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八十六·死心
更新時間:2018-07-03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小說:、、、、、、、、

她不信,也絕不肯相信。

可是,等到嬤嬤一臉沮喪的回來,沖她搖頭的時候,她整個人都懵了:“你說什么,父皇不肯見我?!”

怎么會呢?!怎么可能?!

隆慶帝怎么可能真的忍心不見她?明明她從普慈庵回來以后,隆慶帝就很憐惜她受了苦,對她很好的。

現在怎么會連見都不愿意見她,連個解釋的機會都不愿意給她?

嬤嬤就覺得嘴里發苦,公主去普慈庵吃了大半年的苦,她也就在宮里吃了大半年的苦,好不容易以為公主回來了,苦盡甘來了,誰能想到竟然還有這樣的意外在前頭等著。

關中侯不是個好人,一個侯爵還是要世代減等的,等到下一代就是個伯了,偏偏他們家還一個能站出來的都沒有,關中侯更是個只會混吃等死的,吃喝嫖賭聽說無一不精。

他表現的對亡妻那么深情,可是她卻隱約聽說,這個妻子就是被關中侯給氣死的,關中侯拿了她的嫁妝銀子,揮霍無度,最后連鋪子都給輸光了賣了,他妻子受不住,才活活給氣的病了死了。

這樣的人.......

哪怕是公主呢,有什么用處?

何況現在......嬤嬤想到隆慶帝看待永和公主的態度,就更是覺得一盆冷水從天而降,將她整個人都澆的灰頭土臉隆慶帝連見都不愿意見這個女兒,她想了很多法子,最后終于從彭德妃跟前的彭嬤嬤那里打聽到了。

彭嬤嬤說,圣上還能允許永和公主出嫁便不錯了,讓永和公主不要再妄想折騰,隆慶帝是絕不會再見她了。

至少在她出嫁之前,是絕不可能了。

這說明什么?

說明那個傳言,圣上還是信了的,而且認定永和公主有錯。

雖然女兒有錯他也不可能真的就殺了這個女兒,或是怎么樣,可是失望了卻是真的,圣上現在對永和公主,最多也就是這點情分了,再要什么,是想都不要想了。

圣上不在意永和公主,永和公主就沒什么用處一個沒有實權連封地都沒有的公主,就算是受了委屈,又能怎么樣?

千里迢迢的,以后永和公主就算是想要告狀都困難。

嬤嬤覺得一片灰心,卻還是顧忌著彭嬤嬤的警告,壓低聲音道:“公主,您還是不要再多想了,圣旨已下,這已經是不可更改的事了......抗旨可是要殺頭的.......”她抽泣了一聲才道:“娘娘那邊已經說了,您再鬧,就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有沒有......有沒有當初的方皇后重要.......”

這樣的話都說了,可見是真的沒有更改的余地了。

她抱住膝蓋將頭靠在膝蓋上,很久才嘆了一聲氣。

除了嘆氣,她也不知道該做些什么才好。

死嗎?

死是不能死的,從普慈庵走了一圈出來,她已經知道生活不易的道理,普慈庵那樣苦的環境她也從來沒有想到過死,現在就更不可能想死了。

可是嫁嗎?

一個自己根本不認識的,卻揚言說跟自己有私情的男人,嫁過去又能有什么好?

她閉起眼睛,不知道事情怎么就走到了這一步,懊喪又頹廢的哭了。

說起來她不過就是想要一個沈琛而已,為什么就不能滿足她?若是衛安死了,這一切是不是就都不同了?

若是衛安死了,那沈琛還有什么選擇?還能矯情什么?

她想到這里又猛地睜開眼睛衛安!沈琛!

她出了這樣的事,最高興的是誰?

得利最多的人又是誰?!

除了不想娶她,也不想沈琛娶她的衛安,還能有誰?

出了這件事,最開心的應該就是她們了,他們再也不必怕她一直糾纏不清,也不必怕她以后再鬧出什么事來阻止他們在一起。

他們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那么這回莫名其妙的冒出來的關中侯.......是不是就是沈琛和衛安他們安排好的,準備解決了她的法子?!

她想到這里,心痛得簡直難以呼吸,只要想到沈琛如此絕情,她便有些不想相信,人生實難,她這一世沒有什么東西是很想要的,說到底也就是一個沈琛,可是卻怎么都不能如愿。

隔了不知多久,眼看著天又即將變暗,她終于嘶啞著嗓子說了頭一句話:“嬤嬤,你再出去走一趟,替我.......”

她頓了頓,道:“替我傳個消息給平西侯,請平西侯來一見。”

嬤嬤欲言又止了半日,還是忍不住道:“公主,德妃娘娘那里有過交代,要是出了什么事......”

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們這里是根本無法交代的,可能一殿的人都得給她陪葬。

永和公主譏諷的笑了笑:“我知道,我不會做那些蠢事的,現在圣旨已下,什么都無法更改了。我知道我自己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一定要嫁給關中侯了,我只是,有一句話要問問他。問一問,我心里才會死心。”

其實早該死心了,嬤嬤在心里再次忍不住嘆了口氣。

沈琛從來就沒有搖擺過,一直便說的是大實話,說不愿意娶公主,是永和公主自己總是覺得還有希望,一直追著這渺茫的希望不放,又因為沈琛牽連進了許多無辜的人,最后把事情鬧到現在不可開交的地步。

可她們當下人的也沒有選擇的權力,她知道要是不聽永和公主的話,永和公主達不到目的,怎么都會想盡辦法去見沈琛的,到時候事情或許會鬧的更嚴重,倒不如她聽永和公主的話,替她去把人給請來。

還是先把眼前這一關過去了比較要緊,她急忙答應了下來,匆匆忙忙的替永和公主去傳信了。

幸好平西侯最近時常入宮,她等了幾日,總算是等到了平西侯入宮的消息,專程等在了太極殿遠處,通過收買的小太監請到了沈琛。

沈琛原本也沒有想再見永和公主,可是有些時候,有些人你若是不讓她知道事情為何會至于此,她就永遠不會知道自己錯在哪里。

若是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就更加容易犯錯。

他沉吟片刻便點頭答應了。

相關、、、、、、、、、

__都市小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