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九十四·把持
更新時間:2018-07-07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書閱屋小說:、、、、、、、、

已經夜深了,孔供奉深夜來本就惹眼,再要是深夜回去,難免惹人猜疑,衛老太太便讓他干脆在家里歇下,第二天若是有人問起來,到時候就說孔供奉是因為之前馮家的事,來討主意,加上看女兒,便在家中休息做客的。

孔供奉因為馮家的事情牽連,雖然升職成了院判,可是因為身體還沒有恢復,并沒有回太醫院去,他來衛家,要是想編理由,是不會惹起別人懷疑的。

三夫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可是見眾人都凝神屏氣,父親臉色極差,也知道大約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一個字都不敢問,給父親安排好了住處,便欲言又止的道:“爹......”

孔供奉卻好像知道她要問什么,揮了揮手讓她走:“別問了,沒什么事,你們家老太太還有壽寧郡主都是聰明人,有什么事,她們都會處理的,你就安安心心的,什么也別問。問多了對你們沒什么好處。”

知道的多就錯的多。

還不如不知道的好,到時候真要是出了什么事,說不定為了怕牽連太廣,還能得一線生機。

三夫人含著眼淚點點頭,知道是真的出了大事了,回去以后對著三老爺很是驚惶的搖了搖頭。

三老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握著三夫人的手輕輕嘆息了一聲:“你也別太著急,岳父大人既然是來找老太太和安安的,說明事情跟我們并沒什么關系,就跟岳父說的一樣,知道的多反而沒什么好處,我們要相信老太太和安安,安心等消息罷.....”

那一頭的沈琛卻一定是得回平西侯府的,多事之秋,大家的眼睛從他身上就沒有移開過,他呆在衛家,就實在太惹眼了,也更容易讓人對孔供奉深夜奔赴衛家的事產生更多不好的聯想。

他跟衛老太太告辭之后,便對送他出來的衛安冷靜的安慰:“不管出了什么事,總歸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你不要太緊張,明天我會進宮一趟,若是圣上真的情況緊急,我作為外甥也作為侄子,按理來說理當侍疾的,誰也阻擋不住......有什么事,我會送消息過來。”

這樣的情況衛安上一世沒有遇見過,一國之君病重,而且很可能謀害他的還是他的妃子,一個不慎牽扯進去的人都是要粉身碎骨的。

她看著沈琛握住自己的手,不知為何忽然又覺得有些心安,重重的點了點頭:“一切都要小心,我會保護好自己,你也是。”

沈琛笑了笑,再握了握她的手,才轉身走了。

回到平西侯府的時候已經是深夜,漢帛跟著進來,一進來便道:“侯爺,今天出什么事了,你怎么這么晚才回來?”

不是只是去跟衛安打個招呼準備第二天跟隆慶帝請求賜婚的嗎?怎么能耽擱到這么晚?

沈琛卻不答反問:“今天宮里有沒有消息送出來?”

他們在京城是有暗樁的,在宮中靠著林淑妃的幫忙,這么多年也經營了不少暗線,就是為了防止有朝一日在宮中的事情上被翻盤。

如果跟孔供奉說的那樣隆慶帝出了事,不管怎么樣宮里都應該會有消息傳出來,事先讓他們做好準備。

漢帛就疑惑的皺了皺眉頭:“宮里......”

他想了想才很肯定的搖頭:“宮里并沒什么消息送出來啊,倒是您走之后,我收到了雪松送來的一封信。”

他說著就把信從整理好的書桌上抽出來遞給沈琛:“應該說的是謝公子的事,我原本想著送到定北侯府去的,可是想著您應當不久就會回來,就并沒有多此一舉。”

沈琛嗯了一聲,一言不發的抽出信看了一遍,就神情冰冷的把信扔在了桌上,坐在了椅子上很久沒有說話。

雪松在信里說的已經很明白了,茶葉的來路已經查清楚了,是從武夷山那邊一路押送到了荊西的。

而雪松也已經查明白了,謝良成失蹤的地方,有不少當地的人都說,的確是見過謝良成帶隊的走鏢隊伍,后來他們好像是被關外的人劫走了。

關外的人,也就是韃靼人?

雪松暗訪了許久,才發現這些當地人口中的關外人,有時候說的也不是韃靼人,而是當地的馬賊,他們是出了名的強盜,除了偷馬,也替人做買兇殺人的勾當。

雪松懷疑,是有人買通了他們綁架了謝良成。

經過一段日子的跟蹤查訪,雪松在信里做出了判斷,覺得謝良成的失蹤,應該跟當初從晉王之亂里逃走的那些人有關。

沈琛深深的嘆了口氣,他知道當初晉王之亂里頭,有許多人都是楚景行的人。

也就是說,時至今日,楚景行當初布下的棋子,竟然還有能耐不停的在給他找麻煩。

現在原本隆慶帝就已經可能出事,要是那幫勢力知道了這件事,趁機把謝家當初開礦而且跟楚王有勾結的事情捅出來,再張冠李戴,栽贓在謝良成身上,那他跟衛安都一定會受到牽連。

彭德妃和那些別有用心的人也勢必會利用這件事置他們于死地。

原本以為至少會有一段時間的風平浪靜,可是沒有想到,卻轉眼就碰上了如此大的風暴。沈琛看著面前的漢帛,過了一會兒才平靜的吩咐他:“寫封信給雪松,告訴他,繼續查,如果發現蹤跡,便見機而行,若是有機會,最好將謝良成救出來的同時,將那些人一網打盡。”

漢帛應是,看出他的心情不好,就有些緊張的停住腳問他:“侯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沈琛沒有瞞著他,嗯了一聲點頭,而后才道:“等天一亮,你就替我送封信去平安侯府,而后再送信給阿吾,讓他務必要通過暗線送到父王手里。”

原本沈琛跟楚景吾為了避免隆慶帝猜疑,基本是不動用別的線路給臨江王送信的,可是現在顯然已經顧及不了了。

漢帛立即就知道是出了大事,神情凝重的看著沈琛,半響才答應了一聲,什么也沒再說,轉身出去了。

相關、、、、、、、、、

__科幻小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