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一千零五章 搖擺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一千零五章搖擺

第一千零五章搖擺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玲瓏秀書名:

餐后,蘇青芷瞧一瞧桌上差不多空了的菜盤,她的心里面很是舒坦。

請客吃飯什么的,就是圖一個賓主雙雙滿意的結果。

怡景苑酒家是名符其實的從外到內配得上傳揚出去的好名聲。

知府夫人瞧一瞧蘇青芷面上滿意的神色,她只覺得面前坐的這個婦人心太大了,她就沒有瞧見滿桌人的羞澀神情?

蘇青芷其實看見夫人們的羞澀神情,只是她的心里很是不以為然,都是一群不曾吃過苦的女人們,吃一頓飯后才會想得多一些。

怡景苑的餐后水里很是新鮮,送上來的時候,還能瞧見水果上面滾動的水珠。

蘇青芷拿一個品嘗的時候,她微微皺了皺眉,這是冰鎮過的水果。

蘇青芷把水果放在一邊,知府夫人瞧著她好奇的說:“你可是吃不習慣玉子果?”

蘇青芷笑著輕搖頭說:“果子太冰了一些,我想等一會果子不冰時再來吃。”

知府夫人瞧著她輕搖頭說:“這樣的天氣,酒家還要用上冰盤,這果子就是要吃冰鎮過的爽快。”

知府夫人大大的咬了一口果子,紅色的果肉瞧著很是招人眼。

蘇青芷微微的笑了,知府夫人賭氣的樣子,瞧上去比她別的時候那種端著的神色要順眼許多。

餐后,陸續有人告辭,蘇青芷笑著與她們說話后,再護送著知府夫人上了馬車。

她和布氏站在酒家門口送客人,等到客人走得差不多的時候,她瞧著布氏舒心的笑了。

蘇青芷很是佩服的瞧著她,說:“辛苦了。”

布氏笑瞇瞇的瞧著她,說:“我們做生意的人家,恨不得每天都能這樣的辛苦。”

蘇青芷明白的點頭,她來到南府后,距離安甕城遙遠,她的心很是空落落,那抄書的活計也做不了。

雖說唐掌柜與她說了,唐家的打算,有心讓她從南邊這里繼續接抄書的活,可是蘇青芷對此卻不抱多大的信心。

她與林望舒悄悄說過,有機會尋一名寺,她去瞧一瞧能不能幫著抄一抄佛經。

林望舒當時就反對起來,他不反對蘇青芷抄書,至于抄佛經的事情,他是擔心妻子別抄著佛經跟著移了性情。

成親之初,蘇青芷待他的淡然,林望舒一直銘記在心。

蘇青芷心有同感的跟布氏說:“你說得對,能夠辛苦也是一種福氣。”

布氏瞧一瞧蘇青芷面上的神色,又見林廣喜走了過來,她一臉尊重神色面向這個少年人。

林廣喜沖布氏微微行禮后,他上前來挨近蘇青芷笑著說:“母親,走吧,我陪你一起上馬車。”

蘇青芷笑著跟布氏見禮后,她和林廣喜一起往外面走。

布氏在門內瞧著她輕曼的背影,只覺得兩人那些談笑想起來有些虛幻。

樓東家行了過來,他順著布氏的眼神望過去,只望見滿街走動的人。

樓東家輕輕搖頭與布氏說:“辛苦了這么長的時間,你還不累嗎?”

布氏回頭瞧著樓東家笑了,說:“老爺,林大人父子可是好說話的人?”

樓東家瞧著布氏笑了,近兩三年,他越來越難得有機會聽見布氏在他面前說天真的話。

他笑著說:“林大人雖然年青,卻不是那種好說話的大人。至于那位小公子則是非常講道理的人。”

樓東家瞧著布氏面上的神色,他略有些擔心問:“你在那位林夫人身邊受委屈了?”

布氏笑著搖頭說:“我陪了那么多的夫人一塊迎客送客,直到今天也只有林夫人很有誠意的跟我說一聲,辛苦了。”

樓東家放心下來,他的心里有時候也是不愿意妻子這般的辛苦,然而他做這門生意,有時候還真是需要家中女人出來幫著應酬。

怡景苑的生意不錯,布氏在這方面也是有功勞的。

樓東家瞧著布氏的神色,他笑著跟她說:“我們再辛苦幾年,就把這事情交回家里去吧。”

布氏瞧著樓東家有些苦笑了起來,問他:“你覺得家里誰能夠接下手里的活?誰又愿意接下我手里的事情?”

樓東家瞧著布氏笑了,說:“這幾年,他們一直認為我們掙得多,可以不再這樣的鉆營下去。

我如果不是舍不得一直跟我的這些人,我也想撒手不管事,只管在家中拿著書,閑散著消磨了大好的光陰。

從早到晚,我這心里就不曾停過的想事。而你呢,每遇見別人酒宴賓客,你就要陪著主人家一起應酬客人。

他們如果理解,我心里還舒服。我覺得這些年我養懶了他們,一個個覺得多讀幾本書就了不起,結果功名不成,還無法自立。”

樓東家是家中次子,他上面有一個兄長,下面有三個弟弟。他兄長和弟弟們一直苦讀書,結果一直不曾讀出什么名堂來。

家中的生意,在樓東家父親生病后就無人管,是樓東家放下書本,他從父親的手里接了家里的生意,他把小生意做成了大生意。

他娶了布氏之后,夫妻兩人同心同德如虎添翼般把家中的生意經營得更加興旺。

樓東家心里面也明白著,他的兄弟自詡是讀書人,自然瞧著他重利益這一面很是心煩。

一個兩個三個的都覺得他們夫妻身上銅臭味道重,可是他們就不曾想一想,如果沒有他們夫妻的辛苦,他們也沒有現在的好日子過。

布氏心里對夫家兄弟和妯娌不是沒有看法,然而她有時候往寬處想一想,自家日子好過之后,便有許多的人背著她,送女人給樓東家使用。

那些直接肥女人送到樓家的人,樓東家的兄弟直接拒了人后,他們還追著人警告說:“我們樓家不做不義之人。”

布氏的妯娌平時瞧著她很是不喜,都覺得與她說不到一處,可是在這方面卻很是支持她。

她們跟布氏說:“大弟妹(二嫂),我們不能讓你在外面出賣了名聲,回家后,還要面對那些上不了臺面的小賤人,一個個來白享你辛苦換來的衣食。”

樓東家夫妻兩人正是因為兄弟們和妯娌們如此表現,那心思一直是搖擺著。

他們一會覺得要放手不管事,一會又覺得他們要是放手了,那一家人只怕書都看不成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