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九百九十章 答案
更新時間:2018-06-11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校園小說»»章節目錄第九百九十章答案章節目錄第九百九十章答案文/玲瓏秀本章字數:2519:

在暴風雨過后的第三天中午,林望舒一行人在南府的碼頭下了官船。

知府夫人很是不舍得拉著蘇青芷的手,說:“林夫人,我難得遇見象你這樣投緣的人。”

蘇青芷瞧著她微微的笑了,她的心里面是有些感動,她們這樣的萍水相逢,知府夫人待她還是付出了一些誠意。

知府夫人或許是因為在官船上寂寞的原故,她才會歡喜的與蘇青芷說了許多的人和事。

然而蘇青芷仔細聽她說那些的人和事,她細細的忖思過后,她發現知府夫人是活得心里有數的人。

大約是知府大人待她的心思輕,所以她習慣在外面用張揚來掩飾內心的失意。

蘇青芷走出安甕城后,她在安南城生活幾年,又瞧過官街夫人們的生活狀態。

她發現不幸福的女人占了大多數,而幸福的女人,則有各自幸福的原因。

她從王夫人婆媳身上就很有所體會,女人的幸福和安樂,有時候是可以通過男人來尋獲得到肯定。

然而大多數的時候,還是掌握在自己的手心里面。

女人的安樂要是完全寄予男人,那男人在外面要生存要養家,他歸家來,已經心累,自然抗不住女人要求那樣細致的感情。

世上無完人,在這方面男人女人皆相同。

王夫人婆媳在這一方面做得不錯,誰都會遇到難事,然而她們的面上大多數時候都是笑意盈盈的模樣。

蘇青芷與王喜兒是真的交好,王喜兒跟蘇青芷提過,說王夫人的意思,男人們在外面辛苦一天,他們回來也是想看到女人們面上的喜氣。

至于那種悲切的作態,只有上不了臺面的妾室,才會時不時來那么一招。

可那又有何用,可以哄得男人的一時同情,卻哄得男人的永遠的心思。

王喜兒曾經很是痛快的跟蘇青芷說:“蘇九,你想一想,我們都喜歡見人一張笑臉,誰都不太樂意見人一張哭臉。

除非是這樣有悲事,別人才會出來一張悲臉。

要不然又不是天天家里死了人,誰樂意天天去面對一張哭臉。

我想著那些妾就是樂意在男人面前哭一哭,背地里,大約也是笑著哄人來的。”

為人妻子的人,那對妾室是有著天然的排斥心,蘇青芷和王喜兒在這方面是天然一條道上走的人。

知府夫人與蘇青芷的相處的時候,她很好奇蘇青芷有何本事能夠讓林望舒身邊無雜色?

她委婉的跟蘇青芷打聽有沒有特別的方法來拿捏男人,蘇青芷聽她的話后,她很是詫異。

她不愿意知府夫人因此事糾纏她不松手,便很誠實的跟知府夫人說了,她是不懂得拿捏人。

人心是不能隨意拿捏,而且如林望舒那樣的大男人,一切都是出于他的本意。

知府夫人很是不相信蘇青芷的話,然而蘇青芷說得坦然,知府夫人覺得大約是她們交情太淺的原因。

在官船快靠近南府的時候,她心急起來,便不再轉彎來問蘇青芷,而是直接請求般的和蘇青芷說。

“林夫人,這些年,那些小賤人憑仗著我家老爺的喜愛,在我面前裝樣子。

我面上只能寬厚的包容著,可是我的心里很是不平。

林夫人,你的夫婿待你一心一意,你一定有討好你夫婿的好方法。

林夫人,你與我說一說,我不管能不能學到你的本事,我都一定不會虧待你。”

蘇青芷瞧著知府夫人苦笑著,這是一個病急亂看醫的婦人。

她瞧著知府夫人嘆道:“我感恩長輩為我定下一門好親事,我遇到是良人。

我與我家大人相處的時候,我從來是以最真的一面來面對他。”

蘇青芷在這個時候,她是有些感謝知府夫人跟她說的事情。

那些官夫人們在內宅交往的時候,也是有需要要注意的一些事情。

蘇青芷瞧著知府夫人不相信的眼神,她苦笑瞧著她,說:“我們相處了幾日,你瞧一瞧,我可是那種聰明過我夫婿的婦人?”

知府夫人搖頭后,蘇青芷再繼續與她說:“你覺得我可是心眼多的人?”

知府夫人繼續搖頭,蘇青芷嘆道:“我在智慧方面碾壓不過我的夫婿,那我那些小心思,又豈能隱瞞得了他。

既然事實最終都會成為那樣不好的結果,我何必明知故犯要去走那些不必要的錯路。

而且那樣路,只要踩上一步,都會損了夫妻之間的感情。”

男女之間的感情,誰也不知道會因何事而有變故。

蘇青芷對她和林望舒之間的感情,現在是只抱著無悔的心思。

她愿意坦然對待林望舒,至于能不能夫妻一生都如此相待,她其實是沒有多大的信心。

她的身邊最成功的例子,也不過是唐家的夫人們,而那也是因為唐家的家規限制。

王夫人夫妻也可以當成幸福的例子,只是王夫人本人都跟蘇青芷說過,她的路和蘇青芷的路不同。

蘇青芷是同情知府夫人,就是在船上的日子,那位知府大人也不曾顧及正室多少情面。

管事婦人跟蘇青芷提過,知府大人帶了愛妾在身邊,一向是由愛妾來照顧他的身子。

蘇青芷聽了后,她從心里蔑視了這位知府大人。

她跟林望舒說:“這位知府大人如果再有機會往上提升,那肯定是上面的人,眼神不太好的原因。”

林望舒瞧著蘇青芷好笑了起來,說:“朝上每隔三年都會有新的人才進入,每一年,都會有告老歸家的官員。”

蘇青芷想一想知府大人的年紀,這權利在手,他快點享受過了,只怕不會那般輕易的放手。

當然知府大人努力想留一留在仕途,也不是不可操作,只是除非他立下特別大的功勞。

蘇青芷好奇的問林望舒:“那位知府大人很本事,很能干,很務實?”

林望舒瞧著她笑了起來,說:“他自然是有他的本事。

要不然,天下這么多當官的人,他同時期那么多當官的人,也只有不多的人,走到他今天的位置。”

蘇青芷不喜的瞧著林望舒,他現在越發會說官話了,而且是一套又一套,聽來聽去,不到最后,他都不會給人確實的答案。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