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九百九十五章 賢惠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歡迎訪問

正文第九百九十五章賢惠

正文第九百九十五章賢惠

}udNRtux2{Uc1"EGFd9`1拓oh}C此后便有了心結,她心里討厭那些懂得琴棋書畫的女子,她的面上還要裝出來幾分的喜歡。

樓知府跟樓夫人感嘆林望舒夫人是進過族學的人,她的面上便有些不太好看。

樓知府自然明白樓夫人心里的結,然而那又能怎么樣?他曾經有心過,然而樓夫人一直無心。

他喜歡的東西,樓夫人都不太喜歡。

樓知府知道樓夫人在背后如何對付他的小妾們,只是每一次樓夫人在做的時候,都是針對那些他已經沒了興趣的妾。

樓知府自然是知道當成不知道,家和萬事興,樓知府不介意讓那些人給樓夫人出一出心頭的悶氣。

樓知府跟樓夫人交待一聲,他的意思是想著林望舒的前程遠大,想著樓夫人聽懂他的暗示后,會對蘇青芷用上一些真心進去。

然而他沒有說得太明白,樓夫人直接當成是要對新來的這位官夫人用上下馬威,讓他們清楚的瞧明白現在的處境。

樓夫人笑著聽人通報了蘇青芷的到來,她跟身邊人說:“新來的通判林夫人,大家一起見一見。”

樓夫人裝著要起身的樣子,很快被旁邊的知州夫人給笑著攔下了,說:“樓夫人,你一向待人就是太過客氣了。

一個下屬夫人,那用得著你這般客氣的對待她,我啊,我覺得她是受不住你起身迎接她的福氣。”

她的話音剛落下,蘇青芷主仆給大丫頭領進了廳門口。

知州夫人趕緊回頭去瞧進來的人,只見蘇青芷面帶微笑輕移步子行了過來。

蘇青芷腰間佩戴的富貴平安長短玉墜隨著她的行走,而輕輕的晃動著,然而大家安靜下來,卻聽不見玉墜輕輕相撞的聲音。

蘇青芷很是規矩的行禮見過了樓夫人,又給周邊的夫人們也微微行禮。

她笑著樓夫人說:“夫人,不好意思,我想著帖子上注明的時辰,是午時方正式宴會。

我來的時候,還擔心著來得有些早了。”

蘇青芷自是不會提領路仆婦的轉彎,也不會提在路口的等候,她只提她的誤會。

蘇青芷很是誠實的表明,她是提前到了。

樓夫人笑了,說:“林夫人,到了就好,來,請入坐。”

她指了指身邊的位置,蘇青芷瞧了瞧在場夫人們的反應,她笑著推拒了,她隨手指了指中間的位置。

樓夫人力邀蘇青芷坐在她身邊說話,蘇青芷自然是不能違了主人家的好意,她笑著在樓夫人身邊會了下來。

客廳里很是涼爽,蘇青芷隨意瞧一瞧,見到四角擺放大大盤的冰塊,上面已經有了融化的樣子。

樓夫人同在坐的人介紹了蘇青芷的身份,她特別點明了,蘇青芷是在族學讀過書的女子。

蘇青芷微微笑著端莊的坐在她的下面位置,在聽她介紹的時候,又瞧見有些夫人眼里的妒忌神色。

她笑著辯解說:“樓夫人過獎了,我只不過在娘家做小女子的時候,依著長輩的吩咐,在鄰居家族學聽夫子教導了一些為人處事的規矩。”

樓夫人有心把她架在火上烤,她聽蘇青芷的話后,便笑著指著她跟在坐的人,說:“瞧,林夫人年青,為人卻很是謙虛。”

蘇青芷微微笑了起來,她有一個得力的娘家,這不是她的錯。

她在一旁笑了,說:“樓夫人和各位夫人瞧著都比我有能力,我呢,日后還要向各位多多請教。”

客廳里夫人們的年紀大部分比蘇青芷大,有年紀比她年青一些的夫人們,全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一個個都是端正著姿態。

蘇青芷的態度客氣平和,多少還是讓人心里舒服了一些。

樓夫人也不好直接針對她,她只能再與蘇青芷笑著說:“林夫人,那你琴棋書畫應該樣樣皆行?”

蘇青芷瞧著她笑了,說:“我在那方面天資不好,琴棋書畫我樣樣皆松,只不過學了夫子的手勢,內里則是一竅不通。”

樓夫人有些不相信的瞧著蘇青芷,卻見到她的態度坦然后,她便順勢指著客位上的夫人們介紹起來。

蘇青芷面對比自個年紀大的夫人,都是起立來打招呼。

她面對年青的夫人們,也是客氣的起身的對待。

她身上良好的教養在這一刻展示的淋漓盡致,讓在坐的每一位夫人都能夠感受到她的家世不錯。

有些誤會很是美好,日后,她們對蘇青芷上午時要在家中靜修寫字的言行,反而接受度極其的高。

樓夫人瞧著蘇青芷只覺得她很會裝樣子,比樓知府后院那些女子裝得好,瞧上去很是優雅大方得體。

樓夫人覺得有機會的時候,她也應該讓樓知府那位最得寵愛的妾來瞧一瞧,什么才是書香人家的女子。

樓夫人待蘇青芷的態度軟和了一些,她也不是不知事的人,在有些方面,她還是分得清楚優劣。

蘇青芷依舊是平常的態度,在有人尋問的時候,她會很是坦然的與人說一說家事。

在別人跟她說起有關南府風俗習慣的時候,她會出于好奇的與人多多打聽一些事情。

總之,蘇青芷端莊姿態,還有那大方得體的表現,讓許多人很有好感,只覺得還是要仔細的打聽這一位林夫人的娘家來歷。

如果可能的話,她們希望家中女子有機會能和她相處一些,至少能夠多了解一些有關安甕城的事情。

夫人們跟蘇青芷打聽有關安甕城的事情,蘇青芷很是坦然的與她們說,她離家太久了。

這一次,原本有機會回一趟家,只是考慮到小兒子年紀,又考慮要趕路的原因,最終她還是沒有回去。

滿堂都是精明人,大家聽蘇青芷這么一說,一個個仿佛象是明白了一些事情,她們一下子都覺得蘇青芷也是平常人。

蘇青芷能夠感受到她們待她是親近自然了一些,然而聽她們悄悄的打聽,她心里有些好笑起來。

那位背后說人的知州夫人,這時候,瞧著樓夫人面上的神色,她有心與蘇青芷多多的說一說話。

她笑著問:“林夫人,我聽說你家夫婿身邊除你之外,便沒有旁人,你這樣不賢惠啊?”

蘇青芷抬眼瞧一瞧她,只覺得她生得特別的苛薄。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