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九百九十八章 純良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九百九十八章純良

第九百九十八章純良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玲瓏秀書名:

申時,知府家的宴會結束,知府夫人管氣的留客人用晚餐。

大部分的人婉謝知府夫人的好意,只有少數牌桌上的人留了下來。

木三借著這個機會下了牌桌,她的手氣還不錯,不輸不贏,正合了她的心意。

蘇青芷已經往外面走了,她客氣的尊重讓年紀大的夫人們走在前面,木三恰巧在這個時候行出來。

木三走在蘇青芷的身邊,她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蘇青芷表示,等到下一次,有機會的時候,他們夫妻會前來拜訪。

蘇青芷笑著歡迎了她,她們一起相伴走到院子門口。

在院子門口,蘇青芷順著木三提示,她望到遠處站著那位黑衣年青人。

蘇青芷與木三告別,她已經瞧見林望舒父子,她笑著行了過去。

馬車在院子門口排隊,林廣喜兄弟上前拉過蘇青芷的手后,他們給林望舒抱著上了馬車。

林望舒瞧一瞧排在前面的馬車,他伸手把蘇青芷扶上了馬車,他隨手上了馬車。

蘇青芷開了窗子,熱風吹了過來,蘇青芷有些懷念知府府上客廳的涼爽。

木三和那位方大人還遠遠的站在那里,他們夫妻遙望這邊說著話。

蘇青芷轉頭跟林望舒說:“夫君,我今天見到親戚。”

林望舒瞧一瞧她,再瞧一瞧那對夫妻,他笑著說:“我和孩子們也見到親戚了。”

蘇青芷再回頭望去,那對夫妻已經慢慢的在走,瞧上去那一對身影很是相配。

蘇青芷回頭瞧著林望舒笑了,她瞧著孩子們面上的神色,問:“喜兒,吉兒,你們今天玩得高興嗎?”

林廣喜兄弟連連笑著點頭,林廣吉直接抱著蘇青芷的手,說:“母親,他們家好涼爽。”

蘇青芷有些擔心的把手伸到他的后面去摸了摸,她摸到了一手汗,她微微的放了心。

馬車慢慢的行駛起來,蘇青芷拉下窗紗,南府路邊有很高大的樹,恰好可以遮一下陽光的熱烈。

這個城市相當的炎熱,聽說這里夏天比別的地方要長一些,這里的秋天則要比別的地方短上那么一些日子。

南府官驛距離南府官府是有一些距離,他們回去的時候,蘇青芷的心里隱隱的有些慌。

自林廣樂出生后,她還從來不曾離開他那么的久。

他們在官驛門口下了馬車,林望舒帶著孩子們走到前面,蘇青芷按捺住心里的著急,她緩緩的跟在后面。

等到進了他們住的院子,蘇青芷加快了腳步,她直接行到林望舒父子前面去了。

林廣喜兄弟也跟著蘇青芷身邊小跑了起來,林望舒加快了腳步。

他們進了主院,兩位醫婦抱著林廣樂在院子里走動,他們在賞院子里美景。

他們的動靜,讓他們回頭望過來。

林廣樂瞧見蘇青芷的時候,他一下子扁了嘴巴,蘇青芷上前抱著他。

他伸手扯著蘇青芷的衣襟,然后仰頭就大哭了起來,很是委屈的大聲音哭。

蘇青芷趕緊抱著他輕聲的勸哄起來,低聲說:“樂兒,下一次,母親出門,一定會帶你。”

林廣喜兄弟也在一旁哄著小弟弟,他們拉著他的手,說:“樂兒,下一次,哥哥們出去,一定帶你一起去。”

林廣樂哭了一身的汗水,蘇青芷把他抱進房里,把他哄得慢慢停了哭聲。

林廣喜兄弟跟著松了一口氣,林廣吉跟林廣喜說:“二哥,我可沒有小弟這么會哭。”

林廣喜瞧著他笑了,說:“你小時候一樣的很會哭,大哥說我是不喜歡哭的人。”

林望舒從蘇青芷懷里去接林廣樂,他扯緊蘇青芷的衣裳不放松。

蘇青芷沖著林望舒輕搖頭說:“你帶著喜兒和吉兒去梳洗吧,我晚一會再去。”

林望舒父子一身清爽的坐在房里,過一會,蘇青芷抱著清洗過后的林廣樂行了過來。

她把林廣樂放在林望舒的懷里,在他扁著嘴的時候,她笑著低頭親了親他的小臉,哄道:“有父親和哥哥們陪你,母親一會再來。”

蘇青芷轉頭摸了摸林廣喜的頭,然后她又笑著低頭親了親嘟嘴的林廣吉。

她的衣裳已經半濕,林望舒在一旁跟她說:“你快去吧,等你清洗過,我們就可以用晚餐。”

傍晚,天氣涼快了起來,院子里飄滿了燃燒過后驅蚊草的味道。

他們一家人在院子里慢慢的走動,蘇青芷抱著林廣樂,他現在是只要兩個哥哥逗一逗,他就能留下一串的笑聲。

他這樣的高興,林廣喜伸手要抱林廣樂,蘇青芷由著他去抱,但還是跟他說:“喜兒,你抱不動弟弟的時候,叫一聲,母親來抱。”

林廣喜點頭后接過林廣樂,兄弟兩人都很是高興,林廣樂直接去親了林廣喜的臉。

林廣吉在一邊叫道:“弟弟,親我。”

林望舒走到兒子們的身邊,他伸手拍一拍蘇青芷的肩,低聲說:“放心,喜兒年紀也不小了。”

他們夫妻跟在兒子們的后面,聽著他們兄弟三人的童言童語。

蘇青芷跟林望舒低聲說:“夫君,明年春天的時候,能不能接瑯兒和輝兒回來小住一些日子?”

林望舒瞧著蘇青芷眼里盼望的神色,他沉吟片刻后,低聲說:“我寫信跟三哥說一說。”

蘇青芷滿臉歡喜的瞧著林望舒說:“我們給他們姐弟留的院子,也不知道他們來了后,會不會喜歡?”

林望舒瞧著妻子面上的神色,他知道她想念兩個大的兒女,他的心里微微有些內疚。

蘇青芷回頭瞧見他面上糾結神色,她笑著跟他說:“夫君,我其實明白你對他們的安排,是對他們未來最好的安排。

只是我的心里還是舍不得他們,總是想能夠多和他們處一處,總想著有機會能夠多陪伴他們一些日子。

瑯兒過幾年就到了婚嫁年紀,日后,她與我們見面機會,大約就只能論多少次數。”

林望舒明白蘇青芷的意思,蘇青芷是他心里最好的母親。

她生了兒女,她沒有在他們出生后,就這樣的放手由著下人們去照顧孩子。

蘇青芷對兒女都是盡力去親自照顧他們,她對兒女們的心思最為純良。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