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三十七·刺破
更新時間:2018-06-09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將"愛豆看書"加入收藏夾!或分享到:

←→下一頁

其實原本也就沒什么好懷揣希望的了。

只是人總是喜歡把事情慣性的往好的那方面去想,被動的隔離開那些不好的,總希望人生的事情能十全十美。

劉夫人深吸了一口氣,眼圈微紅,好一會兒才摟著旺哥兒看向了衛安,強忍著哽咽問道:“郡主,明人不說暗話,您這樣大費周章,到底是為的什么?”

衛安趕路趕得太急了,如今依舊還是風塵仆仆,藍禾有些心疼她,便忍不住插嘴道:“夫人,咱們大家都是聰明人,既然我們救了小公子他們,就總不至于要害他們,您說是不是?再說了,若是我們真的有不好的心思的話,您現在跟小公子,也不能好好的在這里了,我們何必還要把這些孩子們也一并接來跟您團聚呢?”

不管怎么說,該說的話,該談的條件還是都要先談清楚。

衛安伸手止住藍禾,見劉夫人神情木木像是失去了靈魂的木偶,也知道她現在是驚恐交加的時候,因此刻意讓她冷靜了一會兒,才輕聲帶著些安撫意味的道:“夫人不必這樣緊張,我若是真的不懷好意,您想躲也沒法兒躲了不是嗎?我知道您跟令妹姐妹情深。”

劉夫人嘴唇動了動,最終還是沒有說話。

她跟妹妹感情的確是很深的,只是她很奇怪為什么衛安會知道。

衛安便又緊跟著笑了:“只是您丈夫顯然跟您想的不一樣,他顯然沒有把您的家人當成一回事,甚至都沒有把您當成一回事。否則的話,也不會有事的時候讓他們去拼命,出了事的時候又拿他們來當擋箭牌了,您說是不是?”

劉夫人依舊沒有答話,衛安說的都是實話,她無法否認。

只是被人刺破心里的膿包總是疼痛難忍的,她垂著頭看著自己腰間垂著的玉佩,等著衛安把話繼續說下去。

衛安既然讓她來,還把孩子們都帶來給她看,又讓孩子們說兇手是劉必平,總是希望她能做些什么的。

既然現在都已經沒有反抗的資本了,那當然是直接等著別人把底牌亮出來,看看衛安到底是想怎么樣了,除此之外,還有什么辦法?

衛安也沒有令她失望,她等劉夫人抬起了頭,便放下了茶杯,認真的看著她:“劉必平是個什么樣的人,作為枕邊人的您肯定比我更清楚。這些孩子說的話究竟是不是真的,相信您也肯定清楚。否則的話您也不會僅憑著一封信和這些孩子們身上的信物就選擇聽我們的話,甩開護衛跑出來了。”

她說話不急不慢,透著十足十的自信,讓人忍不住便側耳傾聽。

劉夫人遲疑了片刻,輕輕點了點頭。

她跟劉必平很久了,知道劉必平平時想要下屬替他賣命的時候,通常也如此有耐心,獵人們向來是有足夠的耐心等待獵物歸籠的。

衛安如今越是平靜,她心里的不安就越是重。

因此想讓衛安快些說出目的。

衛安便沒有再說旁的,開門見山的說:“劉夫人,那我們便實話實說了吧,我們想跟您合作。”

意料之中的攤牌終于來了,劉夫人沒有太害怕,反而有一點塵埃落定的輕松感,她沉默了一會兒才問:“怎么合作?合作什么?”

話都說到這里了,接下來便該實實在在的說些要做到呃事了,衛安便也不再耽擱,直截了當的說:“您猜的沒錯,我就是想跟您合作,商量商量,如何讓劉總督從那個位子上下來的事。”

雖然早已經知道衛安的目的肯定是對付劉必平,可是當衛安這么理所當然的氣定神閑的說出這個目的,還是對著她這個總督夫人說,劉夫人不知道怎么的,便忽然覺得有一股怒氣涌上心頭,她冷笑了一聲反問:“憑什么?!你憑什么以為我會幫你?!”

“這些孩子們還不夠嗎?”衛安挑了挑眉,并不因為劉夫人如此強烈的反應而覺得有什么不對,也沒有被打亂節奏,意味深長的道:“這可是四條性命,每一個都是你妹妹經歷夠了痛苦才生下來養到如今的,聽說當年您生病臥病在床無法出嫁,您妹妹寧愿一輩子茹素也要換您平安,聽說當初您久無身孕,您妹妹到處搜尋生子秘方,連自己的事都耽誤了。還聽說,當初您的孩子夭折,您妹妹發愿......”

劉夫人的眼淚便忍不住的掉了下來,她捂住了耳朵不愿意再聽,實在是被衛安逼進了墻角,痛苦萬分的搖頭:“別再說了!”

“姐妹深情,令人感動。”衛安順從她的心意不再說,只是微笑:“所以我不知道您如何能袖手旁觀,眼看著您丈夫一點點的把您娘家的親人蠶食殆盡的。他要利用你們家的時候,一定也說了許多好聽的話吧?可是您看,他翻臉不認人的時候,可沒有提前打過招呼。”

衛安向來擅長察言觀色。

這是她上一世積累下來的本事,也是一個自小備受冷落不受寵愛的女孩子的本能。

劉夫人的所有情緒波動,都在她的眼睛里。

她知道劉夫人其實已經被說服,也知道只差臨門一腳了。

劉夫人被她說中了心事,攥著拳頭有一瞬間的不知所措,抿了抿唇才顫著身子扭開了頭。

“我做不了什么。”她最終還是抹了眼淚,抿著唇道:“我只是個深閨婦人,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不會告訴我。”

衛安就笑了:“您如果想知道的話,我們都會讓您知道的。”

這是什么意思?

劉夫人猛然轉回頭來盯著她,有些不可置信。

雖然衛安的犀利和厲害出乎了她的意料,可是說實話,她心里還真的沒有太把衛安當回事因為衛安雖然厲害,可是劉必平卻也不是一個好對付的角色。

夫妻這么多年,她很知道劉必平有多少手段。

在她看來,衛安跟沈琛跟劉必平對比起來,恐怕還是顯得太過于稚嫩了,很難段時間內把劉必平給擊倒。

畢竟這榕城已經被劉家把持了這么多年。

上一頁←→下一頁更新太慢

20092016愛豆看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