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嫡為貴-第八百八十五章 鐵鏈
更新時間:2018-02-05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以嫡為貴 | 木嬴 | 木嬴 | 以嫡為貴 
正文如下:
正在閱讀

第八百八十五章鐵鏈

他暫時不會殺明瀾,卻也不會就這樣算了,明瀾剛從訓練場回來,就又被送了回去,而且是被押回去的。

北涼國師讓護衛把明瀾栓在訓練場,用鐵鏈牢牢捆住。

沒有他的準許,誰也不能放開明瀾。

就這樣,明瀾被綁在那里,她雖然不怕冰冷,可肌膚緊挨著冰塊,寒氣往骨頭里鉆,冷的她直打哆嗦。

為了抵御寒冷,心頭的那把火不自主的燃燒著,驅走寒氣。

托北涼國師的福,才短短三天,明瀾就修煉到了第八層。

到了第十天,蓮池里的水滿了,水往外溢,那些干涸了不知道多久的小溪被洗刷著……

明瀾又饑又渴。

清晨第一縷霞光照耀在她臉上,像是打了一層淡淡的胭脂。

她睜開眼睛,卻被眼前的景致給驚的回不過神來。

樹木蔥郁,姹紫嫣紅。

隱約還有鳥叫聲傳來。

那邊,香蘭裹的嚴嚴實實的,拎著食盒過來。

這些天,要不是香蘭一日三餐不斷的來喂她吃的,她估計早餓死了。

香蘭小心翼翼的從冰塊上走過來,說話時,聲音都仿佛被凍碎,她道,“姑娘,圣山上那些枯萎的樹木都活過來了,一夜之間,樹木蔥郁,百花盛開。”

窺斑見豹,明瀾早猜到了。

不過香蘭高興玩,又說了一件讓明瀾憤怒的事,“早上,那些護衛抬了七八具尸體下山。”

那些都是山腳下的村民,昨天被帶來的,才一晚上,就變成了一具尸體。

而且臉色泛紫,看一眼,晚上只怕會噩夢連連。

明瀾燒掉藥房根本就阻止不了北涼國師,他反而變本加厲起來。

沒人知道他抓那么人上圣山是做什么的,明瀾只知道有幾十條鮮活的人命死在了北涼國師手里,這是她知道的,不知道的還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姑娘,你不冷嗎?”香蘭鼻子酸澀,不知道是哭的,還是凍的。

剛出鍋的飯菜,從食盒里端出來沒一會兒就涼了。

不承認吃,一會兒就結冰了。

前幾天,明瀾沒有胃口,香蘭多勸了一會兒,等明瀾想吃的時候,筷子已經戳不動菜了。

明瀾搖頭,“不冷。”

她現在覺得自己就是一團火焰,能燒盡一切。

香蘭把飯菜喂給明瀾吃,明瀾也是真餓,大口大口的吃著。

香蘭則說話道,“今兒已經是世子爺下山的第十五天了,他說半個月就回來的。”

這些天,香蘭過的小心翼翼,她怕冷,不敢靠訓練場太近,只遠遠的守著,只有楚離和楚三他們都回來,她才能心安。

她只是一個渾渾噩噩過日子的小丫鬟,這些天卻是度日如年。

明瀾何嘗不是一天天數日子,從天亮起盼著天黑?

可真的一天天過去,她又開始惶恐不安。

三天之內,如果她不能離開鎮國公府姑娘的身子,楚離不能回自己的身體呢,顧明珠和衛國公世子就真的一命嗚呼了。

留給他們的時間太少了。

剛這樣想,那邊就傳開一陣打斗聲。

香蘭忙轉身走,只是忘記腳下是滑不溜湫的冰塊,一轉身,人往前一滑,四仰八叉的摔了出去。

香蘭強忍著疼痛爬起來,就看到那邊楚三和兩個黑衣護衛交手。

兩黑衣護衛的武功不弱,楚三一個人還真的應付不來。

一邊躲閃,一邊心驚。

之前他試探過護衛的武功,這才離開幾天啊,就一日千里了?

那邊,西秦大皇子身子一閃,將其中一護衛點住,楚三騰出手來,見另外一護衛踹翻在地。

他的腳踩在護衛的胸口上,仿佛要將人碾成肉泥。

一腳踢過來,護衛被一腳踢飛,撞到一個無辜的樹,掉下來的樹葉差點將護衛淹沒。

楚三跑過來,他抽出腰間的劍,要將鐵鏈砍斷,可是沒有用。

西秦大皇子道,“這應該是玄鐵鏈,是砍不斷的。”

楚三眉頭皺緊,“大哥呢,就這么讓大嫂你被綁在這里?”

“他下山了,還沒有回來,”明瀾道。

楚三不知道楚離下山做什么,他不是留下來護著大嫂的嗎?

西秦大皇子望著鐵鏈,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對勁,這鐵鏈像是被熔化過?

他示意楚三看,明瀾就道,“這是我熔化的。”

楚三,“……。”

連玄鐵都能熔化?

“那你為什么不走?”楚三不解。

明瀾就道,“不知道去哪兒,關在這里還能融化冰塊。”

這腦回路……

楚三服氣。

虧得他還急的不行,敢情大嫂壓根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啊。

明瀾手一動,一簇火苗就從她指尖飛了出去,圍繞著鐵鏈。

溫度之高,楚三都覺得熱了,他腳尖一點,就離的遠遠的。

沒一會兒,鐵鏈就斷開了。

鐵鏈是斷了,但是沒有鑰匙,手腕上的鐵鏈打不開,有點沉。

明瀾走下來,楚三驚訝中帶了幾分羨慕道,“大嫂,你這火焰到第幾級了?”

“九級了吧?”

楚三問她,她回了楚三一個問句。

看著手腕上的鐵鏈,明瀾心里想的卻是楚離,不知道他有沒有從趙翌手里拿到鑰匙?

那邊,凝郡主快步過來道,“南岳太子回來了!”

“我大哥呢?”楚三問道。

凝郡主搖頭,“沒看到你大哥。”

楚三著急啊,他和西秦大皇子帶了兩塊碎玉闕回來,再加上南岳太子手中的那一塊,還有已經落在北涼國師手中的,就是一塊完整的玉闕了。

接下來,北涼國師就該挖大嫂的心了吧?

關鍵時候,大哥怎么能掉鏈子呢。

楚三心急如焚。

之前沒人告訴過明瀾,北涼國師要挖她的心,怕她擔心,所以都瞞著她。

這會兒楚三說起,明瀾愣住道,“北涼國師要挖我的心?”

都說漏嘴了,楚三只好全盤托出道,“圣山長老說北涼國師要用你的心開異界之門。”

明瀾眉頭擰著道,“可我是神女啊,有六十年不死之身,北涼國師要怎么挖我的心?”

沒有了心,她就會死。

一死,她就會重生。

循環往復。

北涼國師殺不掉她吧?

楚三驚呆了。

他怎么沒想到這一層?

他們之前是不是都是在杞人憂天?

不過明瀾說的輕松,但是北涼國師畢竟不同常人,別人殺不掉神女,他不一定就不會,攸關性命,不能馬虎大意。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歡喜記事>>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