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閨密事-第一章·所圖
更新時間:2018-07-11  作者: 秦兮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閨密事 | 秦兮 | 秦兮 | 春閨密事 
正文如下:
賬號:

密碼:

自從之前曹安曹文的事情過后,隆慶帝就對身邊的太監內侍苛刻了很多,很怕他們會仗著跟皇帝親近就在外面耀武揚威。

也因為這樣,雖然安公公曾經短暫的接過了錦衣衛都督的職責,又總督過三大營,可是很快又被隆慶帝給罷了這些職位,轉而讓五軍都督府自行管理,而這些都督們又直接向隆慶帝負責,比之前交給太監可靠的多。

作為近身內侍的安公公的地位不說一落千丈,也差不了多少,跟從前那樣的風光是沒法兒比的。

可是要替侄子謀個前途,卻一點兒不難。

沈琛挑了挑眉:“就這些?”

“我們查過了,這個侄子的來路”漢帛搖搖頭,很是盡職盡責:“他說是自己一路從河南過來的,要飯來的,可是我們查過了,他侄子來京城投奔的時候,根本沒有到處求門路,一來就住進了湘悅樓而且開的還是天字房,一開便是十幾天,到處吃喝玩樂,還在錦繡賭坊一擲千金,梳攏了天香樓的花魁姑娘”

天香樓背后可是蔣子寧的女婿,來這里消遣的人要么有錢要么有權。

能在天香樓梳攏花魁的,可都是王孫公子才能辦到的事。

當初有個外地來赴考的舉子,在家鄉也算得上是富貴了,可是進了天香樓,卻耗光了家資也不過只能得見心儀的姑娘一面。

而花魁

她可不僅僅只看你有錢沒錢,還得看你背后站的人。

當時這個侄子可還沒跟安公公相認,更別提仗著的是安公公的勢力。

那么是誰給了他這樣的自信和特權?

安公公?

他要是有這個能耐,早就去把這個命根子找回來了,哪里還會拖到今日?而且還不怕死的讓這人去天香樓,他就不怕到時候蔣子寧參他一把?

雖然安公公現在沒了總督三大營的權力,可是掌印太監的事他可還是做著的,蔣子寧素日跟他很有些不對付,蔣子寧要是抓住了他這個脈門,哪里會輕易放過他。

所以肯定不是安公公自己做的。

而是有人刻意為之,有人用前把這個人找回來,讓他來投奔他叔叔的。

那是誰?

聯想到安公公近日的反常,沈琛就饒有興味的牽了牽嘴角,覺得有些嘲諷。

彭德妃已經不是很得隆慶帝的信任了,她要是想要在隆慶帝身上動腦筋,是一定得收買些隆慶帝信賴的人的。

而再沒有人比安公公更加合適了。

“去,把那個安路給我抓了。”沈琛面色清冷,神情不變的進了平西侯府書房,才又補充道:“盡量小心,不要留下痕跡。”

漢帛立即答應了一聲,要轉身走又有些遲疑的立住腳:“侯爺,抓了安路,是不是打草驚蛇了?”

“驚不了,這不是一個不省事的主兒嗎?他閑不住的,消失個一兩天,很正常。”沈琛坐下來,打開底下人新送來的匯總的消息,一目十行的看起來,又冷笑了一聲:“何況安公公接下來還有許多事要忙,恐怕暫時是顧及不上這個侄子了。”

太監們因為沒有根,因而都對收干兒子有強烈的嗜好,一個兩個的,但凡只要是得了勢的,就沒有不收干兒子的,生怕跟正常人不一樣。

這個安路就算是跟安公公情分沒什么,可是有一點他是安公公的親侄子,身上帶著安家的血脈,這是多聽話孝順的干兒子都比不上的,是安公公的命根子沒錯了。

抓住他,不怕安公公不亂了陣腳。

漢帛就知道自家侯爺肯定是有主意了,他笑了起來,忍不住問沈琛:“侯爺,您是不是想到對付他們的法子了?”

沈琛看他一眼,還來不及回話,外頭就說臨江王世子來了,他就朝漢帛點了點頭:“做你的事去吧。”

楚景吾已經推門進來,見漢帛要行禮,揮手免了,等到門一關上,就忍不住氣沖沖的拍了一下桌子,將上面的筆墨都震得一響。

沈琛瞥他一眼:“這是怎么了?怎么這么氣沖沖的?”

“簡直欺人太甚!”楚景吾忍不住冷笑:“生怕別人不知道她現在是小人得勢了似地,可著勁兒的鬧”

“什么叫做可著勁兒的鬧?”沈琛有些警惕:“你是不是又聽說了什么消息?”

楚景吾壓低了聲音,有些震驚沈琛竟還不知道,嘆了口氣道:“把鎮南王等人都給換了,換上的都是最近上折子要求太子提前登基的,你說這是不是胡鬧?是不是小人得志?”

隆慶帝病了不過才三四天,便有不怕死的御史和一些臭蟲開始上折子請太子登基,說什么國不可一日無君的老一套。

內閣已經把這些折子都扣住了。

太醫都說隆慶帝說不得是能醒來的,他們這些老成持重的老臣當然不可能現在就做扶持太子登基這種蠢事。

否則萬一隆慶帝醒了呢?

到時候,最倒霉的就是他們這些在旁邊搖旗吶喊助威的。

現在彭德妃這么鬧,看在別人眼里,的確是太過分了。沈琛卻并沒有憤怒,在他看來,敵人這么輕浮,實在是一件值得開心而不是惱怒的事。

他只是淡淡的笑了一聲,而后就問:“內閣同意了嗎?”

“內閣倒是”楚景吾反應過來,忍不住就道:“德妃娘娘跟內閣的關系處的很不好”

那是當然,能進內閣的,哪個不是千年的狐貍,要是他們真的看好太子登基,這個時候早就主動替彭德妃母子肅清前路了。

不過這實在是個再好不過的機會了。

沈琛抬眼看著楚景吾,低聲道:“不要緊張,聽我說,德妃成不了事。”

楚景吾有些愣住,不知道沈琛哪里來的自信:“二哥!可是德妃現在”

她開始動手打壓了林淑妃跟六皇子,又把林三少給栽贓上了一個意圖謀害圣上的罪名,丟在詔獄里呆著,現在還開始沾手三大營,如果真的讓她得逞了,隆慶帝又死了,內閣哪里還有的選?最后也只好順從了。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歡迎收藏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秦兮其他作品<<名門閨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