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嫡為貴-第八百九十章 成親(一)
更新時間:2018-02-11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以嫡為貴 | 木嬴 | 木嬴 | 以嫡為貴 
正文如下:
正在閱讀

第八百九十章成親(一)

翌日,天大亮,日上三竿。

明瀾從昏睡著醒過來,身子一動,就聽到一陣骨頭噼里啪啦炸響聲,聲音之大,嚇的掀開帳簾進屋的雪梨一大跳。

她端著銅盆進來,銅盆里裝著熱水冒著騰騰熱氣。

雪梨把銅盆放下,忙過來道,“世子妃,你沒事吧?是不是骨頭又炸開了?”

這話聽得明瀾又羞又惱又害怕,她這樣還不都是被楚離折騰的,自打懷山兒后,他就一直規規矩矩,到了大離,又估計她圣女的身份,不敢越雷池一步,昨兒直嚷嚷著要她彌補他。

要不是最后她求饒,還不知道會不會被他吃的都不剩骨頭渣。

閨房里的事,不便于雪梨提,可雪梨說她骨頭炸開,她隨隨便便就脫口而出,她卻是不敢聽。

明瀾百毒不侵,恢復力極強的事,幾個貼身丫鬟都知道,她昏睡不醒,絕對不正常,雪梨她們擔心向凝郡主打聽,知道了經過,也知道明瀾骨頭被震碎的事。

傷筋動骨一百天,震的粉碎那絕對沒有活路的,明瀾還活著那是老天爺保佑,重新愈合的骨頭總是要脆弱點,是以雪梨才會脫口這么一句。

不過雪梨一說話,就自知失言,尤其看到明瀾耳根微紅,頸脖子上不知道被種了多少的草莓,只瞥了一眼,就知道昨晚世子爺有多兇殘。

其實昨晚,雪梨和碧珠還有四兒幾個丫鬟來過大帳,畢竟明瀾昏睡許久,剛剛醒過來,她自己都需要被人照顧,哪里照顧的了醉酒的世子爺啊,她們做丫鬟的當然要幫把手,只是還沒靠近帳篷,就被從帳篷里傳來的聲音鬧了個大紅臉,再不敢靠近,撒丫子就跑遠了。

可憐跑的急,四兒還踩到石頭崴了腳,摔在地上,她沒有四兒靈敏,然后撞了上去,四兒不止崴腳,還給她做了墊背的。

明瀾在心底問候了楚離幾句,嘟嚷道,“好餓。”

碧珠正撩起帳簾要進來,聽了便道,“奴婢這就去端吃的來。”

說完,她就趕緊去吩咐了。

雪梨端了水來伺候明瀾漱口,知道明瀾身子虛弱,沒許她下床。

洗漱完,吃的就端來了,四菜一湯,分量不多,但還算精致。

軍營不比離王府,也不比皇宮,軍營缺糧草是常有之事,不許浪費。

香噴噴的雞湯,聞的人肚子里饞蟲翻滾,明瀾都不記得自己多久沒喝雞湯了。

口干舌燥,正好想喝完雞湯潤潤喉。

青杏捧著托盤,雪梨把桌子拉過來,道,“這雞腿是世子爺早上特地吩咐奴婢熬的,世子妃多喝點兒。”

雪梨盼望明瀾再生一個小少爺,之前有小少爺的時候,大家圍著小少爺打轉說笑多熱鬧啊,她懷念那段日子,雖然清州很辛苦。

明瀾吃的不快,細嚼慢咽,等她吃完,身子骨就好差不多了。

泡了個熱水澡,換了身干凈衣裳,又梳理了發髻,明瀾這才出門。

她往前走了幾步后,覺得有點不大對勁,她記得昨晚上過來時,附近還有兩帳篷啊,分別是凝郡主和楚三的,怎么沒了?是她記錯了嗎?

不可能啊。

明瀾問雪梨道,“凝郡主和楚三少爺的帳篷呢?”

雪梨臉頰一紅,抬手往遠處一指道,“挪那兒去了,楚三少爺說他昨兒晚上一宿沒睡好,一大清早就讓人把帳篷拆了,這會兒估摸著還在補覺呢。”

明瀾臉紅的能滴血,恨不得咬掉舌頭才好,她要多問一句做什么。

明瀾想轉身回大帳,可大帳那么小,悶在里頭憋的慌,她要找點兒事做做。

她去找楚離,看有沒有用的上她的地方,幫忙調制藥膏什么的,總不能什么都不做。

結果她剛走到大帳處,就看到好幾位將軍躲在軍帳外偷聽,明瀾不解,這是軍帳,商議軍情的地方,怎么有這么多人鬼鬼祟祟,楚離也不管管。

而且,以楚離的武功,不會發現不了。

那應該是商議的不是軍事,讓大家偷聽無所謂,明瀾也生了幾分好奇,她輕緩了腳步靠近,就聽到軍中大帳內傳來一陣抱怨聲,“大哥,我不管,我可是你嫡嫡親的弟弟,我現在就要成親,你幫我想辦法。”

雖然是在求人,但總透著一股子無賴氣息。

楚離很無奈,“皇上的怒氣還沒消,而且,這是軍中。”

“軍中怎么了?軍中就不能娶媳婦了嗎,凡事總有第一個人去做,我楚三就開這個頭了,”楚三手掌拍在桌子上,氣勢傲人。

明瀾臉不期然又紅了,不是楚三的話聽得她面紅耳赤,而是那幾位將軍偷聽的很忘我,完全沒想到明瀾就在他們身后,小聲道,“昨晚大將軍帳篷內動靜太大了,楚三將軍血氣方剛的年紀哪里聽的了啊,這不就鬧上了,大將軍也是,飽漢不知餓漢饑。”

雪梨要張嘴,明瀾趕緊把她的嘴捂嘴,幾乎是把雪梨給拖走了。

這要一喊,她還不得當場打地洞啊。

等明瀾走遠了,那幾位將軍捂嘴笑,其中一位拍了說話的那位將軍道,“焉壞了,也敢取笑世子妃,看把世子妃羞的。”

那將軍笑道,“世子妃不走,我們怎么好偷聽?”

大帳內,楚離被楚三纏的沒辦法,他道,“你是我弟弟,我就更不能偏袒你了,這事要聽諸位將軍的意思,只要有一位將軍反對,我就不許你在軍營辦喜宴。”

楚三一聽,便道,“憑著我在軍營的人緣,怎么可能有人不同意?不同意,我喝的他爬不起來!”

丟下這一句,楚三喊道,“別偷聽了,趕緊進來幫我說好話啊!”

話音一落,屋外將軍你擠我我擠你,最后差點摔進來。

楚離放下手中的狼毫筆,問道,“方才在大帳外聽了半天,楚三的事你們都知道,你們有什么看法?”

那些將軍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這事吧,他們沒有意見。

只是有點心里不是滋味兒。

他們可是有媳婦和小妾的人啊,都不在身邊,看著大將軍和楚三將軍雙宿雙飛,眼熱的羨慕妒忌啊。

不過軍營辦喜宴還是頭一回,要是真辦,那鐵定熱鬧。

只是軍營不許有女眷這是軍規,如今凝郡主和世子妃,還帶了幾個丫鬟在,已經破了規矩了,這規矩一破再破,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啊。

幾位將軍一合計,道,“楚三對凝郡主的癡心,我們都看在眼里,他們能在軍營成親,我們都樂見其成,但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楚三不愛聽,抬手打斷道,“我和阿凝都私奔回來了,還要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啊?”

將軍們吶吶,沒見過私奔還這么理直氣壯的,再說了,你可不只是私奔,還搶親呢。

幾位大將軍再一合計道,“規矩不能破,但凡事有例外,如果楚三將軍能活捉敵軍守將,我們幫你準備喜宴慶功!”

“好!一言為定!”

(,,方便下次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歡喜記事>>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