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香-第623章 本性難移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茶暖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味香 | 茶暖 | 茶暖 | 味香 
正文如下:
第623章本性難移

第623章本性難移

看著牛車漸漸走遠,小徐氏握緊的手,指甲都刺進了手掌心里頭。

原本猜著這沈福海指定是帶了沈香苗還有那個人是來找門面做生意的,小徐氏心底里頭便想出來了要先下手為強,肥水不流外人田,借著和沈福海以及沈香苗有著幾分親戚的關系,來談一談此事。

為此,還特地回家一趟,把沈文松給帶了出來,為的就是讓那兩個人看到沈文松時,便能念及一點親情,這事兒便也能好談了。

于是,頂著頭頂上的大太陽,小徐氏扯著沈文松在街上溜達了半天,好不容找到了這沈福海和沈香苗的,正盤算著來一出“好巧的偶遇”,隨便的寒暄上幾句,便能把話引到這正事上頭。

可這好不容易找著人了,還不等她走上前去攀談呢,便瞧見那沈香苗從天然居里走出來,一同走出來的還有那天然居的宋和貴。

小徐氏時常在天然居吃飯,自是識得這宋和貴在天然居里頭是管事的,見兩個人相談甚歡的模樣,似乎還約定了什么事,便大致猜的出來,這沈香苗等人,怕是和天然居已經談攏了。

這樣一來的話,那她豈不是沒戲了?

折騰忙活了半天,還在那個該死的侯永勝跟前先表了一下功勞,結果這事兒到最后卻是沒戲了,連談的可能性都沒有了。

這白忙活了不說,這在侯永勝跟前豈不是沒了半分的臉面?

往后這幾天,這侯永勝怕是連她的院子都不進了,都會去青果那個賤婢那呆著了。

到時候還不得讓她沒臉死了?

小徐氏越想越覺得氣憤難當。

倒是沈文松,在小徐氏家里頭待了半年的功夫,大約是因為吃的過好的緣故,人比先前胖了兩圈,個頭也長高了不少,白白胖胖的,模樣倒是十分討喜。

只是一張臉此時皺巴巴的,又因為走路的緣故,出了不少的汗,顯得有些狼狽,人更是十分不耐煩的抱怨道:“小姨,這走了半天的路了,還不曾找到你要找的人?”

“走的我腿都酸了,再這般閑逛下去的話,怕是待會兒都買不到實惠坊那里賣的桃酥了呢。”

沈文松嘟囔道。

這讓小徐氏越發的有些不耐:“吃,成日里就知道吃,旁的一概都不知道了不是?我平日里都是如何教你的,在外頭廢話少說些,該有你的,一個也不會少,不該得的,說也沒用!”

平日里小徐氏對沈文松的確也是十分親昵溺愛,沈文松自個兒也是曉得的,但他也更曉得這小徐氏的脾氣,若是發起火來那便是攔也攔不住的。

想起從前因為在侯永勝跟前話說的不恰當,被小徐氏狠狠責罵,甚至照著屁股上狠甩了幾個鞋底子的事兒,沈文松也是心有余悸的,便低了頭不敢再吭聲。

小徐氏看沈文松這個模樣,心底里也是有些心疼。

到底還是個孩子,現下可以說和沒了爹娘的孤兒也差不多,雖說還有個外嫁的長姐,可那個一心只知道為夫家著想,打著來看沈文松的名義來縣城里頭,實則是打秋風,一通哭訴之下拿走了好多吃食銀錢的沈春光,有跟沒有倒是沒兩樣了。

還有那個不成器,扶不起來阿斗一般的徐栓子,眼下沈文松能依靠的,也只有他這個小姨了。

而她,往后能仰仗的也只有沈文松了。

小徐氏想到這,心里頭便唏噓不已,為沈文松傷心,更是為自個兒難過,這心底里頭更是一陣陣的煩的不行。

看小徐氏半晌也不說話,只在原地待著,沈文松被這大日頭給曬得不行,臉越發的皺巴巴,但也不敢吭聲,只能不停的擦著汗,直到忍不住下去才扯了扯小徐氏的衣袖:“小姨……”

看著這沈文松可憐巴巴的模樣,小徐氏頓時便有些心軟,伸手便拉起了沈文松的手:“熱壞了吧,走,咱們先回家。”

沈文松看小徐氏這般軟言細語的,便曉得她此時定然是不生氣了,頓時放下心來,點點頭:“嗯。”

但沒走兩步,便揉了揉肚子,道:“小姨,我餓了,想吃桃酥。”

“估摸著,這會兒實惠居的桃酥還沒有賣完,咱們去買點吧。”沈文松眨了眨眼睛。

小徐氏走路的步子頓時一僵。

合著到了這會兒,還是惦記著那桃酥了唄,明面上看著懂事,實則拐彎抹角的要。

到底是本性難移!

小徐氏自是有些不悅,但都到了這會兒了,前頭兩步遠便是實惠居,買上些桃酥也是沒啥,便也就點了頭:“買!”

只是語氣便沒那般好了。

沈文松不傻,自是聽出來小徐氏語氣中的不悅,但依舊阻止不了他內心的喜悅。

小徐氏高興不高興,都不打緊,只要他能吃到自己想吃的東西,要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這才是最主要的。

沈文松一蹦三跳的,往實惠居去了。

小徐氏是又氣又惱的,不曉得該說些什么好,只能跺跺腳,跟了上去。

沈香苗等人回到鎮上之后,略待了會兒,方懷仁便將沈香苗“攆”了出去:“跑了一天,趕緊回去好好歇歇,旁的什么也不許做了。”

連沈福海也附和了幾句。

沈香苗也就直接跟著牛車回家去了。

到了家里頭,呂氏瞧見沈香苗今日回來的早,自是十分高興的迎了過來:“今兒個倒是回來的早。”

能回來的早,便能多歇一會兒,呂氏自是欣喜,一邊從灶房里頭拿了個小竹籃出來,遞給沈福海:“劉嫂子地里頭種的春棒子,送了些過來,剛摘下來的,嫩的很,拿回去煮了吃。”

春棒子,外頭還是青綠青綠的皮,頂端的須更是瞧著還濕的很,一看就知道不等它長得特別熟便摘了下來,這樣的棒子,煮出來十分鮮嫩,好吃的很。

沈福海自是沒有推辭,接了東西,往回家走。

呂氏送了沈福海出去,回來同沈香苗一同坐在石桌旁納涼。

夏冰走了過來:“晚上做個小炒肉,拌個黃瓜,紅燒個茄子,再炒一個苦瓜雞蛋吧,這幾日天熱的,吃些苦瓜去去火,那嫩玉米,煮上一些晚上來吃?”(/book/137780.html)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閱讀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茶暖其他作品<<重生之棄婦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