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宅-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動心
更新時間:2018-07-06  作者: 玲瓏秀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錦宅 | 玲瓏秀 | 玲瓏秀 | 錦宅 
正文如下: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動心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動心

知府夫人是在無意當中聽到實情,這才給打擊的直接暈倒在地。

小丫頭們嚇得四處散開,等到知府夫人身邊人來到的時候,知府夫人身上都有些涼了。

知府家除去大夫們的進進出出,他們婉拒所有有心上門探望的人。

只是那消息還是傳了出來,再一次坐實知府夫人待關大人的特殊情意。

她這是聽到關大人生活不易,便傷心得再一次病倒下去。

蘇青芷聽到傳聞的時候,她悄悄跟林望舒說:“知府和關大人這是得罪了什么人?

竟然埋伏這么久才出手來對付他們?而且是一招比一招狠毒。”

林望舒瞧著蘇青芷笑了,說:“小芷兒,你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啊?”

蘇青芷直接飄他一眼說:“我又不傻,只是不愿意往深處去想。

現在事情發展到這一地步,一大半人的心里都明白過來,這是有人在報仇。

我覺得是與女人有關,可是關夫人走得早,她又不是那種陰毒的人。夫君,你一直聰明,你與我說一說,那是誰?”

林望舒伸手摸一摸蘇青芷的頭發,只覺得娶蘇青芷這樣的妻子,他的人生才能夠圓滿。

林望舒跟蘇青芷說:“日后,輝兒兄弟的親事,一定要他們本人同意,而且還要女方那邊自愿。”

蘇青芷瞧一瞧林望舒的神色,她伸手扯一扯他,低聲保證說:“夫君,你與我說一說你的猜想,我保證不往外說一字。”

林望舒望著她,說:“其實你已經猜出一人來,只是你不愿意去相信。”

蘇青芷瞪大眼睛說:“關夫人過年的時候就走了,再說,她要報復那兩人也不會熬到這個時候來。

那她在等待時機的幾年里,她的日子會過得多么煎熬,每一天都在用鈍刀磨著心。”

蘇青芷的眼里閃過同情的神色,一個女人那樣煎熬心到最終能夠看透,然后再暗中出手討要公道。

這樣的心路走下來,走到最后能釋然放手,那也不是一般的女人。

林望舒安撫性的拍一拍蘇青芷的肩膀說:“小芷兒,有一種人,是輕易不能得罪,就是那種能忍的人。

只是這種人不多,而你的性子,你就是碰到那種人,你也得罪不了別人。”

蘇青芷嘆道:“關夫人為人很好,我總覺得這內里是不是有誤會啊?”

林望舒笑了起來,他們杳來的消息。關夫人有好幾次跟人說,知府夫人待關大人很是體貼照顧。

在她病中,知府夫人上門來時,還一心關心著關大人的起居生活。

在她康復后,知府夫人專程上門來,又為關大人的行事跟她仔細的解釋一番。

原本女人間的閑話,是不會有人多思,只是關夫人跟人說話的時候,她的身邊坐著的是不討知府夫人歡心的人。

知府夫人在風頭上的時候,是無人敢提及那一類的猜想。

去年賞冬宴后,知府夫人對待知州夫人的薄情,多少冷了旁觀者的心,那時已經有流言出來。

關夫人悄悄處置了店鋪,年后,那些掌柜和家人全部離了南府。

在離開前,他們家下人傳話出來,他們是跟著關夫人做過事的人,知府夫人是不會容下他們家的人在南府好好的生活下去。

林望舒和幕僚提及關夫人縝密周全行事,以及事后周全安置跟隨的人員,他們連帶對那位關家大少爺都有些好奇起來。

林望舒不喜歡跟蘇青芷提及太多暗算的事情,他希望妻子每天都能夠生活得輕松自在。

然而關夫人給蘇青芷的來信,還是提醒了林望舒。

有些事情,也許蘇青芷不是沒有想到,而她只是愿意把人性猜得更加美好一些。

樓知府只覺得日子過成這般焦頭爛額的時候,他的身邊就沒有一個省心的女人。

那后院放話的丫頭們,與后院的妾室們關系牽連得深,樓知府查起來,幾乎人人有份。

樓知府還是用心查到了源頭,只是他面對中年美婦小妾的時候,樓知府總有幾分氣短。

中年美婦小妾絲毫不意外樓知府最終會尋到她的頭上來,她只是感慨這個世上有時候女人比男人更加信守承諾。

她這些年在后宅處下來的人,在這一次事件里面都幫著她出了手。

中年美婦妾室瞧著樓知府很是坦然的交待說:“老爺,我知道你最終一定會查實事情全是我一人做下來的。

我用恩情威脅她們幫我這最后的一次,她們幫了我,我卻想不到她們一個個這般的傻,還要在你的面前幫著搶我的功勞。”

樓知府很是傷心的瞧著她說:“為什么?你難道不知道你這樣做,最終還是會牽連到我的頭上來?”

中年美婦深深的瞧著他,說:“當年,我跟你說,她給我下了絕子藥,你說,你不會放過她,只是讓我等一等。

好,我等。那時節,我年少無知信了你的話,相信你對我是有情意,相信你會給我一個交待。

結果呢,你一次又一次的寵愛她送來的丫頭們,還由著那些丫頭們在我面前來炫耀你的恩寵。”

樓知府瞧著中年美婦說:“我始終待你與旁人不同,你和她們不同。”

中年美婦笑了起來,說:“哈哈哈,我要是還信你,那就是白活了這么多年。

我無兒無女,你待我和那些人有什么不同啊?

你說,我是你第一個上心的女人,我跟你這些年,就落到這樣的下場。

當年,她要是不許我入門,她與我明說,我是不會進樓家的門。”

中年美婦想起舊事就是滿腹的恨意,她那時不曾想過要為妾。

樓知府當年相中了她,她為了求解脫,想了法子見到樓夫人。

她就想著她會攔一攔,結果呢,那個女人一臉高興的要迎她進門。

樓知府這邊握了她家人的一個小的把柄,而且他也跟她說了,他對待她是真的動了心,他第一次在她的身上體會到男女之情。

中年美婦只要想起那時最終還是信了樓知府的話,她的心里就暗恨起來。

中年美婦笑瞇瞇的瞧著樓知府說:“自從她暗中給我下了絕子藥后,我就幫著你防范起她。

你看,誰家都不曾有你這么多的庶子庶女,你只要進誰的房,誰就能有兒女上身。”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