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九百九十四章 錯過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九百九十四章錯過

第九百九十四章錯過

p}ug1axxuu口兩邊第一壇精致的花盤出現在眼前,蘇青芷一眼望過去,瞧見越來越排布整齊在路道邊的迎客花壇。

在前面領路的仆婦停在路口,她微微笑著蘇青芷說:“林夫人,前面就是我們府上的迎賓廳。”

蘇青芷笑瞇瞇的瞧著她,見到她面上略有些著急的神色瞧著那一處,她偏頭過去賞了賞路邊的花。

她一個第一次到人家家里做客的人,還沒有那么的熟不拘禮未見主人前,在主人家無人領路便隨意走動。

蘇青芷手捏著帕子輕輕擦拭一下臉,知府夫人府上的偏道綠化樹成蔭,眼下這個地方花香濃郁,然則卻炎熱了一些。

領路仆婦瞧一瞧蘇青芷賞花入迷的神色,她到嘴邊的話,無論如何都有些說不出口。

她有些著急的瞧一瞧那邊路口,而蘇青芷這邊跟管事婦人討論起來花壇里的花。

蘇青芷一向拒絕不了身邊的美景,她跟管事婦人提了提兩句之后,她轉頭瞧向立在路口的仆婦。

她笑著說:“你們府上的花美,我已經賞了。”

仆婦瞧著蘇青芷很是有些無語,她聽說這一位夫人可是讀過很多書的女子。

她帶她特意走了那樣繞了那樣的偏路,她心里就是沒有憋憋屈的感悟,那眼下瞧見府上這么美的花,她的面上也應該多一點悲春傷秋的神色嗎?

然而蘇青芷的神色很是平淡,仿佛眼前的美景與她每天所見差不了太多。

仆婦低聲跟她說:“林夫人,你身邊的那叢花,是南府最有名的美景花。”

蘇青芷經仆婦提醒后,她又賞了賞那花,的確能夠美一美景色。

花生得那般的張揚大氣,哪怕在大熱天里,蘇青芷站在旁邊,也不得不說一聲很是賞心悅目。

仆婦面上有了急色,她總不能引著林夫人把那花賞了又賞吧,明顯眼前這位林夫人也不是那般愛花的人。

在仆婦最為著急的時候,她瞧見路口行過來一個大丫頭,她的臉上明顯有著不悅的神色。

她緩緩行過來后,略有些責備的跟仆婦說:“姐姐,你是慢性子的人,可是主子還在內里等著見林夫人。”

蘇青芷轉身過來,大丫頭很是伶俐給她行禮問好說:“林夫人,我家主子聽到夫人來的消息,她有心要出門迎一迎人。

只是內里已經有客人到了,她一時不好失禮,只能交待下面人盡心。”

蘇青芷微微笑瞧著大丫頭點了點頭,不管她們兩人在她面前表現的真假,但是別人愿意裝,她還是表示了尊重。

大丫頭領路,仆婦在路口給蘇青芷行禮告退下去。

大丫頭沒有仆婦那么多話,她只是簡單介紹了一下客廳里來的客人身份。

蘇青芷聽了聽那些官夫人的介紹后,她笑了,知府夫人這是下馬威還不曾做到位,一招過后還有一招等著。

那些官級比林望舒高的夫人們比她提前到了,而且已經在此處候著,就等她這樣的一個新人到。

蘇青芷從來不覺得自個臉大,然而知府夫人瞧著是想讓她的行事顯得太過不羈了一些。

蘇青芷微微笑了,就不知知府夫人這一招只用在她的身上?

還是那些后來比知府夫人晚到南府的夫人們,都曾嘗過這一招的味道?

蘇青芷面上的神色很是平和,她一個年青女子,她的臉面不大,知府夫人好心教導她做人的道理,她便聽著了事。

蘇青芷從前幻想過與樓夫人交好的心思,在此一刻完全的放下去,她和樓夫人日后只有客氣打交道了。

蘇家女子的規矩不太嚴厲,然而蘇青芷外祖唐家的規矩則是相當的不錯。

蘇青芷在閨中的時候,多少是給外祖家長輩們教導過的,她的規矩在人前還是能夠裝一裝。

樓夫人坐在客廳里,她一臉笑意聽著夫人們說著那些對她和家人的奉承話。

樓夫人早在多年前,就不考慮那些官品比她大人低的官員夫人們,跟她說那些話的真假。

只要她家大人的位置比她們高,就是假話,她們也要當成真話來說給她聽。

有關新來的通判夫妻的事情,樓夫人聽樓知府說了說,年青有為仕途平順的年青官員。

樓知府與樓夫人說的時候,他還伸手摸一摸他頭上的白,感嘆的說:“我每每面對他們烏青的,便能感覺的光陰流失。”

樓夫人只覺得樓知府骨子里還是讀書人的性子,他這樣沒有家世背景的人,他能夠走到知府的位置,樓夫人認為他是特別有能力本事的人。

樓知府近年來收納的小妾們,都是識得幾個字的嬌柔小女子,樓夫人嘴上大氣賢惠,心里對讀過書的女子總有幾分入不了眼。

樓知府待那些學問好的小妾們,總是多幾分的照顧之情,哪怕他面上裝得樓夫人這個妻子依舊最為重要。

然而樓夫人是他的身邊人,她多少有些感知,樓知府待她面上沒有變,他內里已經是嫌棄了她這樣的一個老妻,卻又少了她裝點門面。

樓夫人想得有些多了一些,樓知府這樣的人,待那些妾室自然是有幾分喜愛之情,可是他還是分得清楚,誰待他會最好,誰最讓他放心。

樓夫人在娘家是不識得字的閨中女子,可是她嫁給樓知府后,年青夫妻恩愛,樓知府指點過樓夫人識字。

只不過樓夫人不覺得女子必需要識得多少字,那些琴棋書畫說是用來修養女子的身心,在她瞧來全是一些虛景。

人活著,又不能靠那些來吃食穿衣,學得越多,將來只怕越擔不起家事算計。

再加上樓知府母親那時候也反對,她覺得兒媳婦能學得幾個字就不錯了,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她還怕兒媳婦學進去后,會移了兒媳婦好的品性。

樓夫人有婆婆的支持,她自然不會再花心思跟樓知府學那些琴棋書畫,她的心思全放在相夫教子的方面。

在他們夫妻最初艱難的時候,樓夫人想不到學習琴棋書畫的好處。

等到樓知府有了功名,他納進第一個懂得琴棋書畫的妾室,兩人在院子里以琴棋書畫嬉戲的時候。

樓夫人方明白過來,他的夫婿原來對她有過的那一番心思,她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期。(/book/111898.html)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閱讀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