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九百八十九章 夸
更新時間:2018-06-11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九百八十九章夸

暴風雨過后的第三天,官船停靠在南府的碼頭邊。

南府官府的人,已經在碼頭上候著林望舒一行人。

有官府的人迎接,樣樣事情安排的妥帖。

林望舒一行暫時入住官驛,至于南府安排給林望舒的官宅,還要先請林望舒看過之后再決定。

南府的官驛,瞧上去比安南城的官驛要大一些,有一種庭院深深的景象。

林望舒一行人跟著官驛的官員,行了兩重門后,在一處院子門前停下來。

官驛的官員伸手推開院子門,入目的就是院子一角的竹子,正隨著風搖曳著迎客。

只是暫時居住的地方,林望舒瞧著地面干凈,也象是有人常住的樣子,他輕輕的點頭。

林望舒安置好家人后,他就跟著接待的官員去官府報道。

他臨行前,跟蘇青芷交待下來,他們一家人暫時就安心居住在官驛里。

蘇青芷是不著急,她和管事婦人圍著院子轉了轉,院子很大,內里還分有好幾處小院子,正好方便安排他們一行人的居住安排。

蘇青芷直接入住主人院后,她又做了一些安排后,她便把把有的雜事全給管事婦人去處置。

林望舒這一次也帶了不少的身邊隨行人,他身邊的新管事,瞧著就是一位非常精明能干的中年人。

管事婦人與蘇青芷嘀咕過,她可不敢與這樣的一位管事爭持什么,最多她是聽從主子的安排去與人商量。

蘇青芷聽她說的次數多,便有些好奇的尋問:“那人瞧上去是能干,可是我瞧著也沒有你說的那樣拒人千里之外的難商量。”

管事婦人很有些扭捏的跟蘇青芷說:“主子,他現在是年紀大了,瞧著好象有些好相處。

從前我可是遠遠的瞧過,他一巴掌把一個要撲他的小丫頭扇到池子里面去。”

蘇青芷因此對林望舒這一次帶來的林管事有了好奇心,她悄悄的尋問了林望舒。

他瞧著她皺眉頭說:“你怎么會注意到他?”

蘇青芷笑著把管事婦人說的事跟他提了提,她很是贊賞的說:“夫君,我覺得你是欣賞這種不拖泥帶水的人。”

林望舒再仔細的打量蘇青芷后,說:“我記得我把人介紹給你看過,你那時候還看了他兩眼,你過后與我贊過,瞧著他長得有氣節。”

蘇青芷夸人長得有氣節,那就說明那人的長相普通,她實在尋不到什么好話,就用氣節來虛虛的應付了事。

蘇青芷瞧著林望舒的神色,她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跟他表白說:“夫君,我從來不好意思直白去打量陌生的男人。

那一日的事情多,我匆匆的掃了他一眼,只覺得這個人個子高,別的不曾注意了。

他留在夫君身邊當得力的人手,那他一定是非常能干的人。

我還真的不曾注意過他的長相如何。

只是管事婦人那么一說,我有些好奇,姐兒們都愛俏,那人的容貌如果平平,那一定比較能干會來事,才能招惹得人往他身上撲。

當然在我的心里,誰都能干不了我的夫君,至于英俊出眾什么的,有我的夫君在前面,誰在我眼里都是容貌平平的人。”

蘇青芷與林望舒成親這么些下來,她現在可以臉不紅心不跳的在私下里狂贊美林望舒。

她也瞧得出來,她每每如此夸林望舒,他嘴里說著謙虛的話,可是面上和眼里還是流露出相信非常高興的神色。

他們夫妻之間私下里能夠相處得如此的歡喜安樂,蘇青芷覺得有時候什么人格的,都可以先暫時放置在一邊。

何況林望舒有時也會說一些夸贊她的話,那些話,一樣讓她聽后心花怒放不已。

她過后在獨處的時候,她冷靜理智后,只能暗暗的提醒自個,女人可不能把男人哄你的話,全部當成真話來聽。

蘇青芷在琴棋書畫方面,如今除去寫字,是因為需要常寫的原故,還是有所進益,別的全退步到初學的時期。

可是林望舒夸她的時候,直接把她贊成琴棋書畫針線廚藝樣樣皆完美的女子。

蘇青芷初初的時候,還是會臉紅的辯解兩句話,只是林望舒越更加的肯定的贊美她,還夸她太過謙虛了一些。

他還跟蘇青芷坦然的說:“芷兒,在自家男人面前,你用不著這般的謙虛,你越直白越驕傲,我越覺得我付出的努力太值得了。”

林望舒說得很是真誠,蘇青芷的心里因此也想得明白過來,她是愿意做林望舒心里認定最最完美的女人。

林望舒去官府報道,他留下身邊的管事。

申時,他趕了回來。

他聽留在官驛里的管事說了說住處的安排,他輕點頭,說:“日后,內院的事情,由夫人身邊的管事婦人去處置。

你多看著一些外院的事情,有些人情來往的事情,你也注意多瞧一瞧。”

林管事在心里輕舒一口氣,他選擇來林望舒身邊的時候,他就是想著也許能夠有主事的機會。

林家大宅里面的能人太多,他的資歷和年紀,注定他再過些年,大約也只能混一個老爺們身邊二管事的身份。

近些年,林望舒在要外為官,他又需要一能干的管事,有許多的人,有這個心思,卻舍不得離開安甕城。

林管事則是一心想要抓住這個難得機會,他經過老太爺們的考察后,又經過林望舒考問過后,他才得到這樣的一個好機會。

林管事在行事之前,他自然跟家里人商量過,他的爹娘認為他現在大宅里已經很有面子,不必一定要跟著五房主子的身邊在外漂泊。

然而林管事想得明白,他用大管事和二管事之間的區別,他再說一說如今的現實,他低聲勸服了他的爹娘同意下來。

林管事跟自家婦人說的時候,她反而持贊成的態度。

林管事的娘子瞧得分明,自家男人越是能干,他越是隱隱的受到一些人的排擠和壓制。

林望舒這邊考察過后,林管事很是直接的就跟在林望舒身邊行事。

他是一個相當聰明的人,自然懂得尊重林望舒身邊的人。

林管事在林望舒身邊很快的尋對位置,在外事方面,他自然是要多操心,而在涉及內院的事情上面,他很有誠意跟內院管事婦人商量行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