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四十一·動作
更新時間:2018-06-11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作者:秦兮

夜色總是讓人格外的能放開一些顧忌,借著夜色的遮擋,有些原本難以出口的話,好像也變得簡單了。

邁出了最難走的一步,關系變得親近便成了自然而然的事,衛安已經能安心的被沈琛牽著手而不覺得尷尬難堪了。

沈琛在旁邊微笑,托著下巴好整以暇的看著衛安,只覺得她哪里都是好的,怎么看怎么漂亮。

衛安有些許的不好意思,可是更多的卻是甜蜜歡喜,瞪他一眼讓他收斂些,才伸手給沈琛倒了杯茶,又跟他說:“好了,該說正事了......劉必平那里,肯定已經派了不少人手到處設卡攔截。你等會兒回去的時候,可要萬分小心。”

這一點不必衛安交代,沈琛自然也是知道的,他要是被劉必平發現,那意味著衛安也有危險,而他是絕不會讓衛安陷進危險里的。

他點了點頭,見衛安垂頭開始寫信,便問她:“你是寫信給泉州知府?”

衛安回來的很急,為了避人耳目,中途也并不敢透露行蹤,很多事還沒有安排妥當,她嗯了一聲:“還有些事,收尾了便好了。”

她去泉州的日子已經不短了,之前劉必平因為要對付沈琛,又覺得她必死無疑,因此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在她身上。

可是現在事情出了變故,劉夫人不見了,劉必平肯定是會重新注意到她的。

劉必平在泉州逼得了瘟疫的流民往城里跑,這些證據衛安都已經搜集齊了,只要送上去,就是現成的罪名。

瘟疫這件事,在泉州已經要了不少人的性命,在衛安和泉州知府的運作下,已經有不少百姓們都知道總督大人對瘟疫漠不關心,反而還要燒城毀地要他們性命,這么多天下來,早已經對劉必平怨聲載道了。

現在劉必平既然已經怒極,開始朝絕路上走,她這里當然也要推他一推。

沈琛站在旁邊看著她寫完,才拍拍手笑:“你這樣一安排也是極為妥當,巡按早已經跟劉必平不和多年,可是卻一直被劉必平壓得死死的,抓不到劉必平半點把柄,現在得了你這個消息,他肯定要跟劉必平不死不休。到時候劉必平這里也就差不多了。”

兩個人再說了一會兒話,天色便漸漸的要亮起來了。

不知不覺竟就已經耽擱了一晚上,外頭雪松敲門提醒以后,沈琛才有些懊惱,看著衛安眼圈底下的烏青很是內疚。

他早就知道衛安沒有休息好的,之前看見衛安還說她瘦了,可是現在卻又磨了她一個晚上,讓她不能好好休息。

他皺了皺眉頭,摸了摸衛安的頭,才道:“我得先走了,你先陪著劉夫人在這里等幾天,等那邊差不多了,我便送消息過來給你。”

差不多也的確是晚了。

衛安活動了一下手腕,一面答應,一面又想起了一件事,開口問沈琛:“對了,林三少有沒有給你寫信?”

提起林三少,沈琛的腳步便停了,他看了衛安一眼,搖了搖頭:“我最近忙著順著海寇那條線查劉必平的打算,又忙著拉攏許家跟陳家,已經很久沒有跟林三聯系了。”

連楚景吾送來的信都漸漸的少了。

他知道這其中是有劉必平的手筆,劉必平是不想讓他耳清目明。

衛安似乎也猜到了,見沈琛這么說也并不奇怪,只是跟他說:“林三少寫了封信給我,信中說,六皇子出了些事......”

沈琛面容仍舊保持著鎮定,可是眼神卻變得復雜。

雖然知道彭德妃遲早按捺不住,可是這么早,的確出乎他的意料。

衛安坐了下來,將自己已經寫好了的信放在旁邊,隔著方桌看著沈琛,挺直著脊背輕聲道:“恐怕是瑜側妃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瑜側妃不是傻子,她要在天子身邊做什么的話,一定是跟臨江王報備過的。

臨江王同意了,讓瑜側妃說服了彭德妃對林淑妃的六皇子做出了這樣的事,是不是也說明了,臨江王認為已經是時候了?

沈琛的目光掩映在燈光底下,看不清楚情緒究竟如何。

衛安靜靜的等著沈琛琢磨明白這里頭的貓膩,才輕聲提醒:“你沒有收到消息,是王爺不肯告訴你,還是有人刻意不讓你知道消息?”

臨江王是不可能不給沈琛透風的。

而其中能阻攔臨江王的消息的,除了臨江王妃便是瑜側妃。

這兩個人都有動機也有資本動手。

沈琛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收到了父王的來信,只是其中的確沒有說這件事的。看樣子,是我的人里頭也出了問題,我會讓人嚴查。”

這種事也必須嚴查,否則的話,以后被人吃干抹盡了都不知道。

衛安嗯了一聲,并沒有什么忌諱,看著他的眼睛徑直道:“若是能夠的話,王妃那里的事還是要徹底解決,否則的話,始終是個隱患。”

臨江王妃太固執了,而且偏偏還是王妃,她能做的事實在是太多了。

要是她心里的心結一直不消,那沈琛就要一直這樣被她給算計嗎?這樣的算計只會沒完沒了。可是她卻覺得她跟沈琛都不欠臨江王妃的。

沒有必要承受她來的這樣氣勢洶洶的怒火。

說到底,一直找麻煩的不是他們,殺楚景行也不是因為他們想要殺楚景行,而是楚景行一直沒完沒了的挑釁。

再說,最后殺楚景行的命令也是臨江王下的。

楚景吾在其中也不是沒有份參與。

可是臨江王妃卻不怪臨江王,也不怪楚景吾,卻只來找沈琛的麻煩,這未免也太說不過去了一些。

她要跟沈琛過一輩子,自然不希望有一個一直找麻煩卻不能奈何的人壓在上頭。

沈琛立即便明白了衛安的意思,他也對臨江王妃一直接連不斷的小動作弄的有些厭煩,皺了皺眉便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數。”

處理完了這次福建的事,他就會把這件事跟臨江王說清楚,給這件事做一個了結。,

衛安正要點頭,外頭雪松便又敲門了:“出事了!”

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