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軍嫂是神醫-第828章 逃出去
更新時間:2018-06-12  作者: 咪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八零軍嫂是神醫 | 咪菟 | 咪菟 | 八零軍嫂是神醫 
正文如下:
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也可以直接

輸入小說名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第828章逃出去

所以羅儀瑞要逃出去!

在剛才喝到那補氣血的符水的時候,羅儀瑞就下定決心要逃出去,他不能就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這里!有了這樣的決定,他害怕的心思都淡了一些。

“你算這個干什么?”景長樂問道。

羅儀瑞蹲在地上,然后抬起頭來看看頭頂,并沒有看到爸爸說的攝像頭,嘴上回道:“隨便了解一下。”

景長樂看了另外三個孩子一眼,他們也都好奇地看著羅儀瑞,臉上還掛著淚痕,但都停止了哭泣。

三個孩子和羅儀瑞的年齡相當,這里邊景長樂應該是最大的。

通過和其他牢房的幾個年長的孩子聊天,羅儀瑞發覺來這里最長時間的已經有五天了,在這五天當中,已經有七八個孩子被帶走。

“一個回來的都沒有。”這是隔了中間一個牢房的牢房中傳出的聲音。

羅儀瑞幾次問話,只有兩個人回應了他,便和這兩個人聊了起來。

這孩子比景長樂還大一些,今年已經滿六歲了,四天前進來的,和他一個牢房的如今還剩下兩個,其余的三個都被帶走了。

這讓先來這里的孩子們整天處于恐懼當中。

“知道他們去哪了嗎?”羅儀瑞問道。

“不知道。”

“最早被帶走的人有多久了?”

“大概有七天了吧。”那孩子也不是很確定。

羅儀瑞大致了解了一下情況,心中有了十分不詳的預感。

他想起了媽媽給他講過的睡前故事,就是小豬不過冬的故事,是說一戶人家在春天的時候買了一頭小豬,每天都喂的飽飽的,經過了春天、夏天、秋天和半個冬天,小豬長得肥肥大大的,過年的時候,這家人就被把小豬宰了吃掉了!

羅儀瑞之前看到那補氣符水的時候就有所感覺,但是有了一番了解之后,他更是確定了自己和這些小朋友就是那些小豬!

但他們畢竟不是真的豬,那些人也不會過了過年宰了他們,那他們被帶走,是去做什么了?

盡管猜不到,但是羅儀瑞知道那些孩子的下場肯定不會很好,小豬用豬飼料喂養是為了養肥宰了吃,他們這些孩子可是在用符水喂養。

他可是知道,媽媽的一小瓶符水就會賣出好幾萬,盡管這些人遠遠不如媽媽,但是用符水喂養,也太昂貴了,除非……

除非他和其他孩子們的的用處遠遠大于那些喂養的符水!

想到這里,羅儀瑞就覺得冷汗涔涔的,他更加堅定了要逃出去的想法。

可是怎么逃出去,他卻是一點思緒都沒有,首先他就打不開這牢房的門。

當天晚上,羅儀瑞又一次喝到了那符水,第一次因為心中恐懼,羅儀瑞并沒有仔細體會,第二次喝到,才發覺這符水粗糙的很,就是雨竹姐姐的制出的藥水都比這個強。

第二天的時候,那些人又拎著水桶來了,其中一個人走向里邊的牢房,羅儀瑞看了一眼那人的水桶,鼻翼輕動,總覺得那水桶中的符水和昨天喝的有所不同,或者說和其他水桶中的符水有所不同。

他貼著鐵柵欄向那邊張望了一下,發覺那桶水是給里邊兩個牢房送的,那兩個牢房中的孩子,基本上都呆了五天以上。

羅儀瑞喝下對方送來的符水,一直注意著那邊的動靜,因為那符水聞起來不太一樣,讓他特別在意。

羅儀瑞從小就能分辨出白水和符水的區別,在沒喝進嘴里之前就能分辨出來,那時候他還只會爬,很喜歡喝符水,每次媽媽放兩個小杯子,他都能準確無誤地沖著符水去。

他的兩個妹妹的辨別能力沒有他早,但是在一歲以后也可以辨別出區別。

或許因為他辨別的早,母親總會在他面前制出各式各樣的符水,告訴他哪一種有什么功效,其中主要搭配的中草藥有什么。

羅儀瑞記不住那么多,只能記住自己喜歡喝的,那些在別人嘴里沒有任何味道的符水,他卻能喝出各種味道。

媽媽讓他記得這些東西雖然比加減法要難多了,但是卻更有意思。

所以那人的符水有所不同,他一下子就聞出來了,但是哪里不同他卻不知道,他只知道那肯定不是補氣血的,感覺不像補藥。

他和妹妹們是在媽媽各種符水下長大的,對于這個,他很是敏感,因此讓他感到有些不安。

喝完之后,那些人就拎著水桶離開了,羅儀瑞正向問問那人感受,就聽到動靜,那些人又回來了。

兩個人進到最里邊,從牢房當中帶出來兩個孩子,那兩個孩子驚恐地哭了起來,聽聲音,就有昨天和他聊天的那個孩子!

羅儀瑞忙向外看去,就看到一個瘦瘦高高的男孩被拎著后脖領子向外拽,他重心下移,雙腿一步都不肯邁。

“我不去……嗚嗚我不去,求求叔叔們放了我吧!”

另外一個孩子也跟著哭求,但是兩個男人根本不為所動,大概是見慣了這場面,見兩個孩子扒著地面不肯走,伸手就扛起來向外走去。

哭聲漸遠,很快消失不見,牢房當中異常安靜,一張張蒼白的小臉顯示著他們內心的恐懼。

兩個被帶走的孩子果然沒有再回來,直到第二天羅儀瑞睜開眼睛,那兩個孩子也沒有回來。

他蜷縮在床上,眼淚終于流了下來。

爸爸媽媽,你們在哪,救救我,我好想你們……

羅儀瑞小聲抽泣著,腦海當中驀然想起媽媽溫柔的聲音。

寶貝,你要記得,符水可以用來救人,也可以用來傷人,如何使用,有什么樣的功效,端看使用者的心態。

可以用來救人,也可以用來傷人……

羅儀瑞驀然睜開眼睛,要是他也能夠制出符水,傷人的符水,是不是就可以逃出去了?

貝思甜制符從來不避諱三個孩子,甚至是有意讓他們觀摩,羅儀瑞自己也曾經試過,當然是沒有一次成功的,連筆都拿不利落,更不要提畫符咒了。

但是現在,他每天都會在田格本上練習寫拼音和偏旁,說不定可以畫符了!

本網站提供的最新小說,電子書資源均系收集于網絡,本網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并不提供小資源存儲,也不參與上傳等服務。

Copyright20102016塵緣文學網聯系我們: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