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四百九十二章 嗯,就是這樣沒錯的
更新時間:2018-05-05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第四百九十二章嗯,就是這樣沒錯的

回到自己院子,齊慕遠一連洗了兩遍手,這才嘆著氣回了書房。

他完了,徹底完蛋了。

他本來想著,他抱著杜錦寧有感覺,看到杜錦寧的臉有一種想親他一下的沖動,但跟觀棋接觸卻會產生厭惡感,這可能是緣于杜錦寧白白凈凈,整個人都是澄凈而剔透,不含一絲雜質的。不像觀棋就是典型的“臭男人”。這跟他愛干凈這個習慣有關系。

今天看著那一對姐弟,長得白白凈凈還挺討喜,他便想試一試。沒準他接觸那個小胖團子,就跟接觸杜錦寧一樣的感覺呢?如果是這樣,那他對杜錦寧的那種感覺就是正常的了。

可沒想到,當他摸到白白胖胖的蘇皓的肩膀時,心里竟然十分抵觸,甚至比跟觀棋接觸的反應還大。那位蘇月的小姑娘就更不用說了,對方離他稍微近一些,他都本能地想離得遠一些,更不用說跟對方進行肢體接觸了。

想起關嘉澤以前偶爾拍個肩膀搭個背,他也沒有這么反感;祖父觸碰他時他也沒有抵觸的情緒,他忽然有一絲的明悟。

或許不是什么干凈不干凈的問題,而是親近程度與否的問題。越是親近的人,他就越不反感別人觸碰他。

也就是說,杜錦寧是他最愿意親近的人?

這么一想,齊慕遠就豁然開朗。

是了,就是這樣。

可不是么?自打四年前他跟著祖父回漓水縣開始,他跟杜錦寧就夕朝相處,形影不離。兩人在一起的時間,比他跟祖父在一起的時間還多。他跟杜錦寧最親近,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

這么說來,他并不是喜歡杜錦寧。哦,也不是,不是不喜歡,而是不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

以后他娶了妻子,跟妻子日夜相對,朝夕相處,他也會跟妻子越來越親近的,到時候就不反感跟妻子接觸了……吧?

對,就這樣沒錯。

雖然以齊慕遠縝密的思維來想,這個說法還有許多漏洞,他心底也有個小聲音在反駁他這種說法。但齊慕遠完全不愿意去深想。得出了這么個結論后,他就像解決了一道難度極大的算學題一般,整個人都透著一股釋然的輕松。

他并不是一個不正常的人,這很好。

于是等觀棋來喚他吃飯時,就見自家少爺嘴角噙著笑,表情很是輕松,跟前兩天山雨欲來、黑云壓頂的情況完全不同。

觀棋愣了一愣,還以為齊慕遠是為了蘇家小姐心情大好。想了想,在祖孫倆吃過了飯后,他找了個空兒悄悄跟齊伯昆說:“少爺心情很好。”

齊伯昆大喜,立刻召了齊慕遠過去,對他道:“蘇家有意跟咱們聯姻,我看那位蘇家姑娘還不錯,這門親事我給你訂下來如何?”

“不要不要。”齊慕遠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驚嚇一般,“不要!”

“為何?我看你對他們姐弟跟對別人不一樣啊。”齊伯昆沒想到孫子反應這么大,不由有些納悶。

“沒有不一樣。”齊慕遠回答得斬釘截鐵。

齊伯昆無可奈何。

他這個孫子,樣樣都好,就是性子有些冷。小時候是這樣,后來遇到被擄那件事后,就越發冷淡了。要是他們這些長輩硬逼著他娶一個女人回來,依他的性子,能做出跟人分居的事來。他不去妻子的院兒,也不許妻子來他的院子。這跟沒娶妻沒區別不說,還害了人家一個好好的姑娘。時間久了,未免容易出亂子。

所以他們根本就不敢亂點鴛鴦譜。

“你今年十六歲了,也該議親了。從訂親到娶親起碼得一年,到時候你就十七、八歲了。要是再拖,可就太晚了。你祖父我這把年紀了,也沒多少年好活,你總不能讓我抱不著孫子吧?要是你兄弟多,我就不說你了。可你看看,你弟弟還那么小,我不指望你,我指望誰去?作為長子長孫,你有你的責任,這事可不能任性。”他苦口婆心地勸道。

齊慕遠沉默了一會兒:“我答應過你的,鄉試過后。”

齊伯昆這才滿意地點點頭:“你記得就好。”

回到自己的院子,齊慕遠有些煩躁。他起身想去杜家看看杜錦寧,可還沒走到院門口,又停住了腳步。

這段時間,他還是離杜錦寧遠一點吧。

杜錦寧那頭,大概是大姨媽第一次造訪,就那天在馬車上來的時候有點多,嚇了她一跳,之后就沒多少了,第二天還有一點點,第三天已經完全沒有了,她的身體也不覺得有什么異樣。

陳氏養了四個女兒,對這事經驗再豐富不過了,道:“頭半年都是這樣的,不規律。有時候多有時候少,來了這次,后面兩個月不來都是有可能的。”

杜錦寧就有些發愁。

規律還好,每個月這幾天她就特別注意一些,提前請個假回家住。不規律就不好辦了,沒準什么時候就來了那天的那一出,不把她自己嚇死都要把齊慕遠給嚇出個好歹來。

不過這話她不好跟陳氏說。

陳氏是個十分容易滿足的人。現在家里不愁吃不愁穿,生活富足,使奴喚婢的,她便無所求了,唯一讓她憂心的就是杜錦寧的生死。在得知杜錦寧手上有幾千兩銀子的存款后,就老想著讓她激流勇退,死遁后找個人嫁了,安安心心地過日子。

所以在書院里不管遇到大困難還是小困難,她都不跟陳氏說,免得陳氏又找到理由來勸她。

可她不提,陳氏卻想到了,不光想到這個,還聯想到了那日齊慕遠送她回來的情形。

陳氏朝杜錦寧這邊挪了挪,湊到她耳邊悄聲道:“你說,小遠那孩子是不是對你特別好?要是他知道你是個女的,會不會愿意娶你?只要他愿意娶你,你這事就不打緊了吧?齊老太爺肯定能幫著遮掩過去的。”

“娘。”杜錦寧嚇了一跳,瞪著她道,“您千萬別有這樣的念頭。”

“我怎么就不能有這樣的念頭?”陳氏卻是不愿意,也回瞪她道,“你倆打小一起長大,不說小遠對你好,便是齊老太爺對你也是夸贊有加的。我都聽姚管家說了,齊老太爺說,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愿意幫你。”

2016萬文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