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軍嫂是神醫-第879章 困境
更新時間:2018-07-06  作者: 咪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八零軍嫂是神醫 | 咪菟 | 咪菟 | 八零軍嫂是神醫 
正文如下:
第879章困境

第879章困境

時家‘入駐’小山村之后,這女子是第三波來到這里的人,來這里的人幾乎無一例外都是驢友一類。

大概是生活越來越好,有不少人開始追求戶外刺激,像這種孤身女子一個人進入深山的事情,現在已經不算少見了。

前邊兩撥人,一對夫妻被擠兌走了,第二波是五個驢友小團體,其中兩個離開了小村子,另外三個被留在了這里。

離開村子的當然都是被擠兌走的,這也是他們內部本身就產生了矛盾,自行分化,給了村子可趁之機,那三個留下的都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如今被送去了哪里不知道,但再也沒見過。

時家人知道這伙人不是善茬,那三個人的下場恐怕不會特別好,因為他們見過那伙人將孩子帶走,再回來的時候大病一場,夜夜做噩夢,沒多久竟然抑郁而死。

那孩子因為是非正常死亡,對于時家人的沖擊是非常大的,也是那時候他們開始意識到,這些人恐怕在有些事情上是沒有底線的。

如今時家三個元老和三個新生代都在對方手里,其余的人不屈服也不行。

時建斌現在只能模糊地看到一團影子,甚至兩個人站在一起都會‘膠著’在一起,他這眼睛是被這些人用壞水毀掉的!

盡管時建斌如此,但時家人依然沒有放棄想將消息傳遞出去,至于傳遞給誰,他們也是相當茫然的。

各大家族別看表面上都很交好,但真到了關鍵時刻,有沒有人會挺身而出誰也不知道,畢竟交好是一方面,競爭也是一方面,相比而言,競爭更大一些。

凡是牽扯到利益,這人心就不一樣了。

但不管怎么樣,時家還是覺得應該把消息傳遞出去,散落在外的時家人或許會有一些辦法,總比就這樣好似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強。

而且時家還抱著一些希望,這伙人盡管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看到圈養了這么多精氣神十分不錯的孩子就知道,對方的目的恐怕不太能讓大眾接受。

將消息傳遞出去,一個是為了救他們自己,另外一個,也是為了救這些孩子,這些孩子可以說是玄醫界的基石,都是相當不錯的苗子,被以這種方式圈養從而失去生命,就真的太可惜了。

而且這些孩子的存在一旦暴露,定然會引起公憤和社會譴責,那樣一來,說不定就會有相關人士管這件事,時家也能借此機會脫身。

時家的消息十分閉塞,所以很多事情他們都沒有好的計劃,也不知道如今外界對時家的失蹤有什么言論,甚至不知道有人想取而代之。

“哥,你說要是那姑娘被擠兌走,咱們能借著這姑娘傳遞消息嗎?”時建華攙扶著時建斌,低聲在他耳側說道。

之前兩撥人來到這里的時候,時家人還沒有完全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和將來的后果,也就沒有立刻采取任何行動。

這時候好不容易又等來人了,自然不想放過這個機會。

時建斌卻搖搖頭,“這女子可能離不開了。”

時建華聞言吃了一驚,目光落在那已經變成兩個小點的身影上,“你是說,這女子的精氣神還不錯?”

時建斌沒有說話,何止是不錯,是相當飽滿,如果這女子是玄醫,肯定是個十分厲害的玄醫,可惜了……

不知道為什么,時建斌就是覺得這女子的聲音很熟悉,這一定是他聽過很難輕易忘記,但又經過許久的聲音。

或許是因為這個,時建斌不想這女子出事,他和時家其他人都暗自猜測,那些被強行留下又帶走的人,八成是被和藥了。

時建斌的眼睛是怎么壞的,就是被壞水潑到,有些壞水是需要人血作為引子的,這人血還是要劇毒的人血,這也是為什么要圈養這么多孩子的原因。

如果他們猜的不錯,這些現象就都能被串聯在一起,一切也就都有了解釋,可是他們沒有證據,全憑私下猜測。

雖然這個猜想八九不離十,但時家到底是大家族,沒有證據的事情輕易不會下結論。

時建斌的眼睛是想偷著逃跑的時候被潑瞎的,那一次時家差點損失以為元老,所以時家人再也不敢輕舉妄動。

時建斌覺得,反正眼睛已經瞎了,他若是有機會,一定要提醒這女子一句,讓她早早找機會逃離這里。

時建斌是易感體質,這個村子里他所知道的就有三個易感體質,好像原本十分稀少的人群被聚集在了一起,就為了感知誰的精氣神不錯,然后留下這個人。

小村子雖然不大,不過土坯房子很多,時家人成年人除了已經成家的,幾乎每人可以一間土坯房子。

別以為是那些人大發善心,這樣分開來住,平日里有人監視,就不會輕易聚在一起商量什么。

時建光攙扶著時建斌回到房子,在兩個婦人的注視下,時建光憋著氣回去了,這是不讓他們單獨在一起呆很久的意思,但也沒有完全禁止他們交流交往。

土坯房子外邊還有一個籬笆圍成的小院子,院子里基本上什么也沒有,這看起來就是新圍成的。

不過讓時建斌比較意外的是,那個新來的女子,竟然就住在旁邊的土坯房子里!

“非常感謝,沒想到還能單獨住在一個小院子里,對了大嬸,有沒有什么吃的?”

那女子的聲音十分好聽,聲音好似叮咚的泉水,不甜不膩,讓人聽了好似夏天胸中的一點涼意,十分舒服!

那村婦難道笑了兩聲,“都是村里的伙食,畢竟不是真的農家院,姑娘別嫌棄就行。”

“不嫌棄的,麻煩您了。”那女子笑著說道。

時建斌聽著腳步聲逐漸遠去,微微轉頭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師甜。”那女子輕聲說道。

時建斌怔忪片刻,這個名字并沒有聽說過,“你為什么會來這里?”

“來旅游啊,爬野山才刺激呢,你又為什么在這里?”那女子反問道。

時建斌頓了頓,該不該透露些什么……(/book/126179.html)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閱讀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