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軍嫂有點甜-第866章 生息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持好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重生軍嫂有點甜 | 持好 | 持好 | 重生軍嫂有點甜 
正文如下:
第866章生息

今天的時間還早,最后商定之下,季安寧和范敏母女二人直接今天出了門。

他們去了市中心的第一醫院,從掛號到拍片診斷,花費了近三個小時。

然而等待檢查結果的時間是最漫長的。

做過檢查之后的季安寧和范敏坐在等候廳房休息椅上。

季安寧心里開始有了擔憂。

她和顧長華確實還沒有懷上,在沒有檢查之前,季安寧反而沒什么擔憂,也從沒有往這個方面想過,倒是現在做了檢查,等待檢查結果的時間里,季安寧突然有點心慌了。

范敏在一旁安撫著季安寧的手背:“寧寧,別緊張,應該沒什么大事情,咱做了檢查也就放心了。”

季安寧表情訕然。

反而覺得做過檢查之后,心里更加擔憂了。

季安寧微微點頭,坐立不安的等待著檢查結果的出來。

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她的檢查結果出來了。

醫生喊了她名字,又將檔案遞給了季安寧。

還不等季安寧打開看,醫生已經擺擺手:“你沒事,身體各項指標一切正常,不用給自己施加太大壓力,回去吧。”

季安寧聞言,手中還捏著那一份檔案,她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是落了下來。

季安寧點點頭,出了會診室。

在外面等著心急的范敏見季安寧出來連忙上前,“寧寧怎么樣?”

范敏比季安寧還要擔心。

季安寧舒心的笑了一下:“沒事。”

她將自己的檔案遞給范敏看,有了這一份醫院檢查的檔案,日后如果金秀梅再提及此事,季安寧也不用心虛的背鍋,因為檢查結果很清楚,她是沒有問題的。

當然,季安寧也從來沒有想過顧長華有問題,就像醫生所說,是最近身邊的人給她太大的壓力,讓她緊張了,才難以受孕。

這份檔案,暫時沒有必要拿給顧長華看。

她做這個檢查,也不是因為懷疑什么,只不過是可以用來日后擋住金秀梅的,她將檔案收了起來:“媽,今天去醫院的事情你就別和長華說了。”

免得范敏說錯話,讓顧長華不自在。

現在檢查她沒有問題,季安寧可不想著范敏去拿顧長華說事。

她道:“醫生已經說了,不用太緊張,越緊張,越是心急就不行,媽您先不要提孩子的事情了,該來的總會來的。”

范敏知道季安寧的意思,她點點頭:“媽心里有分寸。”

季安寧和范敏回到軍區大院的時候才是下午,顧長華還沒有從部隊回來。

季安寧則是拿著那份檔案上樓,放入了自己空間內。

季安寧有陣子沒有見過魏修了。

魏修一直閉關,哪怕進了空間,見到的也是小狐貍婉兒和魏云。

相比狡猾的魏云,季安寧更愿意和魏修打交道。

她將檔案放在儲物柜上,又重新整理了一下一旁生意上的各種合同,將東西都整理好之后,季安寧這才戴上了黃金鐲。

她輕而易舉的越過屏障,在這重重山林中,聽見了一陣陣敲打的聲音。

季安寧尋著聲音走了過去,翻過一片小小的樹林,就發現身穿一襲白色長袍的俊美少年正在拿著一個錘子敲竹木。

而眼前,距離她不過百步的位置上,有一處馬上就要蓋好的竹屋。

蓋這竹木屋的不是別人,正是魏云。

魏云察覺到了季安寧的氣息。

他身姿飄然的坐在竹頂上,從高處往低處看,掃了季安寧一眼。

他明亮的視線在季安寧的身上打量了一圈,他一躍而下。

魏云站在季安寧對面,他鼻子嗅了嗅,突然黑沉沉的眸子里閃過一道紅光。

“你.....”魏云看著季安寧驚訝的出聲,卻是欲言又止。

“怎么?”季安寧蹙眉,話說到一半忽然不說,這不是讓人難受嗎。

魏云搖頭盯著季安寧仔細看,他眸子微動,臉上掛著幾分笑意:“沒什么,有點意外,好久沒見你進來了。”

“你父親呢?”

“還在閉關,你找我父親做什么?找我也可以。”魏云笑了笑:“放心,我不會提什么要求。”

哪怕提要求,也未必會答應。

季安寧搖頭:“我就是隨口問問。”

季安寧還真沒有什么事情,不過是進空間看看魏修是否已經出關。

既然魏修沒有出來,季安寧則準備點頭離開了。

突然他看著眼前的竹屋:“你蓋竹屋做什么?”

“住唄。”魏云說的坦然大方,落在季安寧身上的眸子閃閃發亮。

沒一會兒時間,婉兒露出了腦袋。

當婉兒看到季安寧后,也是驚訝的喊了一聲,最后還是魏云整理好一切,確定沒有事情便在竹屋小坐了一會。

“你....”

“婉兒,你先回房間。”魏云打斷了婉兒接下來說的話。

婉兒扯了一下嘴角,話峰一改:“你怎么來了?”

婉兒皺眉頭,仍舊是一臉不歡迎季安寧的樣子。

季安寧活動著骨頭,見他們一個兩個都沒有其他事情,季安寧離開了空間。

待季安寧離開之后,被阻了話音的婉兒斜睨了魏云一眼:“你剛才怎么不讓我開口?”

婉兒不明所以的問。

“你感覺出什么了?”魏云不動聲色的看向婉兒。

婉兒半響才出聲:“我...我也不確定...我感覺在她身上感受到了其他的生息,哥,難不成是那個人類有了身孕?”

所以婉兒才會在季安寧身上差距出其他的生息。

魏云搖頭:不是身孕,這點我確定。”

魏云確定不是孩子的問題,但其他,就是魏云自己也不太確定。

因為纏在季安寧體內的生息太過的細弱,細弱到幾乎讓人難以察覺。

這也是魏云才發現,他以前從來沒有察覺到季安寧有這樣的事情。

“不是身孕?”婉兒聽的稀里糊涂,不太明白魏云口中的意思了。

如果不是身孕,那是什么?

婉兒扯著嘴角:“你為什么不讓我告訴她?”

“你連什么都不確定,說出去別人能信嗎?”魏云斜睨了婉兒一眼:“這件事情你別操心了,你不是一向不喜歡參與人類的事情?怎么今天這么感興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