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一百九十八·來問
更新時間:2018-07-09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秦兮:

明明家里燒了地龍,屋子里溫暖如春,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平安侯夫人在平安侯說完這番話的時候,只覺得透心涼,好像一盆冷水兜頭澆下。

他們平安侯府早就因為上次求助定北侯府衛老太太的事情跟臨江王府暗地里有了某種默契,之間雖然沒有過多明面上的往來,可是該有的關鍵的聯系還是有。

如果一旦出事,那么,臨江王府肯定是會要求他們做些什么的,要是他們什么都不做,臨江王府還不徹底毀了他們?

可是要是做了,那么德妃這里又絕不會放過他們。

這樣想來,他們現在竟然就好像是被架在了火上烤,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平安侯夫人雖然沒有上火,可是現在也覺得從喉嚨痛到了牙根了,呆坐在椅子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兩個人只說到這里,還來不及再說些其他的私房話來彼此安慰,便聽見外頭的門被敲響了。

這么晚了,恐怕又是那樣通家之好仗著關系一定要過來探問消息的了,平安侯夫人也煩得厲害,面色不大好的看了平安侯一眼。

平安侯冷冷的擺了擺手,極為不耐煩:“讓大兒媳婦出面打發了吧,就說你病了,以后就拿這個借口,閉門謝客。閣老們一個個都是人精,看出勢頭不對,都不作聲,我們在前頭要是當了出頭鳥,到時候兩邊都不討好,哪里還有活路呢?”

平安侯夫人知道他說的是正理,答應了一聲就想吩咐下去,誰知道管事媳婦兒一進來,開口卻是說:“侯爺,夫人,平西侯來了......”

平安侯便立即站了起來,連手邊的茶盞被拂落在地了也顧不上,驚疑不定的看了平安侯夫人一眼。

說曹操曹操到,剛為了到時候到底是幫不幫臨江王府的人而煩惱,現在竟然沈琛就來了,這么巧?!

平安侯夫人轉頭看著他,也是一臉的驚疑不定:“侯爺,見還是不見?”

怎么能不見?

上次欠了衛家和臨江王府天大的人情,這個把柄已經握在了人家手里,要是這個時候不見,到時候說不得沈琛和楚景吾就魚死網破,把他們一起拉下水了,哪里有不見的資本?

他嗯了一聲,面無表情的理了理衣裳,冷靜的吩咐:“帶侯爺前往水鏡廳。”

水鏡廳是平安侯自己的書房,向來是把守嚴密的,府里除了他自己跟世子,并沒有人能輕易進去。

平安侯夫人頓了頓,見他要走,急忙也跟著走了幾步:“我也跟著一起去,好歹我跟衛老太太有交情,如果到時候沈琛提出我們實在不能幫忙的要求,我也能幫著說上幾句話。”

沈琛中意衛安,這已經是京城眾人皆知的事了。

如果不是隆慶帝忽然身體出了問題昏迷不醒,恐怕賜婚的圣旨都早已經下了,他們也都知道,沈琛肯定是會給衛家的人的面子的。

平安侯夫人也知道在利益和性命攸關的問題之前,這情誼未必能抵得上什么用處,可是到底是聊勝于無不是?

平安侯沒有反對,兩人快步打了燈籠進了水鏡廳,就看見了沈琛的下屬,急忙沖他點了點頭。

漢帛也恭敬的回了禮,候著他們進去了,才在外面寸步不離的守著。

一進了花廳,看著站在水晶燈前的沈琛,平安侯便急忙笑了一聲,喊了一聲平西侯,便急忙上前見禮。

雖然他輩分和年紀都比沈琛大的多,可是按照爵位,兩人卻都是一樣的侯爵,他自己道士沒什么放不下臉面的。

沈琛也不失禮數的回了禮,便開門見山的道:“我聽說,圣上出事當晚,是侯爺當值?”

果然是為了這件事情來的!

平安侯頓了頓,遲疑了一瞬才點了點頭:“雖然是我當值,可是當時我正在巡邏,并不駐守太極殿,等我聽見消息趕過去的時候,圣上已經昏迷了,身邊的安公公驚慌失措的去請了彭德妃來主持大局......接下來的事情,我也插不上手......”

這是在跟沈琛說,他什么都不知道,而后來的事情,他也幫不上什么忙。

都是人精,他相信沈琛聽得懂,他已經老了,其他的事力所能及的當然也可以幫,可是現在這樣的大事,他是連念頭都不敢動。

沈琛果然聽懂了,他似笑非笑的看了平安侯一眼,在他旁邊坐了下來,輕聲道:“侯爺,我只是有些事情想來問問您,至于其他的事,咱們過會兒再談,您看怎么樣?”

他不說目的,也不說幫忙,只是說有問題要問,平安侯也不好再說什么,只好點頭:“若是我知道的,肯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侯爺盡管問吧。”

沈琛點了點頭,笑道:“侯爺也別太緊張,我的問題很簡單,就是想問問侯爺,您是不是也察覺出來事情不對勁了?”

平安侯跟平安侯夫人對視了一眼,都沒說話。

好一會兒,平安侯才帶著些惱怒的道:“我不知道您在說什么,我只是掌管宮內禁軍的......”

沈琛沒在乎他的怒火,他淡然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平安侯,冷靜的道:“侯爺!”打斷了平西侯推諉的話,他才不緊不慢的道:“侯爺,您要想清楚了,我知道,事不關己,大家都想各掃門前雪。可是您是聰明人,應當也知道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的道理吧?想想看那些真人們,當初圣上多看重他們,可是現在呢?圣上一旦出事,他們立即便被戴上了妖言惑眾的帽子,在詔獄里受盡折磨......”

平安侯額頭漸漸滲出了冷汗。

沈琛見狀笑了一聲,便又繼續道:“還不止是這些,林三少也出事了,他手底下的人貪污受賄,供出了三少來,說是三少跟那些真人有勾結,是收了那些真人的銀子,把那些真人的供詞都給改了.......”

錦衣衛竟也受到了影響,要換血了?!

平安侯更加確定心里的猜測,不由得震驚的看向了沈琛,心里糾結的厲害,不知道究竟該如何回答。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lv色txt

相關、、、、、、、、、、、、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