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九十五·見到
更新時間:2018-07-08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賬號:

密碼:

冬天的夜總是格外的短,還沒睡多久,天便已經亮了。

漢帛自己睡的晚,起的卻早,早早的起來準備給沈琛準備好進宮的車馬,可他一起來,才知道沈琛竟也已經起了,正在跟青楓他們交代事情,不由便嘆了口氣。

這也太早了些,恐怕沈琛根本就沒有合眼。

他對著窗戶看了一眼,轉身去給沈琛把進宮要用的東西都安排好,才又回來讓人上早飯。

沈琛匆匆吃了幾口,便放下了碗筷準備進宮。

如果孔供奉的話是真的的話,今天隆慶帝是勢必不能早朝的,而不能早朝,總該要有個說法。

也不知道到時候內宮會怎么說。

果然,等他趕到太極殿的時候,內閣諸人和眾大臣們都已經在了,正纏著安公公不知道在問些什么。

楚景吾朝他使了個眼色,等他走到偏僻處便皺眉道:“二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今天有些不對勁。圣上遲遲不早朝,內閣蔣首輔他們好像有什么秘密似地”

沈琛的心便瞬間提了起來,他知道孔供奉昨天的話恐怕是要應驗了,隆慶帝是真的出了事。

昨天太醫院的太醫們一個都未曾出宮,內閣值夜的首輔蔣子寧是肯定聽見了些風聲的,因此早上隆慶帝未來,他便立即敏感的察覺到了不對。

現在就只看里頭怎么說了。

他按住楚景吾的肩膀,低聲吩咐:“待會兒不管聽見了什么,都不要著急。若是里頭傳出消息說是圣上病了,要安排侍疾,你不要答應。”

楚景吾起初還以為自己是聽錯了,不知道為什么沈琛忽然把話說的這么嚴重,等聽見說是隆慶帝病了,還可能要安排自己侍疾,便一下子覺得腦子里炸開了煙花。

隆慶帝要是真的不好了讓他侍疾,那么他很可能就侍疾侍疾就把自己給弄死了

他嚇了一跳,還來不及問明白前因后果,就聽見前頭哄的一聲起了爭執,兩個人對視了一眼朝前頭看去,就看見陳御史似乎跟安公公起了爭執,急忙都朝前頭擠過去。

安公公正愁眉苦臉的看著蔣子寧等人打著哈哈:“太醫們還在給圣上看診,圣上如今已經沒事了”

陳御史卻不肯讓步,神情凝重:“不管怎么說,圣上忽然重病,我等當臣子的實在不放心,太醫們都沒個定論?”

向來老成持重,鮮少發表意見的蔣子寧也難得有些生氣:“從前也不是沒有內閣大臣侍疾的先例,圣上若是生病,我們做臣子的,總要盡一盡心意”

安公公有些為難:“娘娘們正在圣上寢殿,恐怕大人們此時過去,不大合適。”

錢士云便緊隨其后,斬釘截鐵的道:“若是我們現在去不大合適,便請娘娘們定一定時間,她們不在的時候,我們前去請安,這總行了吧?”

安公公皺了皺眉頭,往前后看一看,見蔣子寧眾人都一副堅決的表情,便陪著笑嘆氣:“既如此,我便進去問一問德妃娘娘的意思。”

蔣子寧等人都點頭。

百官們縱然之前一頭霧水,現在卻也知道了圣上竟然病了!

隆慶帝登基以來,還極少有不上朝的時候,向來都算得上是勤政的,現在陡然說是病了不上朝,他們都有些慌張若不是病的狠了,恐怕隆慶帝是不肯這樣的。

難道隆慶帝真的病的很嚴重了?

可是若是真的隆慶帝病的很重,那么很多事情可就都得重新打算了啊!

安公公已經宣布了今天不朝的消息,眾人三三兩兩結伴成群的出宮,心里都懷揣著心事。

楚景吾總算是找到了說話的時機,拉著沈琛有些驚慌:“二哥,到底出了什么事?為什么好端端的,圣上忽然就病了?”

他拉住沈琛的手都有些顫抖,要知道,隆慶帝現在要是死了,所有之前的計劃都要作廢,他恐怕不能活著走出京城了。

沈琛知道他驚慌,拍了拍他的手讓他安靜下來,才壓低了聲音:“先不要慌,事情未必是我們想的那個樣子”

正說著,里頭陳御史便大喊了一聲:“什么道理?!”

他們兩個人都不由得順著陳御史的話看過去,見安公公正帶著兩個小太監重新出來,對著陳御史他們說了些什么。

“過去看看。”沈琛拉了楚景吾一把,等到了他們跟前就聽見蔣子寧說:“圣上既然病了,太醫院總得給出個說法來,什么病,怎么治,如何治,難道就都沒說?!娘娘說等圣上醒來再決定宣不宣內閣大臣面圣,這如何使得?多少大事等著圣上處置?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之后的事如何安排?國不可一日無君啊!”

到底是老狐貍,他也對隆慶帝忽然的重病昏迷起了疑心了。

沈琛跟在后頭也一臉憂心的附和:“正是,首輔大人說的有道理,圣上到底是怎么了?”

安公公遲疑著,最終還是受不住眾人的步步緊逼,又一臉難色的到后頭去了。

陳御史借著這個空子看了沈琛一眼,二人對視,盡皆看見了對方眼里的凝重和不安。

可是同時,沈琛卻又覺得松了口氣。

如果不是隆慶帝真的吃金丹把自己給吃的送了性命,而是被彭德妃謀害那么事情就有轉機,而且是一個絕好的機會

眾人焦急不安的等待了一會兒,安公公才終于姍姍來遲,這回帶來的終于是個聽的過去的好消息了,他彎著腰恭敬的說:“德妃娘娘說,請首輔大人和次輔大人,還有閣老們,平西侯和臨江王世子到內殿說話。”

彭德妃終于松口,眾人都忍不住松了口氣。

蔣子寧顫顫巍巍的,由錢士云扶著手,慢慢的往后頭走。

沈琛跟楚景吾跟在后頭,楚景吾百般思緒,偷偷看了一眼自己二哥,心里七上八下的沒有著落。

好不容易到了隆慶帝的寢宮,他才振作了精神,跟沈琛對視了一眼,心照不宣的埋頭跟在眾人后頭進了內殿。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歡迎收藏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