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軍嫂是神醫-第816章 這位是羅師長的夫人
更新時間:2018-06-06  作者: 咪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八零軍嫂是神醫 | 咪菟 | 咪菟 | 八零軍嫂是神醫 
正文如下:
第816章這位是羅師長的夫人第816章這位是羅師長的夫人

詹蘭琪上來將電視打開,將一盤錄影帶放進去,里邊便出現了清晰的畫面,這是一家小型孤兒院,里邊從上到下從里到外的大人全都死光了。

錄影帶中播放的畫面好似修羅場一般,到處都是血,到處都是尸體,死者死因五花八門,很顯然并不是一種死因。

這種場面即便是見慣了生死的玄醫看到也目錄驚駭之色,想不到在太平盛世,竟然還會出現如此慘無人道的屠殺!

“這個錄影帶是高度保密的,保密級別為AAA,請各位看過之后,不要口口相傳,禁止對外宣講。”詹蘭琪清麗的聲音響起在小會議廳當中。

“下邊是公安系統安排法醫對幾名死者進行的解剖。”詹蘭琪一幀一幀地往后跳,然后停頓在幾個穿著白大褂的人身上。

玄醫全部都是中醫傳承,對于解剖,大多數人了解過,但是很少有現場觀摩的,因此看到這副樣子,不禁皺起了眉頭,但是還是都認真地看完了。

詹蘭琪本身就是玄醫出身,自然知道單憑這個解剖的過程,在場的玄醫恐怕是看不出個所以然的,所以解剖過程她是稍稍快進的。

在一些重要的畫面上進行了停頓。

“這個死者的腸子全部腐爛在肚子里,法醫給出的結果,腐爛的過程相當快速,很可能是在死者活著的時候開始的!”詹蘭琪將畫面放大了少許。

畫面當中除了鮮紅的血液,肚子里還有一段段青黑色的東西,帶著粘稠的液體躺在肚子里,若是詹蘭琪不說,在場的人只看畫面,甚至都不敢斷定那是腸子。

“這個死者,胃里全部都是這種小蟲子,整個胃部都被擠滿了,當時一到下去,好似被撐開了口子,一下子就爆開了。”詹蘭琪將畫面恢復正常,畫面當中是法醫解剖的過程。

果然如同詹蘭琪所說,法醫一刀下去,整個胃就爆裂開來,從里邊流出來很多小飛蟲般大小的蟲子,看樣子已經死掉了,但是仔細看,還可能看到那一坨的小蟲子當中,偶爾有動彈的。

詹蘭琪播放這個畫面的時候,眼睛根本不往屏幕上看,她實在是受不了這個畫面,想想胃里全是蟲子,簡直太惡心了,讓人毛骨悚然!

“另外這個是比較離奇的,法醫對死者進行了解剖,但是發現身體器官內臟全都完好無損,但是發現的時候,人已經死透了,至今不明死因。”詹蘭琪說道。

她按下暫停鍵,看了一眼房玉山,見他點點頭,便繼續說道:“這三個人是比較典型的,也是法醫完全無法理解的,三名死者的尸體正在被提取過程中,手續辦完之后,就要勞駕各位隨同我們前去驗尸。”

剩下的死者死因也是千奇百怪,但是至少法醫能夠理出個頭緒,這三個人的實在無法用言語來解釋,只能交給特殊部門。

現在玄醫基本上就充當了法醫的角色,驗尸也是這個任務當中最為重要的環節之一,從這些尸體上尋找線索,是他們的任務,至于如何執行,應該是用不到玄醫的,當然,除非有特殊情況。

這段錄像權當是給這些玄醫們的預熱,也是希望看到這樣修羅場般的畫面,他們能夠真正重視起來,從而認真的幫助他們任務。

下方的玄醫已經各自討論起來,看得出他們也是相當震撼的,房玉山覺得這樣的效果很好,他們畢竟不是兵,沒有經過軍事化管理,還是先將他們的積極性調動起來比較好。

最前方的林云平和田智各自沉默著,最后邊的貝思甜也沉默著,前邊的兩個人軍部一直都關注著,他們也希望這兩個特邀的人能說出個所以然,解了當前的困惑,他們的任務才好更進一步。

現在他們甚至連對手是誰都不知道,這樣實在是太被動了。

不管是林云平還是田智都沒有發表意見,貝思甜更是不會發表什么意見,他們都等著親眼看一看尸體再說,只看畫面,雖然立體清晰,但是貿然判斷也不妥。

眾人的討論自然是沒什么結果的,在沒有親眼看到尸體之前,誰也不敢隨便下結論,若不然一旦判斷失誤,丟的可不是自己的人。

這么多玄醫在場,自然也在暗暗較勁,有競爭就有壓力,也才會有動力。

詹蘭琪看了一眼坐在最后的貝思甜,心思一轉,來到房玉山說了兩句,房玉山想了想,點點頭。

隨后,詹蘭琪回到中間的位置,揚聲說道:“各位前輩也看了錄影帶,也討論了半天,不如說說自己的看法或者意見,最后的手續還在辦理當中,我們不如想理出一個頭緒,這樣驗尸也好有個目的性。”

只是說看法和意見,并不下結論,這倒是可以。

眾人原本也很想說一說自己的看法,公開討論一番,有了詹蘭琪這番話,正好可以場所易語言。

詹蘭琪笑著看了下邊一眼,笑語晏晏地說道:“剛剛聽到陳家前輩的討論,不如請前輩說一說?”

陳家的綜合實力是不如魏家秦家的,這一次來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鍍金,能夠被古木流派的人稱為前輩,陳家的兩個人還是相當滿意的。

一個花白頭發五十來歲的人說道:“我們剛才和周家討論了一番,那個腸子腐爛的死者,很像是中毒,如果是中毒,其毒性之劇相當罕見,當然了,在親眼看到之前,這些也僅僅是猜測。”

這人叫陳陽,他給自己留了余地。

被提名的周家也跟著附和。

另外兩種他們沒有發表意見,因為胃里塞滿了小蟲子這種事,難不成是自己吃下去的?這種事著實匪夷所思,至于身體完好,莫名死亡的那個人,在驗尸之前更是不好發表言論。

詹蘭琪笑呵呵地聽完,然后將目光轉到最后一排,說道:“貝大夫,你有什么看法嗎?哦對了,忘了和將軍說,這位貝大夫,可是咱們羅師長的夫人!”

她的話一說完,房玉山和周必武,以及軍部的其他人都紛紛看過來,好奇地打量起貝思甜。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