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一千零三章 多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一千零三章多

第一千零三章多

知府夫人很失望,后來她坐在院子里,再也無心與蘇青芷多說話,而是與后到的夫人們在一處說得熱鬧。

蘇青芷對她和知府夫人的關系,要求一點也不高,兩個平平淡淡相處就行。

王氏來的時候,正是大家要往酒家過去的時候,知府夫人神色平淡的面對王氏。

知府夫人和知州夫人走在最前面,兩人瞧上去關系特別的不錯。

蘇青芷離開的時候,她又去看了看林廣吉和林廣樂兄弟,見到他們在草條墊子翻滾玩耍,她便不曾驚擾兩小人兒。

昨天,她和林望舒就跟林廣喜兄弟三人商量過第二天的事情。

林廣喜會陪著林望舒招待男客,林廣吉則留在家里照顧好林廣樂。

林廣喜是滿臉的歡喜神色,他瞧著不太樂意的林廣吉,又趕緊把他拉在一旁哄一哄,換取他歡快的應承下來。

至于幾個大的林廣樂,那是只要蘇青芷笑著跟他說話,他就能夠笑呵呵的連連點頭逗樂蘇青芷。

蘇青芷很是歡喜小兒子的性子,林望舒則擔心小兒子太好哄也太傻了一些。

蘇青芷又叮嚀了留在家中的兩位青年醫婦后,她才放心的跟著人群走了。

林望舒定下的是南府的有名怡景苑酒家,這酒家名字取得有些淡淡的書香味道。

酒家的東家夫妻分開在東南兩門迎客,蘇青芷這些女客到來的時候,男客們一大半人已經進了酒家。

林望舒父子在門口候著客人,酒家的東家陪在他們的身邊。

蘇青芷到怡景苑后,她和東家夫人歡喜的見了面,互相夸獎了對方的容貌和衣著。

東家夫人陪著蘇青芷在門內迎客,女客們緩緩而來,一個個姿態高雅端莊,她們的身邊還跟著家中的嬌客。

蘇青芷再一次見到了南府許多的小美人,又見到知府家書香氣息濃厚的兩位小庶女。

知府夫人笑意盈然的由女兒們扶持著進了酒家的門。

東家夫人跟蘇青芷夸贊道:“知府夫人是我所見過最賢惠的官夫人,也是待庶女最好的嫡母。”

蘇青芷很是認同東家夫人的話,別的人家,當嫡母的心思全放在嫡親兒女的身上,待庶女的教導,絕對是用來陪襯嫡子女的優秀。

蘇青芷想一想知府夫人的年紀,大約她的嫡親兒女都已經成年,她才會這般大度的對待庶女吧。

蘇青芷的態度很是平和,東家夫人見后便樂意與她多多說一說話。

蘇青芷上一次在知府府上遇見的一些人,這一次她們同樣來了,也多了兩三個她不認識的夫人。

東家夫人便在一旁輕聲提醒她,蘇青芷聽后便明白過來。

過后,等到人進去后,蘇青芷很是感謝的跟東家夫人說:“多謝你陪著我。”

東家夫人笑了,說:“我們家老爺打理這間酒家不容易,我這個為人妻的人,在這方面也只能跟著盡心。

還好剛剛來的人,都是我知道一些來由的夫人們。”

蘇青芷很是佩服的瞧著她,說:“你是你們家老爺的賢內助。”

這一時客人少了,東家夫人笑著與蘇青芷說:“怡景苑的生意一直不錯,都是多虧了大人們和夫人們的幫襯。

林夫人,希望將來你們家有喜事的時候,你一樣能夠想到我們怡景苑。”

蘇青芷笑著應承下來,說:“我們有交情在,只要我家大人與我說,我一定會提一提怡景苑。”

東家夫人打量一下外面的情形,她跟蘇青芷說:“等到男客那邊差不多的時候,林夫人可以去上面招呼客人。”

她的話音剛剛落下來,林廣喜已經跑了過來,他很有禮節給東家夫人見禮后,他笑著跟蘇青芷說:“母親,我和父親那邊要進內招呼客人了。”

蘇青芷聽他的話,她笑了起來,說:“那你同你父親說一聲,我也內招呼客人去了。”

林廣喜給蘇青芷和東家夫人行禮后,他很快的走了。

東家夫人面上的笑意更加的真摯起來,她陪著蘇青芷往內里走,她跟她說:“兩邊門口,我們還是會派人候著晚到的客人。”

蘇青芷隨意打量了一下過道,她透過側門,瞧見大廳里的熱鬧情形。

東家夫人順著的眼神望進去,她笑著說:“怡景苑有專門備好的酒宴院子,分男女兩個院子,中間隔墻高而厚實,一般情況下,兩邊互相聽不見說話聲音。”

蘇青芷只覺得南府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滿大街的女子隨意行走,然而酒宴又男女森嚴的分開。

東家夫人瞧著蘇青芷面上的笑意,她多少明白她笑的什么。

然而他們做酒家的人,因這種新興沒有幾年的習俗,還是生意興旺了許多,她也沒有什么好與人分辯的話。

蘇青芷順勢請教了東家夫人姓,又與她說了娘家姓蘇,她排行為九。

東家夫人很是歡喜的瞧著蘇青芷,她聽人傳說這位林夫人可是上過族學的女子,她以為她很是清高,瞧不上她這種商婦。

然而就在門口迎客的短短時間,她能夠感受到蘇青芷待她的平和,她把她當成平常人看待。

東家夫人很是歡喜的與她說:“我夫家姓樓,我娘家姓布,我在家排行老大,你直接叫我布氏吧。”

蘇青芷略有些詫異的瞧著她說:“你們家與樓知府家沾了親?”

布氏笑著搖頭說:“我夫家與樓知府只不過是同了姓,我夫家是南府的人,樓知府是外地來的官員。”

蘇青芷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跟布氏說:“對不起,我聽見你夫家姓樓,就有些誤會了。”

布氏笑著搖了搖頭,說:“象你這樣直接問的人,我們還有解釋的機會。

有些人是直接就誤會了,他們認為我家老爺是樓知府老家投奔他來的旁支親戚。

我們又不能見人解釋一番,再說能跟樓知府當旁支親戚,還是我家老爺高攀了官大人。”

布氏覺得蘇青芷為人直白,她不是那種躲躲閃閃彎彎折折的人。

蘇青芷覺得布氏雖說是商婦,可是她的心眼還是往明處使著勁頭。

兩人難得的互生好感,可是兩人同時也知道,她們目前的情況,可以惺惺相惜,卻不易多來往。

新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