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四十六·圍府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將"書旗吧"加入收藏夾!或分享到:

言情小說

只要等到沈琛死了,欽差在福建消失,劉家那些老宅的人的顧慮就沒有了。低頭這種事,他們既然能跟沈琛低一次頭,難道就不能跟劉必平繼續低頭嗎?

沈琛可是外姓人。

劉必平好歹是姓劉,何況有血緣關系。

他們會知道到時候該怎么選擇的。

只是這種被逼無奈沒有選擇之下的選擇,顯得不那么讓人滿意罷了。

劉必平哂笑了一聲,沒有接話,只是讓他出去辦事:“交代你的事不要耽誤,一件一件的都去辦好了。還有,臨江王妃那里,你也送封信過去,就說,咱們現在可艱難著呢,她的這位養子可實在不是個普通人,我們應付他可應付的吃力的很。你在心里問問王妃,若是這個養子反水投向了楚景諳,不知道她跟現在的世子受不受得住。”

親衛長吃了一驚。

這個打算劉必平雖然隱約已經提過,可是從來沒有宣之于口。

他也是現在才知道劉必平竟然打算跟臨江王妃合作,合力弄死沈琛。

在他看來,臨江王妃也真是腦子壞了。

好好的一個助力如此大的養子,他非得把人往外頭逼沈琛跟楚景吾的關系可是非比尋常的好,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而沈琛在臨江王那里又格外受寵,且他有能力,如今又即將跟壽寧郡主訂親,壽寧郡主可是鄭王的女兒!

鄭王如今也是個名正言順的藩王,在隆慶帝跟前很說的上話,有了他當岳父,臨江王只會更看重沈琛。

可臨江王妃卻要把這樣能干的幫手給殺了。

這件事真是聞所未聞。

而且蹊蹺的事,還不是劉必平自己主動去聯系的臨江王妃,而是臨江王妃主動的找人聯系上劉必平,想跟劉必平合作的。

他有些遲疑的問起劉必平:“部堂,恕屬下沒什么見識,臨江王妃此舉無異于自尋死路,她為何這樣.....”

“女人的心思可跟男人不同。”劉必平嘲諷的牽了牽嘴角:“她可不在意沈琛能耐不能耐,又能有多少助力,她只記得當初害死她兒子的是沈琛,這就夠了。”

他說罷回神:“這事兒你不必管,只需照做就是了。”

親衛長還是覺得心里不大安心,可是劉必平做事總有他的道理,而且劉必平最近實在是身體越來越不好了,他不再多說,彎了腰便出來。

提醒了書吏好好伺候之后,他才出去辦事。

劉必平也在書吏的服侍和勸告下閉了一會兒眼睛,可是他這回卻不是自己醒的,可是被巨大的敲門聲想給驚醒的。

他這里是總督府,尋常的公事自然有底下的屬臣去操心,再加上他現在身體不適且丟了兒子夫人,若不是天大的事,也不會有人來驚動他。

他立即便醒了,伸手抹了一把臉便大聲讓人進來。

進來的卻是書吏,他整個人顫的厲害,進來了顧不得別的,竟先噗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仿佛沒了骨頭似地,聲音都是飄忽的:“部堂!外面欽差帶了不少護衛,圍住了咱們總督府!”

欽差圍府,這不是小事,聲勢浩大,且人數眾多,火把幾乎都把旁邊的數目給烤焦了,外頭亮如白晝。

他們這些底下的人發現的時候,腳都軟了,一開始還以為是出了什么天大的事,誰知道竟是欽差圍府。

劉必平不可置信,素來能撐得住的,臉上卻也不可抑止的出現了震驚和茫然,大聲喝問道:“什么?!”

這怎么可能?!

沈琛是瘋了嗎?

他來圍府?!

可是仔細一想,他就覺得心里發寒。

他能想到快刀斬亂麻殺了沈琛,為什么沈琛不能想到同樣的法子呢?!

他剛好從沈琛那里鎩羽而歸,也沒有什么準備,如今駐軍又在駐地并不在城中,總督府如今也不過只有一些普通護衛軍而已。

而沈琛,他手里現在卻實實在在的有兩千多人在手!

他吃驚的坐了起來,什么也顧不上了,腦子里飛速的將這些訊息都過了一遍,便立即吩咐:“去城外......”

他說到這里又皺了眉頭。

不能去城外調駐軍了沈琛既然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圍府,就說明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城門肯定都已經被他控制了。

只是,榕城東西南北四個方向的城門,他竟然都已經控制了......想到這里,劉必平便不由覺得膽寒,真是夠有能耐的。

他皺了眉頭,看著那個書吏在地上長跪著,已經嚇破了膽,才問:“府里如今有多少人?親衛長出去多久了?”

書吏哭喪著臉,幾乎呼吸不過來,看著劉必平戰戰兢兢:“府中只有二百余人......親衛長出去辦事,如今尚未回來......”

怕是也未必能回來了。

劉必平若有所思,問他:“是沈琛讓你進來通報?”

他畢竟是正二品的朝廷的封疆大吏,一府總督,跟沈琛這個欽差又不一樣,沈琛憑什么圍他的府?

就算是他今天真的圍了,而且是真的動了殺機。

可是,他敢嗎?

書吏答應了一聲,麻溜的回答:“是欽差大人讓屬下進來回稟部堂,還有......還有,跟著欽差同來的,似乎還有旁的官員。”

旁的官員?

在閔地,還有什么官員能大的過他?

劉必平嗯了一聲,面上卻還維持的住,他站起身來吩咐書吏替自己取官服來,冷聲道:“你也不必這副樣子,本官未必就會在今天就死了。”

書吏被他這話嚇得更是面色慘白,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卻硬是逼著自己勉強笑了一笑,便麻利的替他取來了官服,服侍他穿上。

短短十幾個時辰之內,從帶人圍府的人變成被人圍府的人,這形勢可是變換的太快,劉必平卻還穩得住,半點也不露怯,仍舊鎮定自若的到了花廳,才問沈琛:“欽差大人這樣聲勢浩大的帶著護衛前來圍府,不知道的,恐怕還要以為欽差大人這是在做什么呢,本官也差點兒誤以為自己犯了什么天大的過錯,竟然需要勞動欽差動用這么多人前來。”

搜索書旗吧,看書!

猜您還喜歡看

作者:旺仔老饅頭

太古時代,諸王爭鋒,強者如云。太古龍象,創太古龍象訣,...

作者:骷髏精靈

雙月當空,無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神秘古怪的...

作者:陳愛庭

一個來自中國的菜鳥教練,孤身闖蕩歐洲足壇,立志成為世界...

作者:炊餅哥哥

山村少年意外獲得了神農氏的一縷神魂,獲得大量的農業和中...

緣分0

夜南聽風

太上布衣

天上無魚

俊秀才

養只貓撓你

無面凄涼

言如許

汾江居士

陳詞懶調

多來米發叟

菠菜面筋

神說我是惡魔

蕭瑟良

那一只蚊子

老白牛

木子一步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