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三十一章 密寫
更新時間:2018-06-06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第五百三十一章密寫

第五百三十一章密寫

姚書棋便沒再逗留,從房間里出來,徑自下了樓,出門上了騾車。

從窗戶望見姚書棋的騾車離開了巷子,秦老六這才回轉身來,先將門栓了,將桌上的油燈點燃,然后把姚書棋給他的紙張放到火上,慢慢烤著,不一會兒,紙上慢慢顯現出一排字來。不一會兒,字跡就消失不見了。

這些字十分特別,不是大家慣用的繁體漢字。如果有穿越人士見了,一定能認出,它們是中國簡化了的文字。

雖說不是第一次看到火上出現的字,秦老六還是被這一幕給狠狠震撼了一把,心底里也涌上一股懼怕的寒意。

在他看來,這種用火烤一烤就能在紙上看到字跡,而且還是一種特殊文字的方法,絕對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在秦老六的認知里,能用這種方法的,絕對是需要培養大勢力、有許多天大的秘密、做大事的相當于皇子、王爺們之類的人物。他們為了爭奪天下,才會使用這種高端又隱秘的手段。

再想想杜錦寧也在培養自己的勢力,而且小小年紀,說話做事滴水不漏,連齊伯昆這種做大官的老狐貍都佩服不已,在科舉路上更是一路綠燈,這絕逼不是一般人啊。

莫不是杜少爺是皇帝流落在民間的兒子,齊伯昆他們圍繞在他周圍,是暗中為他保駕護航,為他做皇帝蓄積力量?

每每想到這種可能,秦老六就膽顫心驚,總覺得自己知道了個天大的秘密。膽顫心驚之余,他又激動得渾身戰栗。

要是他跟隨的杜少爺真是皇帝的兒子,那他以后豈不是要跟著飛黃騰達了?他一個小混混,能做一個皇子、王爺、甚至未來皇帝的心腹,簡直就是被天上的餡餅砸中了啊。

要是杜錦寧知道秦老六這么會腦補,肯定敲著他腦袋道:你想太多了。

這種在紙上寫隱身字,然后在特定條件顯現的事情,放在后世,小學課本里都有說的好么?無非就是化學反應罷了。

密寫藥水她隨隨便便就能羅列出好幾種。

比如,用毛筆蘸取醋、檸檬汁、番茄汁、洋蔥汁等在白紙上寫字,晾干后都可以不留痕跡。想讀此密寫字,只需要把紙放在火上烤一烤,棕色字跡便會很快出現。她給秦老六寫的,就是這種東西。雖說洋蔥、番茄、檸檬她在這古代還沒看到,但醋還是挺常見的。

另外,用米湯寫密信,用碘酒來顯示;用酚酞溶液寫字,用氫氧化鈉溶液涂抹來顯示,都是可以的。

實在是啥都找不到,還可以把一張紙浸濕,將另一張干燥的紙覆在上面用硬木棍寫字,濕紙晾干就看不到字了。再將那張紙放入水中,字跡又出現了。

這些方法,現代度娘那里不要太多哦。

她用這種方法制成信物給秦老六,除了防止有人利用姚書棋命令秦老六做事以外,其實就是滿足她的惡趣味,增加神秘感,順便震懾一下秦老六而已。

事實證明,對化學知識為零的古人來說,這種震懾效果還是杠杠的。

杜錦寧是走一步看三步的人,她不知道以后會遇到什么事,也不知道以后入了朝堂,會跟什么人產生利益沖突。她不想太過依靠齊家、關家或梁家,她得有自己的力量。所以她暗中讓秦老六培養一些人手,以備不時之需。

這些事情,再謹慎也不為過,所以當初秦老六來府城時,她花了整整兩個月的時間教他學習簡化字。待他學會了,這才放他到茶館里做事。

秦老六不見信物不做事;見了信物,紙上顯現出來的內容跟姚書棋所講的內容不符也不做事;顯現出來的內容即便相符,字跡也相似,但不是簡化字,也同樣不做事。

另外,為防秦老六起歪心思,她在秦老六身邊自然也是埋了暗子的,秦老六并不知道;而明面上,秦老六的大兒子此時正在陳氏身邊做小廝,這是秦老六表示愿意為杜錦寧做事時答應的條件。

看到紙條上顯現出來的內容與姚書棋所說的一致,秦老六將紙團成一團,走到凈房扔進了馬桶里,這才下了樓吩咐人把王老二找來,辦理此事。

半個時辰之后,祁府的張老頭收到了外面傳進來的信,便去找流云聊天。

當初秦老六選中張老頭作為祁府的暗子,是因為張老頭的兒子贖身出了府,他一個人孤身在祁家,此人還是個見錢眼開的人。偏他跟流云的爹交好。流云在祁思煜身邊受了氣被打罵得狠了,張老頭就給他們父子出些主意,教流云如何討祁思煜的歡心。因此,張老頭倒是很得流云父子的看重。

祁思煜正為被杜錦寧這個仇人壓在頭上,只得了第二名滿心怨恨呢。在自己院子里摔了一地的瓷器之后,被祁元道叫去訓斥了一通。

他不服氣地道:“要是齊慕遠得第一名,我還沒這么氣。可杜錦寧,他憑什么爬到我頭上?他算是哪根蔥?潘大人不是正主考官嗎?他既認出了我的卷子,為什么不讓我得第一名?”

祁元道也覺得潘義庭沒使力,否則,再怎么的也輪不到無門無派的杜錦寧拿頭名。

不過他也不好火上燒油,只得好言好語地安撫孫子:“不管是什么原因,事實已是如此了,不可改變。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把第二、第三場考好。你現在在前三之內,只要后面考好了,解元還是有希望的。萬莫因為這個失了心志。”

“有希望有希望,您老人家就會這樣說。當初您還說,解元只在我跟齊慕遠之中產生呢。為什么這個杜錦寧又冒出來占了頭名?照這樣的勢頭,他莫不是又跟府試、院試一樣,高中榜首吧?”

祁元道撫著胡子,眉頭皺得緊緊的:“難說。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沒準在潘大人和汪大人兩人互不相讓的情況下,讓杜錦寧撿了個大便宜。從這次排名來看,杜錦寧就是這樣拿到頭名的。后面兩場,難免又會出現這種情形。”

說著他嘆了一口氣,看向孫子:“不管怎么的,你盡量考好就是了。有些時候,人算不如天算,咱們只能做到最好。”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