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一千零七章 解釋
更新時間:2018-06-15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一千零七章解釋

第一千零七章解釋

林望舒明白蘇青芷的心思,他的妻子從來就不是那種坐享其成的人。

林望舒和蘇青芷都想過安穩的日子,然而別人未必喜歡他們的家居生活安逸。

林宅最近的兩家人,一家住著那位第一眼瞧著蘇青芷就不太順眼的知州夫人,而另一家同知夫人,聽說體弱多病多年少出門。

蘇青芷就是有心想睦鄰友好,也少了那能夠接壤的人和事。

蘇青芷與林望舒提了提鄰居夫人們的事情,他聽后微微笑了起來。

“你覺得南府的官街和安南城的官街有什么區別?”

蘇青芷聽林望舒的話,她想了想,悠長的街道,安靜的巷子。

蘇青芷瞧著林望舒笑著說:“安靜,這里的官街很是安靜。

那一日,我走在官街上,都聽不到兩邊人家的動靜。”

而在安南城的時候,哪怕大家關著院子門,內里還是會傳出明顯生活的動靜。

林望舒瞧著蘇青芷笑了,說:“這樣也好,你可以交你想交的朋友。”

蘇青芷以一種夫君你在講笑話的神色瞧著林望舒,瞧得他笑了起來,說:“我們已經表示過與鄰居們友好相處的誠意。”

蘇青芷聽林望舒的話,她笑著輕點頭,說:“我明白了,我先依著夫君給的名單與人來往,然后有機會再與鄰居們多處一處。”

林望舒剛來南府,他在南府的根基淺,自然不存得得罪人的事情。

蘇青芷是被知府夫人和知州夫人的態度,一時進了迷局。

蘇青芷的臉上綻開出燦爛笑靨,林望舒伸手摸一摸她的頭,說:“芷兒,女人之間的交往,沒有你想象得那般嚴重。”

蘇青芷笑著點頭后,她直言說:“夫君,我總是擔心我行事不周會拖累了你。”

林望舒很仔細的打量蘇青芷后,他笑著戲言:“我瞧你的面相,你實在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你又能做下什么事情拖累了我?”

蘇青芷被林望舒的話惹得笑了起來,說:“舒哥兒,你的意思,我與人交往還是能夠隨心意行事?”

林望舒笑著點了點頭,說:“你為人一向純良,我只擔心你給人言語相欺,我還從來不曾擔心過你會主動去欺負人。”

蘇青芷挽一挽衣袖,她很是豪氣的跟林望舒說:“舒哥兒,你別為我擔心,人不惹我,我不犯人。人要惹我,那我也不會手軟。”

林望舒瞧著她笑了起來,說:“我明天會叫你早起,我和喜兒活動的時候,你也在邊上多走動,手腳靈敏一些有好處。”

蘇青芷其實天天醒得不晚,然而她醒來后,特別喜歡在床上翻滾一會才起身。

林望舒先前不知道妻子還有這個毛病,這還是林廣輝出生后,他無意間瞧見了蘇青芷的這一面。

蘇青芷是那種你瞧見了,啊,然后她坦然了。

蘇青芷想通的一些事情,也讓林望舒解了解心中初到此地的一些迷茫心情。

林望舒在安南城的時候,雖說官小,可是卻能主理一方事務。

他到南府后,卻在很多方面受身份局限,他行事的時候要顧及多方面的因素。

蘇青芷給一些帖子做了回復,有些重合時間的貼子,她也委婉拒絕了。

蘇青芷挑選的都是一些午后相約,而且去的地方,都是她已經知曉的城中熱鬧地方。

她挑選的帖子,大多數是有明確目的的相約,至于那種相約用餐的帖子,她一一婉拒了。

午后,秋陽溫暖,小小茶樓里布置的很是溫馨。

茶香飄逸,樓上包間里夫人閑坐著在說話,有人問:“那位林夫人不會答應后又反悔吧?”

主人關同知夫人瞧一瞧她們的神色,說:“我約她的時間點還不曾到,不用急,我聽說她去知府夫人府上那一次也不曾晚到過。”

有關知府夫人那一次迎新宴,在坐的夫人們心里都有數,那不過是知府夫人借著新來人的名頭,又熱鬧了一場,然后收了一些禮物。

有人瞧著關同知夫人好奇的說:“你們兩人相鄰,其實也用不著約在此處相會,關夫人,你不覺得麻煩了一些。”

關夫人輕撫額頭說:“我體弱多病,在家中實在無力招呼親朋好友們上門熱鬧。”

在坐的夫人們笑了起來,她們在南府多年,與關夫人相處多年,自然明白關夫人體弱的來由。

蘇青芷來的時候,她讓車夫彎了彎路,去買了南府有名的甜點提到了小小茶樓來。

小小茶樓名字小,可是茶樓卻不小,很寬大的門面,進去后,便能感覺到內里深港。

蘇青芷跟著掌柜娘子上了樓,臺階多而不高,縱使女子穿著窄裙也能輕曼的抬腳而登上。

掌柜娘子不多話,蘇青芷也不是多話的人。

等到約定的包廂門口,蘇青芷抬眼望見上面的門牌名字,她笑了。

“初見。”她和內里邀請的那位關夫人的確是初見,兩人哪怕隔鄰而住,初次見面也是在這樣特別的地方。

包廂的門打開了,蘇青芷也不曾收斂面上的笑容,她仰頭望著門牌的樣子,很自然的入了內里坐著人的眼。

蘇青芷略微低頭,瞧一瞧包廂內里的人,她行了進來去,有些不太好意思問:“各位夫人,依你們的規矩,我是不是又晚來了?”

關夫人迎上前去,她笑著說:“林夫人,不晚,你來得正好。”

關夫人自然介紹了身份,她果然瞧見蘇青芷眼里詫異的神色,她笑著自嘲說:“林夫人,你見到我的樣子,是不是有些失望?”

蘇青芷瞧著滿臉紅潤光澤的關夫人,這那里象體弱之人的樣子。

她聽關夫人的話,她笑著搖頭說:“我不失望,我很慶幸關夫人不是病美人的樣子。”

蘇青芷為何對關夫人的邀請痛快的應承下來,她是擔心關夫人那樣體弱的人,是受不住別人的拒絕。

關夫人招呼蘇青芷坐下來后,她對她介紹了在坐的夫人們。

蘇青芷微笑著與眾人見禮后,關夫人笑著跟蘇青芷解釋說:“我有兩年身體不太好,便輕易不出門。

后來我身體恢復后,也習慣不太出門的日子,外面就有流言說我體弱。

我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不去解釋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