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軍嫂是神醫-第888章 這個少年不一樣
更新時間:2018-07-09  作者: 咪菟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八零軍嫂是神醫 | 咪菟 | 咪菟 | 八零軍嫂是神醫 
正文如下:
第888章這個少年不一樣

第888章這個少年不一樣

作者:咪菟

關于時建斌的眼疾她早就有了結果,這種程度的壞水在她眼里不過是雕蟲小技,卡就卡在了控制時家人的符水上。

如今因為那些孩子的緣故,貝思甜倒是研究出來了,可是心里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因為她很清楚,如果找不到源頭,鷹眼為了不打草驚蛇,很可能會放棄那些孩子。

他們這樣做很殘忍,卻不能說他們是錯的,或許在他們看來,這幾個孩子的生命能夠換回更多孩子的生命,值得。

但貝思甜卻是無法茍同的,只是她沒有更好的辦法去解決,也就沒有那個資格去駁斥,即便她恢復到上輩子巔峰時的能力,也不過是一個人,在一個龐大的組織面前,她或許能夠決定關鍵勝負,但卻無法一個人對抗整個組織。

貝思甜深吸一口氣,現在想這些都沒用,她能夠做到的就是盡快解決這邊的事情,讓鷹眼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源頭,才能夠真正地救下那些孩子。

現在已經研究出壞水的成分,必須盡快找到解決的辦法才行。

在當下這種環境之下,不禁無法集中全部注意力,還很有可能會被對方發現,難度比之以往增加了很多倍,不過貝思甜仍舊打算以最快的速度為之。

想法是好的,但貝思甜再快也需要時間,想要找出一種壞水的解決辦法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不然壞水能夠成為玄醫心目中的惡夢嗎。

第二天,貝思甜隔著籬笆仔細看了一下時建斌的眼睛,發覺眼睛上好似糊了一層東西,很淡,卻依然能夠看出來,如果她貿然給時建斌喝下符水,治好了眼睛,那么她也就要暴露了。

“暫時只能這樣了。”

貝思甜轉移開視線,無意當中看到了對面的少年,那個在第二天就來給她提醒的少年,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這孩子和其他孩子不同,或許根本就不是沒吃飯菜的原因。

想到這一點,貝思甜便是一怔,以前吃過思維定式的虧,所以她現在想問題都會雙方面的,即便是不可能也會假設一下。

這一假設,貝思甜發現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世界上便有這么一種人會對壞水產生抗體,這種體制千萬分之一的產生率,十分難得的體質,如果這少年真的是這樣的體質,貝思甜怕是遇到寶了。

想要證實這一點也很簡單,只要知道這少年是否吃飯就可以了,貝思甜知道,不僅是她的飯菜當中被放了壞水,這些孩子們的飯中也被放了壞水。

只有時家人是另一套控制方法,大概是這種壞水的效果對時家這種常年喝符水的玄醫效用不大,所以才會換一種方式控制。

盡管這壞水可能對她也產生不了作用,但是貝思甜依然不愿意喝,有心理障礙。

如果她猜的不錯,那么時家人受到的壞水影響,說不定也要在這個少年身上找到解決辦法。

貝思甜站在門口,有不少的孩子圍著她,因為早先她給這些孩子兩次糖果,這些孩子就跟他親近起來。

那少年依然在門口冷冷地看著她,眼底帶著嘲諷和失望。

一個個的,都這么遜!

“要不要來我家吃飯?”貝思甜笑著對少年說道,“有好吃的,宮保雞丁哦”

少年的臉一黑,你以為有吃的我就會去嗎,不要太小看人!

五分鐘之后,少年坐在了貝思甜對面,默默地看著她。

不是他要來的,是這女人死活都要拉她過來,說的什么話,整個村子的孩子都喜歡她,所以也要他喜歡她?

這是多么自戀,多么恬不知恥的人!

“比你的飯菜好吃多了吧?”貝思甜笑呵呵地說道。

這少年如果吃的很勉強,貝思甜絕對會讓他停下來,當然了,如果這少年早就發現有問題,即便貝思甜強迫,他也不會去吃的。

很快,貝思甜就見他拿起了筷子,毫不猶豫地夾了菜往嘴里放,她的面色微微有了變化,居然真的是這種體制!

貝思甜想,必須把這少年拐回去,拐進青羽里邊!

少年吃得很快,也很香,他的確是很久沒吃過這么豐盛的飯菜了,吃完之后,他挑眉對貝思甜說道:“看樣子,你對他們更有價值。”

至少給他們的飯菜就沒有這么豐盛,至于是否營養也談不上,所以那些孩子看到貝思甜的糖果才圍著轉不停。

貝思甜笑瞇瞇地看著他,不做任何應答,心里盤算著如何取他一滴血。

雖然看上這少年了,但她和少年之間完全沒有信任基礎,她當然不會去做自取滅亡的事情。

“多謝款待,我要走了。”少年站起身來,習慣性的將空盤子疊在一起。

貝思甜見狀眼睛一亮,忙站起身來,伸手說道:“別忙了,我自己來就行。”

“嘶!”

少年倏然縮回手,就看到手指上一顆血珠已經鉆了出來。

“沒事吧,奇怪,怎么會被扎破呢,難道是扎刺了?”貝思甜伸手將少年的手拉過來,手指輕輕一捏,那滴血液就落在了貝思甜面前的杯子里。

“好在沒什么事,用嘴吸兩下就行了。”貝思甜取血之后,笑瞇瞇地松開了少年的手。

少年呆滯了片刻,看到手上的血珠都沒了,還吸什么吸,吸兩下是什么鬼!

他瞥了貝思甜一眼,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似的,可是又想不起到底哪里不對勁,不發一語地走了。

他一走,貝思甜不敢耽誤,連忙化了符水倒入杯中,再晚會就看不出來了。

少年是什么體質還需要特殊的鑒別方法,貝佳樂去尋找了那種草藥了,到時候說不定可以和她兒子一起鑒定。

時家人的解藥,怕是真的要著落在這少年身上了。

一滴血要做一番實驗恐怕比較勉強,但是貝思甜只要知道他的血是否對解決壞水有作用就行。

經過了半個晚上的實驗,貝思甜臉上終于露出了一抹笑容,“你們都要感謝這個少年了。”

少年名叫邢君,今年十六歲,剛剛成年。

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