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送
更新時間:2018-07-03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送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送

知府夫人說完這話后,在她預料之中,總會有幾人順著她的話,說一些開導勸慰她的話。

然而她等來的是沉默,大家都在飲茶,那目光都注視著那茶杯里的茶水。

知府夫人側著瞧一瞧那空了的位置,她的心里一下酸楚起來,從前知州夫人從來不曾讓她失望過。

有些傷心和后悔,總是在事過無痕后,卻因旁的事情,讓當事人一遍又一遍的去追憶。

往事不可追,知府夫人不想就這般的冷場,她四處打量之后,她盯上蘇青芷。

她笑著問:“林夫人,你可覺得我剛剛的話有不妥之處“

蘇青芷瞧著她笑了起來:“樓夫人,在春天里品一品青菜的鮮味,我覺得極為高見。”

知府夫人盼著蘇青芷做的事情,就這樣空落落的飄啊飄,越飄越高遠。

知府夫人也不好再針對蘇青芷說話,她只覺得宴會里的人,稍稍瞧久一些,都瞧著有些厭煩起來。

知府夫人平日里希望那種眾人圍繞的時光再久遠一些,而她現在是主人家,就是有心要趕客人走,她也要表現留客的姿態。

知府夫人微微皺眉輕撫頭,然后她笑著跟眾人說:我現在身子還不曾完全恢復,太吵了,我心里會煩燥。

我現在聽打牌聲音久一些,都有些受不了。

現在大家幫著想一想,還有沒有別的雅致一些玩法?”

知府夫人這話一出口后,只要不是一個傻的,都不會再留戀下去了。

蘇青芷很快瞧有幾位比知府夫人年紀大的夫人們,她們笑著站起來告辭說:“樓夫人,我們年紀比你還要大。

你比我們好,你只是受不了吵鬧聲音,我們是坐久了一些,渾身都是痛,果然是年歲來了,我們只能提前走了。”

知府夫人瞧著那幾位夫人的神色,她的心里舒服了一些,她們可比她要出老許多。

幾位夫人走后,便有人跟著上前去與知府夫人告辭離開。

蘇青芷順勢也去告辭,在知府夫人客氣挽留的情況下,蘇青芷很是誠懇的表示,家中嬌兒年紀小,她要早一些回去。

知府家的迎春宴,這一次散得最早,男女兩邊都是如此。

客人們走了,知府大人去了官府,知府夫人獨自坐在熱鬧過后的客廳。

下人們有心要收拾東西,但是一個個瞧著知府夫人的神色,一個個都不敢進客廳來。

管事婦人示意她們直接進來收拾,她們一個個很是輕手輕腳的做事。

客廳慢慢的空蕩蕩了,下人們慢慢的散了去,知府夫人神色莫名的坐在主位上,管事婦人陪伴在她的身后。

知府夫人有一種很深的落寞感,仿佛隨著年華而去的,還有許多許多的良知,在這一時回首來扣問她?

春風輕卷起厚厚窗紗的邊角,客廳里的涼意滲進管事婦人的腳,然而她卻不敢輕挪一下腳步。

知府夫人的目光悠悠望著客廳的門,就這么的望著。

申時,樓知府因為飲了酒的原故,他提前歸了家。

他走進了客廳,光陰在他的四周罩了罩,知府夫人抬眼望實了他。

等到樓知府越來越行近過來,在另一側主位坐下來,他瞧見知府夫人有些滲人的目光,他微微皺眉頭起來。

他瞧著管事婦人說:“可是今天的宴會有了麻煩?”

管事婦人輕搖頭,迎春宴順暢舉行,只是最后不曾達到知府夫人的目的,還是讓她傷心失望了。

樓知府瞧著管事婦人,又瞧一瞧知府夫人的面色,他直接開口問:“你們這邊可有不曾上禮單的禮物?”

管事婦人瞧著知府夫人看了看,知府夫人輕點頭說:“有幾樣東西,我收了起來,你現在要看嗎?”

樓知府輕搖頭說:“你一會讓人把送禮的人名單給我就行了。”

樓知府起身走了,樓夫人瞧著他的身影出了客廳門,她低聲說:“很多年前,他還會提醒我,春風也是一樣的寒涼會傷身子。

那時節,他叮嚀我,在春天里,一定要記住不要坐在風口。

這些年,不管春夏秋冬我一直坐在風口,他對我卻視若無睹。

果然男人無情后,你做得再多,他也瞧不進眼里。

他以為那些東西就能這樣輕易的打發我嗎?

我沒有那么容易給打發,我也不會象那個女人那般心大,什么都不要,就這樣一走了之。

哈哈哈,我行事一向不如關夫人痛快,她是提得起放得下,而我提不起放不下,我的心一直不夠毒辣。

現在只有那一個傻子,只怕還想著關夫人會回來吧。”

管事婦人略有些慌張的四下里看了看,外面有些非議知府夫人和關大人關系的話,她隱隱也聽到了一些,只是她不敢跟知府夫人提一提。

現在知府夫人自個又提及這個話題,讓管事婦人下意識的覺得有些不太好。

樓知府已經走到半道上了,突然記起前一日聽來的一位商家事情。

那一家正在家亂爭財產當中,他可不想因什么家傳的禮物,無意中陷進別人家的亂事中,還因此而惹下不死不休的禍。

他折回頭來,正好聽見知府夫人那一句話,在樓知府聽來,那話帶有一些小小的甜蜜嗔怪。

樓知府的臉色很是不好看,他進來沖著管事婦人說:“走開一些,我要和你的主子好好說話。“

管事婦人瞧著知府夫人的神色,她面上隱隱有些擔心的神情。

只是知府夫人這一時不曾看一看管事婦人的神色,她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管事婦人出了客廳后,她不敢走遠一些,只能在客廳門外遠遠的候著,也防備無心人靠近過來。

樓知府神色嚴峻的瞧著知府夫人問:“你心里對關大人的印象很是不錯?”

知府夫人滿眼驚詫神色瞧著樓知府說:“那樣一個好色無能的男人,我會對他的印象不錯?

大人,你閑時多關照一下孩子們,別聽后院那群女人瞎說話,她們要是喜歡關大人,只要大人舍得,我也愿意成全她們的心意。”

樓知府瞧著知府夫人淡淡說:“你一直很是關心關大人,知道他少了什么,你馬上著手就說送什么過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