳使臣!”

這話雖然沒有明說就是南岳散播的謠言,但只要長了腦子的都能猜的出來,客棧管事的也算是精明人,怔了一下,一直縮緊的脖子直了幾分。

外面,南岳使臣走過來道,“楚三少爺這話是懷疑是我南岳散播的謠言了”

“難道不是嗎”楚三冷冷一笑,他不喜拐彎抹角。

他們知道南岳太子是什么人,南岳太子也知道他們是什么人,注定了不死不休,這些維持場面的話完全沒有那個必要。

南岳使臣臉色一僵,道,“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這是在污蔑我南岳了!”

他用得著污蔑南岳嗎

算了,和一群什么都不知道南岳使臣浪費這么多唇舌做什么,他們哪里知道現在言聽計從的南岳太子早已經不是以前驕奢淫逸的南岳太子了。

保不齊,他們更喜歡現在手段陰狠毒辣的南岳太子。

楚三手肘子搭在南岳使臣的肩膀上,挑眉一笑,問道,“我請你吃飯如何”

南岳使臣愣了下,隨即眉頭狠狠一皺,轉身就走。

楚三手還搭在他們肩膀上,這一走,他身子一踉蹌。

南岳使臣臉青的很啊,他剛說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他就要請他吃飯,這是打算用事實告訴他,飯也是不能亂吃的。

這邊南岳使臣離開,去對面住的客棧去,那邊霍大少爺走了進來。

客棧管事的趕緊迎上去道,“大少爺怎么來望城了”

明瀾暗暗心驚,霍家不愧消息最靈通,家產富可敵國,連望城都有霍家的鋪子,而且管事的都還認得他。

請過安后,管事的就拿小眼神戳楚三了,“他踹壞了咱們鋪子的門。”

霍大少爺點頭道,“我瞧見了。”

霍家雖然是商賈之家,可勢力之大,不容人小覷,與人為善,不惹事,但也不怕事,這是霍家訓言。

這些人身份尊貴,但也不能不講道理,門踹掉了,得賠錢。

這是管事的心里想的,霍大少爺道,“他們在客棧的吃住算我頭上。”

管事的猛然抬頭望著霍大少爺,有沒有搞錯啊

大少爺,他們錯在先,你怎么能向著他們呢。

管事的欲勸霍大少爺幾句,楚三兩眼一翻白,從懷里拿出一金錠子,隨手丟到桌子上。

沒說話,但意思很明擺。

大爺不差錢。

和你非親又非故,要你付錢。

丟下金錠子,楚三啪嗒一聲打開折扇,轉身踩著臺階上樓,小伙計緊隨其后,帶他們進上房。

這態度,實在有些不識抬舉了,掌柜的有點惱火,霍大少爺也跟上了樓。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新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歡喜記事>>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