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四十四·對峙
更新時間:2018-06-12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作者:秦兮

“什么大不了的事,原來是新升了官兒了,怪不得氣焰也囂張了。”劉必平輕飄飄的看了許大善人一眼,慣常的沒有把此人當成一回事,笑著低頭看著自己的指甲,慢騰騰的道:“既然是新任的市舶司副使,那正好。”

他揮了揮手,讓親衛長退了一步,露出許大善人的臉來,才沖許大善人道:“既然是副使大人在這,那正好,欽差大人一直避而不見,可是本官卻有要事要跟他商量,不如副使替我們傳句話,就說,請欽差大人今晚務必抽時間見一見本官,否則的話,恐怕這件事不能善了啊。”

劉必平終于抬頭,表情依舊平靜,可是目光卻冷的嚇人:“欽差跟本官同朝為官,同樣替朝廷辦事,卻總是有誤會在其中,總是不好。”

他到底是一地總督,封疆大吏,手握軍權,不管是許大善人還是在場的眾人對他心里都有天然的害怕。

他一說話,便不能再跟對待親衛長一樣了,許大善人恭恭敬敬的給他行了禮,才道:“部堂,欽差他......”

劉必平嗯了一聲,沒等他說完便道:“欽差貴人事忙,本官也知道他今天召集諸位是要商量市舶司選址的事兒,巧了,本官正好知道,王家獻出來的那塊地方,最近好似不大好,有些不妥當,正要跟欽差大人商量。”

許大善人的表情便變了。

連王老爺也垂著頭膽戰心驚。

劉必平說有事,那就是真的有事,就算是王家的地原本沒事,要是沈琛不見劉必平,劉必平也會讓他變成有事的。

誰知道劉必平會栽贓什么罪名在他身上。

他跟許大善人都覺得事情棘手了。

讓劉必平進去,顯然不好,誰知道劉必平會做出什么事來......

正遲疑著,里頭卻先有動靜了,驛館的大門吱呀一聲打開,青楓露出臉來,不卑不亢的對著劉必平行了一禮,便道:“欽差知道您來了,讓小的來迎您進去。”

沈琛終于自己出來了。

劉必平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著驛館外頭的眾生相,長驅直入的進了驛館。

都是明白人,也不必再打什么啞謎,劉必平見了沈琛便微笑:“欽差大人總算是得空一見了,本官真是不勝榮幸。”

他原本是沒把沈琛放在眼里的,說到底,沈琛再能耐,等到他的計劃成功,那批糧餉成功被劫,他就可以借蕩除海寇的名義,讓沈琛死的不明不白。

可是沈琛這個人,總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能折騰出一些新鮮的事情來。

相比較之下,沈琛倒是笑的比他要親和的多了,他笑著搖頭:“部堂大人說的哪里的話?這不是見著了嗎?我只是覺得,這中間還有許多事沒處置妥當,彼此之間都存有誤會,不如遲一些見面,也免得生出事端。”

劉必平便哦了一聲,問他:“誤會?旁的誤會有沒有,本官不知道。可是現如今,本官倒真是有一個誤會,想要欽差大人幫忙給解釋解釋。”

他說著,便看著沈琛,一字一頓的道:“想必欽差大人也聽說了,王家的那塊準備獻給朝廷建造市舶司的地出問題了,那塊地來路不明,有人說,是從海寇手里買回來的......榕城出了海寇,四處都有百姓失蹤,本官職責所在,恐怕要有所冒犯了。”

沈琛似乎有些驚訝,見劉必平這樣說便哦了一聲,很是奇怪:“榕城出了海寇,不知道同本官有什么關系?”

“恐怕是有些干系在的。”劉必平目視著他,神情不變:“本官接到消息,說是欽差大人手底下的人行蹤有些詭異......”

他沖親衛長點了點頭。

親衛長便站了出來,看著沈琛:“欽差大人,敢問五天之前,欽差大人手底下護衛是否從用欽差大人的出城文書出過城?”

榕城畢竟是被劉必平把手,他們要出城,一定要出城文書,否則便不能動,而用任何一種方式出城,都是不可避免被劉必平發現的。

沈琛點了點頭:“這事兒我聽說了,我手底下的護衛是因為要去城外跟許大善人和王家的人會和,商量市舶司選址的事因而在出城的,這有什么不妥嗎?”

“倒的確是有些不妥的地方。”親衛長并不給沈琛什么面子,譏笑了一聲便道:“我們已經調查過了,那天有海寇出現在陳村附近,陳村附近還失蹤了不少婦女。雖然您說他們是因為選址的事出城的,可是這種事,畢竟是大事,半點都馬虎不得,我們還是得詳查嚴查,您說是不是?”

想要借著這件事給他們扣上勾結海寇的帽子了。

看來是小公子失蹤的事給劉必平的打擊太大,劉必平所以不耐煩了,想要快刀斬亂麻,把他們的事快速給解決。

不過幸好這些事都早已經在意料之中,沈琛早已經想到劉必平或許會狗急跳墻,因此并不著急。

他看著劉必平,露出詫異的表情,震驚道:“欲加之罪!我是朝廷欽差,我手下的人如何會跟海寇有牽扯?!部堂大人這分明就是公報私仇,砌詞污蔑!”

劉必平沒有耐心跟沈琛再說下去,他這次來,原本就是想要沈琛性命的。

反正遲一些早一些也沒什么區別。

他遲早是要對沈琛動手的,而現在他兒子不見了,雖然明面上跟沈琛查不出關系,可是他卻總覺得沈琛不是不知情。

何況現在衛安也脫離了掌控。

泉州那邊已經沒有消息傳回來了。

沒有消息,有時候原本就已經說明了是壞消息。

壞事接踵而至,每次的事都如此巧合,不管到底是巧合還是衛安跟沈琛算計人為,現在他都不想再深究,只想要沈琛跟衛安的性命。

他笑了笑,皺起眉頭來嘆氣:“欽差這話說的便嚴重誅心了,您的人出過城在陳村出現,海寇也在陳村出現,這些都是事實,怎么便成了本官污蔑了?這種扯上海寇的大事,縱然是本官也不得不慎重。”

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