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三十章 秦老六
更新時間:2018-06-06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第五百三十章秦老六

類別:玄幻小說

作者:

書名:__

朱小六答應一聲,拔開腿就飛快地跑了。

等杜錦寧走到大廳里坐下來,姚書棋就氣喘吁吁地到了:“少、少爺。”

杜錦寧吩咐青木:“去門口守著,別讓人靠近。”

待青木出去,她便道:“咱們兩年前在祁家埋下的一顆棋子,可以動一動了。你這樣……”她讓姚書棋近前來,低聲吩咐了一番。

本來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現在又是鄉試比較要緊的時候,如果齊慕遠不把楊云濤搬出來,她還不打算動這顆棋子的。她一向秉持的觀念就是:作什么因,得什么果。她不會主動去害人,只看對方選擇走怎樣的路。

她這個觀念,對周東平如此,對江南江北兄妹如此。對祁思煜,也是如此。

可現在,她打算主動出擊一次。齊慕遠一直對她很好,一路走來,她得他庇護良多。她想回報他一次。一來,為他爭取解元的機會,二來,也為他的從龍之功出一份力。

反正祁思煜當初放毒蛇害她性命,就已是種“因”,她現在不過是收這個“果”而已,并不算違背自己的原則。

姚書棋早已看祁家不順眼已很久了,前日祁家人在考場散布流言,雖說他當時還擊回去了,終是覺得不爽,總希望能把祁家打趴下再不能翻身為止。此時一聽杜錦寧要對付祁家,他頓時跟吃了興奮劑似的,兩眼冒著精光。

“少爺,您放心,我一定做好此事。”他說道。

杜錦寧轉身進了里間,出來時手里拿了一張小紙片,遞給姚書棋,姚書棋接過后便退了出去。

出了門他也不叫人套車,而是直接走到巷口,雇了一輛騾車,去了城西,進了一家茶館。

這個茶館跟杜錦寧開的博悅茶館連鎖店不一樣,就是個普普通通的茶館,里面的茶水和小食走的都是平民路線。因價錢便宜,茶水和小零的味道都不錯,生意倒是挺好,趕騾車的車夫、街邊的混混、三教九流的人,沒事都喜歡來這里喝點茶吃些點心小食。

姚書棋沒有從大門進去,而是轉進了一條巷子,從茶館的后面進了門,直接上了二樓。

“姚爺,您來了?”一個伙計迎了上來。

“秦六爺在么?”

“在的、在的。”伙計也不去稟報,直接領了姚書棋走到最里邊的一間房,敲了敲門,等里面有人說“進來”,他這才做了個請的姿勢,“姚爺您請進。”

姚書棋推門進去,就看到秦老六翹起個腿坐在那里看話本,還時不時往嘴里扔顆油炸花生。

抬眼看到姚書棋,秦老六忙把腿放了下來,起身笑道:“姚大哥,你怎么來了?”

姚書棋走過去,將他手里的話本拿走,扔到一邊,又將裝花生的碟子挪開,嚴肅著一張臉道:“有事要你做。”

秦老六立刻斂起了臉上的笑容,先擺了擺手,走出門去,看了外面一眼,這才關上門,回來對姚書棋作了個揖,問道:“什么事?”

兩年前杜錦寧到府城后,立穩腳跟不久,就讓姚書棋偷偷在城東買下了這間茶館,落到了秦老六名下,再將秦老六從縣里叫了上來,明面上經營這家茶館,實際上結交三教九流,并把一些合用的人收歸麾下,為秦老六辦事。如果街上有機靈的小乞丐和流浪兒,也挑選一些進行秘密培養。

秦老六原就是漓水縣的混混,因為脾氣爽朗,為人義氣,朋友眾多。當初魯小北和姚書棋把他推薦給杜錦寧,也正是基如此。他到府城來做這些事,真正是如魚得水,比他在漓水縣管茶園要暢快多了,為杜錦寧網羅不少人才。

祁家的下人,就是秦老六通過人聯系并收買的。

“你去聯系王老二。”姚書棋從懷里掏出一張一百兩的銀票,“讓他把這錢給張老頭,讓他想辦法讓祁大少爺去少爺家放一把火,擾得少爺明日不能入考場。”說完又掏出一張五十兩的,“這張給王老二。”這些錢自然是分批給王老二和張老頭的,這個就不必他特意吩咐了,秦老六自然知道該怎么做。

秦老六嚇了一跳,睜大眼睛望著姚書棋,一副見鬼的表情。

姚書棋見狀,哪里還不知道他想什么?同樣一瞪眼:“你這是什么表情?我會害少爺嗎?這都是少爺吩咐讓做的。”說著,他又把杜錦寧要借著這個機會把祁家拿下的打算說了一遍。

秦老六聽了,表情微緩,但手卻牢牢地縮在袖子里,怎么都不肯去接姚書棋手里那兩張銀票。

姚書棋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盯著秦老六,不悅地道:“怎的?你不信我?咱們倆相識的年頭不短了吧?比跟少爺還要長。現在連這點信任都沒有,你以后別指望我在少爺面前替你說好話。”

秦老六卻搖搖頭:“當初說好的,不見少爺的信物,誰的吩咐我都不能聽。姚管家,不是我不信你,咱們做事得講規矩。”

姚書棋沒有作聲,盯著秦老六看了半晌,見他走到椅子旁坐了下來,一副沒有信物不理會的姿態,姚書棋的臉上這才綻開了笑容,拍拍秦老六道:“好樣的,你這樣我就放心了。”

秦老六作為杜錦寧的一顆暗棋,能不跟杜錦寧接觸,就盡量不接觸,免得暴露出來。有什么事都靠姚書棋從中聯系。

而為了不讓別人收買姚書棋,鉆這個空子,杜錦寧跟姚書棋、秦老六三人約好,秦老六不見信物不辦事。這個約定,當初姚書棋也是十分贊同的。

因為自打秦老六來了府城,并沒有什么事要他做,這還是第一次動用他這顆棋,姚書棋剛才故意不把信物拿出來,也是存了試探秦老六的心。

姚書棋在懷里掏了掏,掏出那張杜錦寧給他的紙條遞給秦老六。

秦老六拿了,并沒有馬上看,而是對姚書棋道:“行了,你說的事我知道了,我會馬上叫人去做的。”

姚書棋點了點頭:“那我回去了。有什么事你叫人去莊越那里,讓他跟我說一聲。”

“好。”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