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九百八十八章 歡喜
更新時間:2018-06-10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九百八十八章歡喜

知府夫人暫住的房間,瞧上去是要寬敞許多。

窗臺處,放置了隔窗屏風,瞧上去很有一種家居的風范。

蘇青芷隨口贊了贊知府夫人的妙心思,她很是得意的笑了起來。

知府夫人很是贊賞的瞧一瞧蘇青芷說:“我們出門在外,除去舒適外,還是要講究一下住處布置。”

知府夫人隨手指一指墻上掛著的山水畫,她笑著說:“這是我最愛的一副畫。

我每一次瞧著它,總有一種我離家很近的感覺,我還能摸得到那里的山山水水。”

蘇青芷原本是隨意瞧了瞧,因為知府夫人的話,她很是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畫。

這副山水畫,還是有感情,瞧得出繪畫人是因為熱愛那一處的景色,才會這般用情而作。

她很快的瞧出來,繪畫的人,大約是女子的身份,畫風婉約不夠大氣。

這樣的畫,一般都是放在女子的房里欣賞用。

蘇青芷想起知府夫人說過的話,怕是與知府夫人關系特別親近人的繪畫。

她笑著夸了夸繪畫人的功力不錯,知府夫人滿臉笑意說:“是我大孫女所作,我瞧著還不成熟,只是自家賞一賞。”

蘇青芷聽她的話,又夸了她的孫女家學淵源,果然是才氣洋溢,想來已經得配良緣。

知府夫人聽蘇青芷的話,她很快跟她說了說孫女婿的家世。

知府夫人的孫女所嫁的是安甕城三品官員家的嫡子,在夫家相當的受寵愛,已經接連生下嫡子三人。

知府夫人很是深情的憶起孫女在身邊成長的經歷,她感嘆的說:“她遠嫁了后,我們想見她,實在不容易,只能看她的書信。”

蘇青芷傾聽著知府夫人的話,她用力的想著安甕城三品官員的事情,她想了又想,都不曾記起那樣的一位官員。

蘇青芷在知府夫人面前很是羞愧的表示,她在娘家和夫家都不常出門應酬。

知府夫人略有些失望的瞧著她,過后勸道:“林夫人,我們女子也不能拘謹在自家內宅里面,有機會,你還是要多出門瞧一瞧。”

蘇青芷領受了知府夫人的好意,她問知府夫人說:“如果你有事要我幫著打聽,我還是能跟家里人說一說。”

知府夫人輕搖頭說:“不用了。她能過成什么樣的日子,如今都只能靠她自個。

我們越伸手,她的日子越難過。”

蘇青芷聽明白知府夫人的意思,她贊道:“夫人是難得的明智體諒晚輩的長輩。”

知府夫人聽她的話笑了起來,說:“也不過是見得多了一些,又聽得多了一些。

當父母的永遠欠兒女一份關懷,可兒女成長后,他們永遠會厭煩父母太過細致的關心。

我想得明白了,我不去管兒女們如何,他們對我反而會多一些牽掛之情。”

蘇青芷沖著知府夫人豎起拇指,說:“我的母親也是如你一樣的行事。”

蘇青芷與唐氏的母女感情不深,然而她卻知道,唐氏與趙氏的婆媳感情相當的深厚。

蘇青芷自嫁了后,又到安南城之后,她和唐氏之間只余下年節時的互相問候關心。

趙氏在她們母女關系上面反而出力最多,蘇青芷感念著大嫂的誠意和心意。

知府夫人瞧著蘇青芷的神色,她笑了,說:“林夫人,你這是想念了你的母親。

你的母親一定特別的能干,才能有你這樣無憂性情的女兒?”

蘇青芷輕輕的點頭,唐氏是非常的能干,所以她周全的照顧了兒女成長。

哪怕她們母女的緣份清淺,蘇青芷都記得,那是給她血肉之身軀的恩人。

蘇青芷笑著提了提娘家的一些事情,父親不在了,母親如今在家由著兄嫂服侍。

蘇青芷給知府夫人描繪出的蘇家,就是一副母親慈愛兒女孝順兄弟友愛妯娌齊心的闔家歡喜場景。

知府夫人聽后有些感嘆的說:“林夫人,你的母親是有福氣的人。”

蘇青芷輕輕點頭認同下來,唐氏如今過的日子,也許是大多數女人們眼中晚年最好的日子。

知府夫人說起她的故家,她笑著說:“我家父親是私塾里的先生,我跟著他識了幾個字。

當年兩家能定下來親事,就是因為我能識得幾個字。

那時我家大人剛好考過秀才功名,家中為他定親事的時候,其實是有家境更加好的女子可以結成良緣。

只是我婆婆覺得家門太高的女子,只怕是不會安心過清靜讀書人的日子。”

蘇青芷瞧著知府夫人的神色,她年青的時候,與知府大人應該也是有過恩愛的歲月。

如今她暫居住的房間,卻尋不到多少男主子的痕跡。

然而知府夫人面上的神色,卻不見得有怨恨,反而是因為回憶而有了滿滿的笑容。

她笑著與蘇青芷說:“家里的孩子們現在都不耐煩聽我說這些舊事。

她們說,從前她們也覺得我說得故居挺美。只是她們回去一趟,只覺得舊屋舊地太過舊了,都瞧不出幾分美景。

我們故家托族人打理,無人居住的院子,總是少了人氣,多了荒涼感。”

蘇青芷有些明白知府夫人的話,或許是離家越遠,她們越能把故家變成心里最美的地方。

蘇青芷后來與林望舒提了提知府家孫女所嫁的人家,他聽后仔細的想一想,他猜了猜那人家。

他笑著跟蘇青芷說:“難怪你不曾記得那樣的一家人,那家祖父退下來前是三品官員,父輩不如祖輩有出息。

不過那一家人的家風還是不錯,輕易的不出風頭,所以大家對那家人不太注意,孫輩聽說還是出了幾個讀書人。

至于知府夫人孫女所嫁的人,我怎么聽上去都不太象是嫡支的嫌子,大約是庶子的嫡子媳婦。”

蘇青芷仔細的想了想知府大人先前的官職,又是由外地遠嫁到安甕城去,只怕是如林望舒所言。

只是這個時候,他們一家人已經在南府的官宅里安居下來,那位知府夫人孫女所嫁的是什么人,暫時是沒有機會知道答案。

蘇青芷還是有些惋惜的跟林望舒說:“那樣精心培養出來的女子,他家里的長輩怎么舍得把她遠嫁那樣復雜的人家去?”

林望舒瞅著蘇青芷笑了,說:“對他們來說,這已經是長輩能夠為孫女做的最大努力。

那個女子有三個嫡子,你說她是有才的人,她在夫家的日子只怕是如魚得水般的歡喜。”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