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九十六·病重
更新時間:2018-07-08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秦兮:

內殿里的十六扇山水燙金雙面繡屏風在朝陽的映照下熠熠生輝,亮的晃人的眼睛,不時有內侍不安的捧著藥碗瓷盅進進出出。

太醫們也都神色匆匆,從屏風后頭再到屏風前頭,一個個的都如臨大敵,神情緊張。

蔣子寧隔著簾子,先跟錢士云等人向彭德妃請了安。

彭德妃的聲音細細的,好像沒什么力氣的從簾子后頭傳過來,低聲讓他們起身。

蔣子寧這才拱手道:“請問娘娘,圣上到底是得的何病?昨天傍晚在西苑之時,圣上還好好的,并不曾有什么異常.....”

德妃似乎哭了,聲音難掩哽咽:“本宮也不知,據這些奴才們說,圣上昨夜并不曾宣妃嬪侍寢,只在自己寢殿休息,不知怎的,到了半夜,圣上便忽然不好了,說是口中流涎.....鼻腔內溢出黑血......”

她停頓了一瞬,才又堅持著道:“內侍們來報給本宮,本宮便慌了,趕忙宣太醫診治,誰知道孫供奉竟不知圣上到底得的是何病癥,本宮便讓太醫院的人都留了下來,只是到現在,他們也還沒有將圣上救醒......”

她說著說著便哭了。

蔣子寧眾人都不由得沉默下來,不管怎么說,一個宮妃對著他們這些大臣哭,這是不大妥當的事,到時候說不得就被記在隆慶帝的內起居注里,他們到時候恐怕得青史留名了。

等了一會兒,蔣子寧見眾人都看向自己,才道:“娘娘安心,圣上是真龍天子,有上天庇佑,必能平安無事的。”

可是這套話他自己也不信,耐著性子聽德妃嘮叨了一陣她有多擔心,有多辛苦的撐了一晚上,敷衍了一陣,等到孫供奉和院判他們都出來了,才唰的一聲站了起來。

陳御史他們也都上前圍住了他們。

太醫們一個個的都神情灰敗,似是有些什么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

蔣子寧他們一看太醫們這樣的臉色,心里便都咯噔一聲,產生了不好的聯想,急忙追問隆慶帝的情況。

孫供奉見眾人都看他,只是期期艾艾的道:“圣上......圣上脈搏急促,心跳過快,內火虛盛,舌苔呈鋸齒狀,體內濕熱過度,此次暈倒,恐怕......”

眾人都緊張的盯著他。

彭德妃在里頭更是忍不住著急的催促:“到底怎么樣?你快說啊!”

孫供奉干干的應了一聲是,才道:“恐怕,恐怕是服食丹藥過量了的緣故......”

他話音剛落,彭德妃便在里頭尖銳的哭了一聲,嚎叫起來:“本宮就知道!本宮就知道是那幫道士們的緣故!快!快來人,來人將他們都給抓起來,給本宮嚴刑拷問!”

蔣子寧他們都忍不住皺眉。

隆慶帝固然篤信道教三清,可是他最近服食的丹藥相比較從前已經克制了不知多少,怎么還會忽然這么嚴重?導致暈倒昏迷不醒呢?

不是說不可能,可是這也太突然了。

彭德妃哭的更加厲害,隔著簾子也能聽見她的哭聲讓人心煩。

蔣子寧只好婉轉的勸她冷靜些。

彭德妃收住了哭聲,嗚咽著道:“圣上忽然成了這樣,本宮一個在深宮的婦道人家,只得依靠各位大人盡心盡力,幫扶國事了。”

她頓了一頓又道:“平西侯和臨江王世子可在?”

沈琛跟楚景吾便急忙應是。

彭德妃的聲音停頓了一瞬,才緊跟著嘆氣:“太子年紀幼小,六皇子更是還是無知幼兒,圣上平時待你們兩個子侄都如同對待親生孩子,也只得靠著你們了。”

沈琛跟楚景吾都急忙表明心意。

彭德妃才欣慰的笑了笑:“既如此,便最好了。你們兩個都是聽話的好孩子,本宮都是知道的,你們便留在宮中罷,等圣上醒了,自會看見你們的心意。”

果然是要留他們在宮里了,楚景吾遲疑著去看沈琛的臉色。

沈琛已經四平八穩的答應下來了,好似真的只是擔心隆慶帝的身體,絲毫想不到其他地方的愣頭青,還不忘記跟彭德妃告假:“外頭還有些事沒有交代好.....”他有些赧然的撓了撓頭:“娘娘,我原本還打算跟圣上求賜婚的旨意呢,現在還是要先去交代一聲......”

眾人一時看著他神情都忍不住有些古怪,這個時候了,還沒忘記求親的事。

讓人簡直沒法子相信他是從福建大殺四方過來的欽差。

彭德妃顯然也似乎愣住了,好一會兒才帶著些笑意的在簾子背后點頭:“阿琛這樣有心,等圣上好了,一定會成全你的心意的。”

接下來彭德妃便又道:“侍疾的事,不知怎樣安排,各位大人們是自然得安排的,后宮嬪妃們卻也想盡自己的心意,不如便仍舊設了屏風?這樣,若是圣上醒了,大人們也都能盡快的得到消息。”

蔣子寧眾人當然沒什么意見,事情便就這么定了下來。

出了宮,陳御史遙遙的看了沈琛一眼,才轉身上了自己的轎子。

楚景吾忍得極為辛苦,實在受不住了,才轉頭看著沈琛很是遲疑的道:“二哥,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琛拉著他上了馬車,才一五一十的把昨天晚上孔供奉去了衛家的事情告訴了他,而后便道:“我們懷疑,圣上不是吃丹藥才成了這副模樣,而是中毒。”

楚景吾面色更加難看,靠在車壁上很長一段時間才問:“有沒有什么證據?這樣的事,不可能憑靠猜測就認定圣上是中毒的,要知道,這兩種情況差別可是天差地遠......”

沈琛嗯了一聲才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太醫們說是服食丹藥過量導致,孔供奉卻說圣上用的量一直很穩定,不該現在便是這個模樣,我得先去問過那些真人才能確定。”

供給丹藥的道士沈琛都是有數的,他雖然從來不曾正面跟他們接觸,可是私底下卻有聯系的法子。

彭德妃現在這么激動的叫囂著要殺這些道士泄憤,他心里已經有幾分猜測了。事情可能還真的沒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彭德妃恐怕是真的出手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lv色txt

相關、、、、、、、、、、、、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