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三十四·離間
更新時間:2018-06-07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歡迎訪問

正文

正文

聽這個意思,竟好像是劉夫人刻意要甩脫這幫護衛們,才去媽祖廟的。

媽祖廟人多,這又是祖廟,沒有提前凈廟的話,人來人往絡繹不絕,裝扮了以后想要瞞天過海離開的話,的確是很容易的。

也唯有這樣,才能一點痕跡都不露的從這群護衛眼底下消失。

可是為什么呢?

親衛長想不通,看了劉必平一眼,心里憋著這個念頭卻不敢問。

劉必平自己卻也已經想到了這一點,面色很是難看。

原本以為專心對付外頭的事情便完了,可是沒料到,現在自家人卻出了這樣大的事。

要是光劉夫人一個人不見了,那還并不算什么。

他劉必平對女色上頭也就平平而已,對劉夫人只是普通的夫妻之情。

可問題是,他的兒子也不見了。

這個兒子,是他在夭折了四個兒子以后才得來,好不容易養到了現如今這么大的,是他的命根子,一點差錯都不能出。

人活著這一輩子為了什么?

說到底還不是為了承繼香火?

他們劉家二房到如今一脈單傳,唯有他一個人頂立門戶,他自己膝下也子嗣艱難,女兒雖多,那到底是別人的,唯有兒子才是自己的。

何況他的兒子聰慧有加。

他瞇了瞇眼睛,強自壓抑住心里涌上來的憤怒,迅速冷靜了下來:“你們后來便沒有審問廟祝和伺候的人?”

不管怎么說,近身伺候的人,總該是知道些什么才對。

否則的話,他們一天到晚的跟著主子,要他們有什么用?

親衛吞咽了一口口水,已經極度緊張,聽見劉必平這么問,早已經在心里過了無數遍的答案便脫口而出:“有的有的!回大人,廟祝他們都已經問過,確定他們并不知情。也問過那些在里頭上香的香客了,證實夫人并沒有真的進去拜神,不過是從側門離開了而已。還有貼身伺候的小桃,審了出來一些訊息.....”

他從袖子里掏出一張疊著的紙來,雙手遞給劉必平。

親衛長接過來給劉必平送上去,也忍不住在心里嘆了口氣。

這么重要的時候,夫人也不知道是在生什么氣,好端端的鬧出這一樁事兒來。

劉必平接過信一看,面色便更不好看了,原本便沒什么生氣的臉更是好像徹底失去了血色,好一會兒才將那紙揉成了一團,猛地擲在了地上。

小桃供認說,那個什么山東的親眷,其實并不是魯家的人,她當時偷偷聽見夫人說什么羅源。

羅源啊!

羅源!

千防萬防,沒有料到羅源竟在這兒等著自己!沒料到羅源竟能把時機抓的這么準,在他剛離開榕城,便能鉆了空子!

也更沒料到,魯氏這個蠢貨竟就真的聽信了羅源的話!

人家都說,在家從父,出嫁從夫,魯氏這個賤人,出嫁了,都為人母了,竟還念著娘家的人!

若不是因為她時常記掛著羅家的人,若不是她念著那點情分,就不會有今天的事,她怎么會從重重護衛之下消失?!

想起自己對羅家那些孩子做的事,想想自己對羅源做的事,他已經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

說到底,他的兒子還是太重要了,他不能失去他的兒子,他的兒子就是他的命。

親衛長見他暴怒,立即便上前拱手:“部堂息怒!部堂息怒!您別擔心,榕城到處都是咱們的人,他們跑不了多遠!”

劉必平向來平靜的模樣已經端不住,冷冷的看著他們,好一會兒才從震驚和震怒中回過神來,立即吩咐:“去找!下令全城戒嚴,搜捕朝廷欽犯!”

他想了想,便又揮手道:“還有驛館,平西侯那里!給我搜!就說接到消息,欽差窩藏欽犯,要替欽差洗刷捕風捉影的傳聞!”

雖然很大的可能的確是羅源搞的鬼,可是誰都說不準這是不是沈琛拋出來的煙霧彈,萬一是沈琛呢?

半點可疑之處都不能放過。

親衛長急忙答應了一聲,拉起那個親衛出去了。

劉必平便有些疲累的坐在了圈椅里,整個人都有些虛脫。

不管是沈琛還是羅源,都是已經拖了太久的隱患了,他一定得盡快的把他們都給處置掉,這樣才能一勞永逸。

只是現在不能操之過急,不能急。

之前對付沈琛,便是因為太急了。

所以被沈琛鉆了不少的空子,最后搞成現在這樣,現在的當務之急,是他要先找到夫人和他的孩子,其他的都不重要。

親衛長一直等著他說,等他說完了,便立即出聲答應:“您放心,屬下一定將小公子完好無缺的給帶回來,絕不會讓小公子損失一根毫毛!”

現在說這些沒什么意義,也不過是姑且聽之罷了,劉必平興致缺缺的擺擺手,整個人以一種頹喪的姿態坐在圈椅里,好一會兒才道:“老秦,你知道,我兒子便是我的命,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本官也活不下去了。”

而一旦他活不下去,那么附庸他的這些人,也肯定都沒有什么好下場。

這是肯定的。

親衛長打了個哆嗦,很是鄭重的穩穩地立住了,中氣十足的答應:“是!”

不一會兒,之前替劉必平去辦事放消息的心腹回來了,見劉必平這里還沒休息,有些意外,等知道了劉夫人不見了,才有些遲疑的問劉必平:“部堂是不是要去問問老宅的人?老宅的人畢竟到處都有門路,他們說不定其中就有見過夫人的......”

劉家要在榕城找人,什么時候求過人?

現在卻還要讓總督府的親衛們去搜,真是笑話。

劉必平皺著的眉頭卻并沒有松開,看了他一眼,才沉沉的道:“只怕未必會有人甘心告訴我了......”

今時不同往日,劉家的人肯定恨透了他的不作為和甩手掌柜的行為,沈琛這個人一貫狡猾,原本就是沖著讓他們內訌來的,這次還不抓住機會恩威并施,讓劉家那些人猶豫嗎?

有這點猶豫,劉家就不是從前能被他隨意支使的劉家了。

公公得了腸癌,最近一直奔波在醫院,說好的更新沒跟上,實在很抱歉。對不住。

另外推薦自在觀的新書《九零學霸小軍醫》,簡介在作者有話說里,愛你們,么么噠。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