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做法
更新時間:2018-07-06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做法

關大人病情康復后,他回官府當差。

樓知府認為那些荒唐的流言,總算能自動消散一些。

結果關大人的表現,讓那些流言徹底的偏離了方向。

大家私下不約而同的對比起樓知府和關大人的容貌,以及他們各自的性情。

林望舒聽同僚與他私語后,他一樣悄悄好奇的分別打量過樓知府和關大人。

這兩人在官級是上下級關系,然而有時候女人的心思莫測,她也許更加喜歡容貌和性情好的男人。

果然無對比無傷害,一對比,自然有傷害。

自去年的賞冬宴后,樓知府接連遇見不順的事情,他的面相上面已經呈現出老態。

樓知府為人表面風趣和善,其實只要接觸深一些,他的冷峻木訥很是明顯。

他會和氣與人對話,然而遇事時候,他處事態度非常的鋒利。

關大人這些年官運平平,他在對待女人的方面,因為收了知府夫人在妻子生病里給的丫頭,也給人一種好色的印象。

然而他的外表比樓知府年青,當然他的年紀也比樓知府少了那么幾歲。

關大人生過一場重病后,男人的氣質顯得纖弱了一些,然則給人一種謙和的模樣。

官大人們私下里笑言,關大人這處衣冠禽獸的模樣和氣質,才會讓樓夫人千年古井心都泛起波紋。

林望舒和同僚們都把那種無厘頭流言當成笑話看待,只是在處理枯燥公文時,順帶瞧一下當事人的態度。

暗流涌動,然而關大人處在漩渦當中卻不自知,他的心思還沉淪在關夫人背棄的氣氛里面。

關大人的病情好轉后,小黃氏便體貼的跟他商量起家用的大事。

關大人聽著小黃氏報著這些日子的家里用度,他深深的皺眉頭問:“家中公帳上帶有多少余銀?”

小黃氏瞧著關大人輕搖頭說:“大人,家里只有二十兩銀子了。”

關大人滿臉震驚神色瞧著她,說:“距離官府發我月俸還有二十天,這個月我請了病假,多少會扣一些銀子。

再說我月俸發下來后,我也養不了家里這么多的人口。”

小黃氏沉默下來,關夫人走的時候,公帳上有近一千兩銀子,只是這幾個月里也用得差不多了。

從前關夫人在家的時候,她不曾約束過妾室的正常用度,可是有她,關家的妾們多少不敢放肆用。

關夫人走后,兩個老妾當家,有關大人人的支持,幾乎每一個妾都支出禮物銀子,用來證明自個在關大人心里的地位。

小黃氏自然做過同樣的事情,她私下里也因此存下一百兩銀子。

其實家家戶戶正常男女主人每個月的時候,會在一起說一說家用的大事。

林望舒和蘇青芷在一處也會說一說家中的用度,他們家的用度每月持平。

蘇青芷喜歡和林望舒說著家用的事情,她喜歡林望舒愿意傾聽的神色。

同樣林望舒每月都會跟蘇青芷說:“芷兒,你偶爾也可以買一些你喜歡的東西。”

蘇青芷便笑著跟他說:“我自個買,只要不是必用品,我都有些舍不得出手買。”

林望舒瞧著蘇青芷輕嘆起來,說:“行,我有時遇見到合適你的東西,我來買。”

蘇青芷沖著他笑了,她連連點頭說好。

當然蘇青芷也會跟林望舒提夫人們說的閑話,這一次知府夫人生病后,官街的夫人相約去探望知府夫人,大家有了多的走動。

蘇青芷好奇的問林望舒說:“夫君,你說關大人知不知道那個傳言?”

林望舒見過關大人在樓知府面前的坦然樣子,反而是樓知府面對關大人的神色,總有那么幾分的審視。

林望舒嘆道:“關夫人不在南府,關大人的心思還陷在關夫人一走了之的打擊中。

他本身不是一個敏感的人,再說他就是一個敏感的人,他估計也想不到他會是那種荒唐流言里的當事人之一。”

蘇青芷瞧一瞧林望舒說:“你覺得關夫人做得過分了一些?”

林望舒輕搖頭,說:“如果換成我的姐妹,在外甥們已經自立成人后,我只會覺得她還是太過悲憫了一些。”

蘇青芷想著曾氏回來時的說消息,她說林明婉再嫁,如果說她過得很是幸福則未必。

林明婉的日子,在曾氏的眼里,只是在好好經營中的一份生活,然而林明婉明顯享受這樣的生活。

蘇青芷不知道曾氏男人如何跟林望舒通報的消息,反正那幾日,林望舒都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

蘇青芷不曾主動問過林望舒,她如今聽他的話,這一位對前姐夫的心結不只有一點點。

如果林明婉再婚的日子,能過得讓眾人羨慕,林望舒大約對前面那位姐夫的心結會多少釋懷一些。

蘇青芷仔細的問過曾氏,現在這位姐夫對待林明婉也不能說不好,只是他除去是林明婉的夫婿外,他還有別的身份。

蘇青芷瞧著林望舒淡聲道:“這樣的事情,一個愿意打,一個愿意挨。

關大人縱然現在想不明白,他也只能受著。

他是好日子過多了,如今一時面對現實接受不了。時日長了,他習慣了,他聰明的話,大約也能念一念關夫人的好。”

關家的事情,還是隨著那些妾室的抱怨傳了出來,關宅家用的減少,那些女人的日子暫時能過,可是長遠下去則是難過。

有了兒女的妾,為兒女著想,都只能守在關宅不動搖。

而那些沒有兒女又不是受寵愛的妾,在這樣的情況下,自然心思浮動不已。

曾氏便悄悄說過,那樣的女人,遇見到合適的機會就會與人私奔走人。

關大人如果聰明的話,還不如借著這個機會放別人一條生路,也成全他自個愛惜女人的好名聲。

官街上的夫人們其實都歡喜見到關大人落到現在的下場。

為人嫡妻的人,聽說過關大人如何對待關夫人的時候,人人都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受。

林望舒一直知道蘇青芷平日里對許多事情的看法都是得過且過,而這一次她明確的表達她的態度和立場,她是支持關夫人的做法。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