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一十章 建立學派吧
更新時間:2018-05-17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第五百一十章建立學派吧

第五百一十章建立學派吧

祁元道吐了血,他的弟子和祁思煜都手忙腳亂,順氣的順氣,安撫的安撫。趙昶吩咐管家:“叫人給祁先生看看。”

他是皇子,到這地方來,總得防幾手,除了或明或暗地帶了好些護衛之外,郎中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以防止在此受傷卻離醫館遙遠,救治不及喪了命。

那邊廂,祁元道的弟子有心想責怪杜錦寧幾句,或是用話語引起大家對杜錦寧的指責和不滿,可思來想去,也不知說些什么好。

要是杜錦寧那位長輩不出聲喝斥她,她又沒有態度誠懇的道歉,他們還可以說一說;可他們既做了這一步,他們再指責杜錦寧,怕是要讓在場的眾人對他們更加不滿了。他們只得咽下這口氣,關心起祁元道的身體來。

趙昶派去的郎中給祁元道拿了拿脈,開口道:“急火攻心,沒有大礙,最近不要再動氣就好。”

這更坐實了祁元道心胸狹窄的名聲了。

開一個講學辯論會,那就是要互相辯駁的。祁元道自己的名聲,也是在問詰別的學者時慢慢建立起來的。怎么到了他這里,就不許別人質問呢?問他幾句就吐血,這人完全不是一個大儒對于學問應有的態度,只在乎自己的名聲而已。

這么一折騰,祁元道不光在學術上輸了個徹底,便是在作人上也一敗涂地。

與他相反的,這時候已有許多人到杜錦寧面前,夸贊她年少有為,再順帶自我介紹一下,等講學結束后也能有借口去拜訪杜錦寧。如果能與這位一看就前程可期的少年相交于微末之中,以后他中了舉人、進士,他們至少能有個顯擺的機會,沒準還能沾一沾光。

祁思煜心系祖父安危,無暇顧及杜錦寧。直到趙昶所帶的郎中說祖父無礙,他才松了一口氣,轉過頭正想用目光將杜錦寧給殺死,就看到她身邊圍了七八個人,大家都滿臉笑容,態度極為熱絡。雖說這些人身份都不高,但這叫祁思煜也差點吐了口血。

那些人,以往都是圍著自家祖父打轉,對自家祖父滿口奉承之輩,現在竟然全都跑到杜錦寧身邊去了。

“師侄。”八字胡男子拍了拍祁思煜的肩膀,“師父說要回去了。”

祁思煜忙伏身去看祖父。..

就見祖父滿臉灰敗地道:“煜哥兒,咱們回去吧。”

祁思煜也知道局面無法挽回,在這里多停留一刻就多丟一刻臉,當下命令道:“把轎子抬過來,把老太爺抬下山去。”

祁元道已六十多歲,平時又養尊處優的,來的時候就是乘轎的。這會子祁思煜吩咐下去,不一會兒祁府的下人就抬了轎子來,把祁元道抬了下去。

雖說在辯論中敗北,但面子還是要的,八字胡男子與兩三個師兄便留在原地,向那些德高望重的學者致歉。那位主持此次講學的老者又幫祁元道講了一大堆挽回的話,給他找了找補,這場講學就虎頭蛇尾的草草結束了。

“幾位兄臺,大家都下山了,我們也下山吧。”齊慕遠見還有人跟杜錦寧說話,知道她心里不耐煩也不好表現出來,趕緊出言幫她解圍。

“是啊是啊,有什么話下山再說。”袁修竹也道。

大家這才一起下山。

下了山,大家本來是要分開走了,但趙昶卻仍緊跟著他們,似乎要跟他們一起走。

齊伯昆不得不出聲問道:“趙公子不回去歇息么?”

趙昶搖搖頭,猶豫了一下,似乎有話要說,但最后閉上了嘴,什么也沒說。

齊伯昆略一思忖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趙昶是祁元道邀請來的,他現在住在祁府里。可祁元道經此一役,想來已沒精力顧及趙昶了,趙昶對祁元道失去了敬仰之心,不大愿意再住在祁府,更想住到杜錦寧家里或是他們齊府

但此時棄祁元道而就杜錦寧,容易被人說閑話。

再者,有皇子住在自己家,雖是一份殊榮,卻也是一件極麻煩的事。要是出了什么安全問題,那就是滿門抄宰的大罪。

齊伯昆到了這樣的高位,倒也用不著去巴結討好像五皇子這樣手無實權的皇子了。他自己不樂意,也不想為杜錦寧招惹一個大麻煩。

所以即便想到了趙昶的心思,他也沒有出言邀請,只裝作沒這回事,笑道:“一會兒回去,想來會有無數人要去杜家拜訪錦寧。趙公子你想跟錦寧探討學問,怕是沒有機會。不如明日再來。”

趙昶也明白齊伯昆話里的意思。

剛才在山上,到杜錦寧面前套近乎的都是名聲不顯的舉人,那些進士或是德高望重的學者,不好當著眾人的面做出討好杜錦寧這么個小秀才的舉動。但下了山,背地里他們一定會想辦法跟杜錦寧交好的,或是自己親自上門來以示親近,或是派家中子弟來跟杜錦寧交好。這時候如果他們看到他趙昶在杜錦寧家里呆著,這跟他搬離祁府而去杜家或齊府的行徑一樣,都會讓人說閑話。

另外,杜錦寧忙于應酬,也沒有時間跟他探討儒學。

他不得不點了點頭,對杜錦寧道:“明日我再上門向杜公子討教討教。”

“是我向趙公子討教才是,趙公子在儒學上的見解有許多是我不及的,昨日我收獲極大。”杜錦寧笑道。

這倒也是實話。畢竟教導趙昶的都是當世大儒,是比祁元道還要厲害的存在。趙昶又是個潛心學問的,對于儒學有自己的深刻理解。昨晚探討的時候,杜錦寧也受益良多。

于是趙昶便與他們分別,帶著明護暗護們去了祁家。

而杜錦寧回到家剛吃了一頓飯,就有客人絡繹不絕地上門了,一如齊伯昆預料的那樣,可是有學者親自造訪,或是派其子弟前來拜訪交好。一直到天黑,杜錦寧才松了一口氣。

接下來兩日,杜錦寧都沒能去書院,除了應付時不時上門的客人,余下的時間就是跟趙昶探討學問。齊慕遠全程作陪。到最后陸九淵三人也加入了進來,大家越說越興奮,越說收獲越大。

末了趙昶道:“杜錦寧,我看你這理論十分完善,你不同自己建立一個學派,把你的理論推廣出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