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九十一·情話
更新時間:2018-07-06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歡迎光臨樂文,本站永久無彈窗廣告。

作者:秦兮

一秒記住樂文.lewen.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衛老太太說起這件事來便又笑了笑:“好不容易才走到這一步,總覺得有些恍如隔世了。”

這一路走來,長寧郡主的事,老王妃的事,一步一步走到現在,真的是很不容易,她看了一眼沈琛,心里又有些感嘆。

不管怎么樣,就算是她現在立即便死了,也沒什么遺憾了衛安有了歸宿,衛家在隆慶帝那里再不是眼中釘,不是需要防備的人,日子好過了許多,明敬現在也是個小孩子,隆慶帝見過他以后,大概便戒心全消了,很大方的給了許多賞賜,昭示他的仁慈。

她活了這一輩子,為的無非也就是這些。

花嬤嬤在旁邊替她倒了杯茶,聽見她這么說便附和的笑起來:“別說是老太太您,就連我們底下的人瞧著,也都替郡主跟侯爺開心呢。”

屋子里已經點上燈了,衛老太太嗯了一聲,看著跳躍的燭火對花嬤嬤道:“當初明家......我留下了許多東西,以為這一輩子都用不上了,可是沒料到還有這么一天。我原本是因為老五心灰意冷了的,想著,等死了,把這些東西都交給大兒媳婦,哪怕是散了呢,也絕不給那個忘恩負義的,可是現在.....有了安安和阿敬,不知怎的,覺得心也軟了許多,家里的這些孩子.....看著也都好了。”

人在逆境的時候,哪里那么容易看得見別人的好處,心里懷著怨忿,看人都是帶著惡意的,小心翼翼的防備著,如履薄冰的走每一步,真心實意那種東西,太奢求了。

可是一旦到順境的時候,又很容易就能發現別人的好處了。

花嬤嬤很是明白:“您哪,現在便好好享福罷!我看不管是郡主還是表少爺,都是頂好頂孝順的,您為了他們,也該保重自己的身體,別想這些了......”

衛老太太沒說話,卻還是提醒花嬤嬤隔天把衛瑞給叫進來。

沈琛卻正和衛安在花廳里說話。

天已經很暗了,雖然是大家都知道即將訂親的男女,可是這么晚了單獨呆在一起也容易落人口舌。

花廳寬闊,又有衛玠跟衛琨和明敬他們在偏廳里說話,就沒什么能挑的出毛病的地方了。

沈琛見藍禾和玉清都不在,有些詫異:“怎么藍禾和玉清都不在?”

她們一般都是一定跟在衛安身邊的,跟紋繡和素萍差不多,今天卻沒見到這兩人。

衛安頓了頓便道:“我讓她們出去辦些事了,譚喜那邊.....說是有了消息。”

沈琛便會意,聽衛安提起這件事,就道:“雪松那里,也查到了一些消息,只是我今天剛從宮里出來,并沒有時間聽他們稟報清楚,明天我會讓漢帛過來一趟。”

衛安嗯了一聲,見沈琛欲言又止,便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有什么話要跟我說?”

她臉色好像不大好看的樣子,沈琛就有些擔心的問她:“你身子不舒服嗎?看上去面色不是很好。”

謝良成的事情到現在還沒有消息,衛安原本便很擔心,所以這回她對還是不斷給她惹麻煩的永和公主極為討厭,出手也格外的重。

她喝了口茶就搖頭:“只是昨天沒有睡好......”她見沈琛也好像不大高興,便問他:“你呢?你那邊的事情順利嗎?關中侯是個小人,雖然跟他談了這筆交易,可是卻也不能掉以輕心,他隨時都可能被別人利誘便出賣我們。”

“我已經讓漢帛處理妥當了。”沈琛坐到她身邊,還是有些不放心的伸手探了探她的額溫才又道:“他這個人是個光棍,對父母親人和兒子看的都不重,只有用他自己的性命,才能讓他害怕,我知道,你放心吧。”

他伸手握住衛安的手,替她搓了搓便輕聲道:“還有永和公主,她今天找了我......”

這些事,他覺得都該叫衛安知道,因為沒什么可隱藏的。

衛安抬起頭看著他,眼里忍不住有了笑意:“她跟你說了什么?”

從前跟彭采臣在一起,他有什么事從來都是遮遮掩掩的,對她從來沒有坦誠過。她已經習慣了那樣的相處模式,可是現在沈琛卻對她推心置腹,不管有什么事,都不會瞞著她避著她,哪怕知道她會不高興,他仍舊會告訴她。

這樣的關系讓她覺得舒服又穩妥。

沈琛不知道她為什么忽然又笑了,卻因為她笑而覺得開心,握著她的手很狡黠的彎了彎眼睛:“當然還是那些翻來覆去的,問我為什么喜歡你不喜歡她的話啦。”

談論另一個喜歡自己的女人總是不好的,沈琛并不想對著衛安詆毀別人,他稍微提了一句就轉開了話題:“你猜一猜,我是怎么說的?”

沈琛的手干燥又溫暖,衛安一開始還想著要把手抽出來,沈琛堅持握著,她也就沒動,皺了皺眉頭搖頭:“你要是想說,自然便會說的。”

她心里仍舊還是有一點上一世的陰影,不想被別人這樣引逗,總覺得好像這樣便容易鉆進別人的圈套,被人戲弄。

沈琛卻不在意她的惱怒,耐心的伸手摸了摸她的頭:“我跟她說,她再好也沒有用,因為我喜歡的只有你,不管你變成什么樣子,是好人壞人,我都只喜歡你。”

男人認真說起情話來的時候,是很能讓女孩子開心的。

而沈琛因為有得天獨厚的長得好看的優勢,認真嚴肅的說起情話來,就更讓人無法阻擋,盡管知道或許有添油加醋的成分,可衛安還是忍不住笑了:“油嘴滑舌!”

“這可不是油嘴滑舌,都是我的真心話。”沈琛靠在椅子上認真看著她,又忍不住微笑起來:“我還跟她說的很清楚,若是以后再要做不該做的事,我一定不會放過她。”

他握著衛安的手緊了緊:“我已經跟老太太商量過了,決定明天便去求圣上賜婚,你......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妻子?”

問這句話還是頭一次,雖然兩個人已經明確了心意,可是沈琛仍舊還是緊張的看著衛安。

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