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嫡為貴-第八百八十七章 歸來
更新時間:2018-02-06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以嫡為貴 | 木嬴 | 木嬴 | 以嫡為貴 
正文如下:
»校園小說»»章節目錄第八百八十七章歸來章節目錄第八百八十七章歸來文/木嬴本章字數:4972:

結結實實的挨了北涼國師一掌,明瀾清楚的感覺到骨頭盡碎的感覺,身子往下倒時,軟綿綿的。

兩眼一黑,就是天崩地裂,她也不知道。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來時,耳畔是呼天震地的鏗鏘之聲。

這聲音有些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聽過?

修長的睫毛微微顫動,她緩緩睜開眼睛,就聽到一個欣喜若狂又夾帶了幾分顫抖的聲音傳來,“醒了!世子妃醒過來了!”

不止呼天震地聲音熟悉,就是這一聲輕喚也格外的耳熟。

欣喜、急切、激動……

明瀾剛要看看是誰在說話,恰巧帳簾被撩起來,昏暗的帳篷內,因著帳簾,透出一道強烈的光來,有些扎眼,她下意識的把眼睛又給閉上了。

“真醒了嗎?”聲音有些緊張。

她快步走過來,喚道,“大嫂?”

明瀾這才把眼睛睜開,就瞧見凝郡主坐在床邊,她微微一愣,喊道,“楚三……。”

凝郡主高興壞了,道,“我是蕭凝啊。”

明瀾這才反應過來,她穿著女裝,不是楚三了。

這個認知,讓她的眼珠子睜圓,然后丫鬟雪梨湊了上來,熟悉的小臉,明瀾徹底驚呆,“雪梨?”

雪梨搖頭如撥浪鼓,“是奴婢!是奴婢!”

她眼眶通紅,豆大的眼珠直往下掉。

明瀾卻是徹底驚呆了,又是驚喜又是害怕,不敢置信道,“我們是回大周了?”

凝郡主連連點頭,“一個半月前,我們就回大周了。”

這是明瀾期盼已久的事,如今真的回來了,她喜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然后趕緊問道,“山兒呢,快抱來給我瞧瞧。”

凝郡主支支吾吾,明瀾心往下一沉,抓了凝郡主的手問道,“山兒呢,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見明瀾緊張害怕,凝郡主忙握緊她的手,道,“山兒他沒事,他很好。”

明瀾心急如焚啊,既然很好,為什么不抱來給她看看,她吩咐雪梨道,“快把山兒抱來。”

雪梨搖頭,再搖頭。

她沒有瞧見小少爺啊。

凝郡主見瞞不住,便如實道,“在大離,大嫂雖然無心,卻殺了南岳太子一護衛,作為懲罰,山兒留在了大離,昭寧把他抱回宮了……。”

雖然會骨肉分離,但是大離朝有了繼承人,這對老王爺來說是件好事。

明瀾心如刀割,從生下山兒,她就沒養過他幾天,為什么要這么對待。

殺南岳太子的護衛并非她有意,要懲罰就懲罰她,為什么要算在一無辜的孩子身上!

明瀾舍不得山兒,而且她都不知道凝郡主這么說是真的,還只是為了寬慰她。

她要去問問楚離。

掀開被子,明瀾下了床,只是躺了許久,身子軟綿綿的,根本站不住,要不是凝郡主及時扶住了她,她都能摔地上。

凝郡主將她扶住,雪梨過來幫忙,明瀾坐了回去,凝郡主道,“世子爺這會兒在戰場上,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你別擔心,你要想見山兒,等你身子骨養好了,你能去見他。”

這句話算是說到重點了,明瀾一顆七上八下的心在聽到這一句后,放下了一大半,剩下的幾分則是懷疑凝郡主是不是在和她開玩笑,“我真的還能見到山兒?”

怕她不信,凝郡主頭點的重重的。

她讓明瀾躺回去,把圣山的事說給明瀾聽。

別人想回大離不容易,但是她可以。

她是神女,也是圣女。

圣山需要她。

這事還得從明瀾騰身而起,擋下北涼國師那一掌說起。

在最關鍵的時候,明瀾攔下了北涼國師,給圣山長老爭取了時間。

圣山遺失的圣物回來了。

圣山幾位長老和楚離聯手,把北涼國師困住,期間有多兇險萬分,凝郡主就不說了,怕明瀾剛醒承受不起,就省略了過去,

但過程能省略,結果卻不能。

北涼國師武功有多高,他們都知道,圣山長老和楚離單打獨斗都不是北涼國師的對手,但圣山圣物,那無堅不摧的鐵匣子卻是北涼國師的克星。

楚離拼了半條命,將北涼國師一劍穿心。

明瀾以為她只是昏睡了一個多月,其實睡的時間比她預料的久的多。

當時楚離差點沒命,圣山長老救不活她,只能靠明瀾的血。

偏偏明瀾被北涼國師打的重傷,傷了心脈,自己都自顧不暇,圣山長老便用她的血將玉闕內她和楚離的身體換了回來。

她依舊昏迷,圣山長老取她的血救衛國公世子和鎮國公府嫡女。

失血過多,再加上重傷,明瀾在圣山昏迷了整整一個月。

而在這一個月內,發生了不少事。

西秦和南岳開戰了。

西秦和南岳結盟,南岳太子的胞妹嫁給西秦二皇子,誰想到剛踏到西秦境內幾天,就暴斃而亡。

一個和親的公主死了,事關一條人命,而且還是南岳太子的親妹妹,這結盟怎么可能還繼續的下去?

結盟不成,南岳集結在邊關的二十萬大軍,出兵攻打西秦。

還有就是南岳太子,圣山有不殺人的規矩,而且現在的南岳太子是趙翌,雖然南岳太子風評不好,但讓他為趙翌犧牲,那是傷及無辜。

圣山長老將南岳太子扣押住,通過玉闕大家各歸各位,趙翌自然也不厲害。

楚三揪著趙翌下了圣山。

圣山上不能殺人,圣山下總能殺他吧?

只是趙翌那廝狡猾,居然在楚三帶他過鐵橋的時候,想逃跑,結果楚三和他打起來,最后趙翌挨了楚三一掌,從鐵橋下掉進了萬丈深淵。

至于南岳太子,趙翌從他身體內離開之后,他醒過來,一臉茫然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

但是改不了他驕奢淫逸的性子,圣山上的飯菜他吃不慣,而且挑三揀四,一次要十八個菜,居然還敢覬覦昭寧郡主,被西秦大皇子揍的鼻青臉腫……

南岳太子帶著一臉淤青離開圣山,被人揍了,當然不能宣揚的人盡皆知,但是這口氣忍不下啊,又碰巧南岳公主在和親途中暴斃身亡,新仇舊恨一起算,南岳太子讓駐守在邊關的二十萬大軍攻打西秦。

這么沒腦子的南岳太子,也是挺招人喜歡的。

南岳的兵力最強,西秦次子,最弱的大概就是大離了。

可南岳對西秦出兵了,西秦的日子不好過啊,再加上要和親的是豫國公,當初明明贏得比試的是大皇子,最后傳到皇上耳朵里的消息卻是二皇子贏了。

紙包不住火,消息一傳開,街頭巷尾都在罵西秦皇帝糊涂,對西秦大皇子不公,難怪人家寒心,甘愿委屈自己在大離朝做郡馬爺,也不愿意回到生他養他的西秦了。

換做他們有這樣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冷冰冰的家,不回也罷。

誰能載舟,亦能覆舟。

西秦二皇子輸了比賽是事實,豫國公弄虛作假也是事實,但人勢力強大,壓根就沒把百姓們的話放在眼里,再加上二皇子即將迎娶南岳公主,更是多了南岳這么一幫手,沒人能撼動的了他的地位。

西秦二皇子有恃無恐。

心高氣傲,勝券在握的他,如何聽的進去那些說他比不上西秦大皇子的話,拎起拳頭就揍過去。

還有那些以前早就看不順眼的人,現在也能動手鏟除了。

一時間,西秦朝廷人人自危。

以前儲君之位還懸的很,西秦二皇子都在克制自己,如今一放松,原形畢露。

其實他和南岳太子是一路貨色。

那些擁戴西秦二皇子的人,都覺得自己是瞎了狗眼了,還想謀奪一份從龍之功呢,現在等著他們的是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

相比之下,大皇子溫文爾雅,比二皇子厚道的多。

本來百官們心下就有幾分后悔,在這時候南岳公主又在和親途中暴斃,西秦和南岳開戰,結盟不成,反而結仇……

這仇可是二皇子招回來的!

而且在南岳公主暴斃的驛站內,送親的隊伍撿到了一塊令牌,那是豫國公的令牌。

南岳要求西秦把豫國公交出來賠罪。

而邊關守將正好是豫國公的人……

西秦知道和南岳打起來討不到什么便宜,就派使臣來大離,要把大皇子和昭寧郡主接回去,以此來震懾南岳,西秦和大離結盟了,要真斗,那就斗個天翻地覆!

當然,老王爺沒有這么好說話。

豈是西秦想怎么樣便怎么樣的?

要昭寧郡主和西秦大皇子回西秦可以,讓西秦左右丞相親自來大離宣讀立西秦大皇子為太子的圣旨。

另外送上二十萬擔糧草,大離會十里紅妝,送昭寧郡主出嫁。

這些條件,西秦皇帝都答應了,畢竟大離沒提什么過分的要求。

西秦大皇子和二皇子來大離求娶昭寧郡主,贏得美人歸的人,就是西秦的儲君,這是人所周知的事。

至于二十萬擔糧草,那是聘禮的一部分,沒道理西秦二皇子娶親,西秦國庫就能掏一筆,輪到西秦大皇子了,西秦國庫就扣扣索索的吧?

西秦百官商議了一番,無不應允。

說到這里的時候,凝郡主有些惋惜,老王爺故意拖拖拉拉,他們回來的時候,并沒有瞧見昭寧郡主出嫁西秦。

反倒是南岳太子的遭遇有點慘。

準確的說,他被趙翌給坑了。

沒有趙翌做南岳太子的記憶,南岳太子不知道趙翌霸占他身體的時候和南岳皇后,也就是他的仇人滾到了一起,而且還懷了他的孽種。

南岳太子不知道那孩子算不算他的,用孽種形容應不應該。

身子是他的,但是他可沒有和南岳皇后有魚水之歡的記憶。

而且,他最厭惡的人就是南岳皇后。

南岳皇后不知情,當南岳太子還是趙翌,屏退眾人,笑臉相迎,笑的南岳太子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南岳皇后拉著他的手去碰微微隆起的小腹,還說些莫名其妙的話,把南岳太子給惡心的,一把將她推開,結果南岳皇后不小心撞到了桌角,小產了……

不管南岳皇后做了什么,南岳太子都害她沒了孩子,南岳皇帝對南岳皇后腹中胎兒可是寶貝的很,當即動怒。

四十大板打下去,差點把南岳太子給廢掉。

偏偏南岳皇后又親口說孩子是他的,算是塞給了南岳太子一把柄,不敢報仇,或者還存了幾分南岳太子是裝的,其實心里還有她的念頭。

這些事將來怎么發展,凝郡主就不得而知了。

楚三他們在圣山上待的無聊,圣山長老們修養了一個月,身子骨恢復了七七八八。

就聯手打開異界之門,將他們和昏迷的明瀾一起送了回來。

當時他們都在雪山之巔,差點沒被活活凍死。

離王府暗衛和雪梨他們就在清州小院等他們,只是邊關大戰,沒有耽擱,就直奔邊關來了。

說到這里,明瀾把話題扭了回來,問道,“那我什么時候能去看山兒?”

凝郡主則道,“隨時可以啊。”

明瀾望著她,凝郡主一臉羨慕道,“你是神女,能去大離,在大離,你又是圣女,能來大周,只要你想去,只要在雪山之巔開異界之門就可以去圣山了,再去皇宮看山兒就可以了。”

說完,凝郡主補了一句道,“只是從大周皇宮到大離皇宮來回一趟,少說也要兩個月,圣山長老覺得你一年去一回就差不多了,圣山上的花草樹木一年也不會枯萎,正好昭寧郡主每年能回大離住兩個月,正好可以去圣山和你一起去見山兒。”

用凝郡主的話就是,明瀾一直不回圣山,圣山的長老比她還要著急。

她想不去,圣山長老也會想辦法抓她回去的。

光禿禿的圣山,哪有山清水秀,鳥語花香的圣山來的有趣?

明瀾有些不明白,她問道,“我還能做圣女嗎?”

圣女要保持完璧之身,然而她并不是啊。

凝郡主捂嘴一笑,道,“圣山長老說你是例外。”

明瀾喜歡這樣的例外,用別人的身體總不及自己的方便。

而且她可不想將來山兒覺得他有很多個娘,沒一回見到的都不一樣。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歡喜記事>>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