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三十二章 中計
更新時間:2018-06-06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第五百三十二章中計

類別:玄幻小說

作者:

書名:__

祁思煜能想出放毒蛇咬杜錦寧的主意,歪歪心思只多不少。見祖父總是一副正人君子模樣,遇到難題不想著如何解決,只想著靠自己努力,祁思煜就很不贊成。

他道:“祖父,咱們能不能不讓杜錦寧考后面兩場?”

祁元道心里一動,但多年所受的儒家教育還是占了上風,不好的念頭一把,又被他壓了下去。

他勸道:“煜哥兒,你聽祖父一聲勸,千萬別動歪歪心思。你即便得不了解元,但鄉試還是能高中前三的,舉人是穩穩的。可如果你對杜錦寧動手腳讓人發現了,捅到主考官那里去,那你整個人就完了。不光這次鄉試你過不了,以后還能不能參加科考,那還是兩說。那杜錦寧以前好運,但不代表一直好運。潘大人和汪大人絕對不會讓他得解元的,沒準下一場你就是頭名。”

祁思煜緊抿著嘴,沒有作聲。

祖父的話雖然有道理,但他就是不甘心。

而且,他深知祖父的話只是安慰他。要知道齊慕遠這兩年經常出入衙門,幫助衙門判案,衙門里不少官吏對他的判案手段是贊賞有加的。

往年鄉試的第二場都是著重考刑法判案,這是齊慕遠的強項。而反觀祁思煜自己,吟詩作詞寫文章他還可以,但對于刑法判案,他是真的不在行。

所以說什么下一場祁思煜就是頭名,這種話也只是哄哄小孩兒罷了,祁思煜半點不信。要說第三場拿個頭名,他還有點信心,畢竟第三場主考詩詞歌賦。

但三場考試,一場比一場不重要。他前兩場都沒得頭名,杜錦寧和齊慕遠的德行又無虧,潘義庭想把他推上去得解元都找不到借口。

他能出頭的唯一辦法,就是把杜錦寧拉下來,讓他再無得解元的可能。如此一來,第一場考試里祁思煜的名次比齊慕遠高,即便齊慕遠第二場拿了頭名,那祁思煜和齊慕遠兩人也都在伯仲之間。第三場他再在詩詞上使把勁兒,這解元就是他的了。

祁元道見孫子這個表情,就知道他仍然沒有打消歹念,不由又苦口婆心地勸祁思煜。

末了他發狠道:“你要是敢出手去害杜錦寧,等你鄉試完,你就給我滾回京城去,我再不認你這個孫子。”

祁思煜這才慌了。

他打小就跟在祖父身邊,與祖父感情深厚,跟父母的感情卻是十分淡薄,弟兄姐妹之間就更不用說了。而且父親在京中就是個小官,無權無勢的。他要想要錦繡前程,過好日子,只能抱緊祖父這條大腿。

“祖父放心,我不會做那種蠢事的。”他只得表態。

祁元道這才滿意,溫聲道:“行了,早些回去歇息吧,明日一早就得入考場。”

“是。”祁思煜行了一禮,退了出去,回了自己的書房。

祁元道下過死命令,臨考之前,祁思煜都要單獨住在前院的書房里的,免得被無知的婦孺所打擾,不能好好休息。

流云得了張老頭的指點,見祁思煜臉色不好,問明了原因,便出主意道:“少爺,其實這事完全不用咱們自己出手。您請人去杜家放一把火,即便查出來了,那也不關您的事,完全不影響少爺您的聲譽。”

祁思煜眼睛一亮:“對呀。”又夸流云,“還是你小子聰明。”

想了想,他掏出一張五十兩的銀票:“你喬裝一下,去找個人辦這個事。事成之后,我賞你二十兩銀子。”

流云看著那張銀票,咽了咽口水。

那些流浪漢、乞丐兒,給上十兩銀子就搶著去干這個事了,剩下的四十兩就是他的。更何況祁思煜還許了二十兩銀子的賞銀呢?這老大一筆錢,都夠他贖身出去買處宅子,或做個小生意了。

但想起張老頭所說的話,他艱難地從銀票上移開了視線,低聲道:“少爺信任我,讓我辦這個事,我自義不容辭。只是我是少爺的貼身小廝,許多人都認識我。我要是出去聯系別人,讓人發現了,我自己怎么樣都無所謂,可少爺就難免要被人懷疑。”

紙包不住火,等杜家起了火,杜錦寧被耽擱了前程,祁元道不用查都能猜到這事是祁思煜干的。到時候被祁思煜差遣去辦這件事的人必然要被打死。銀子固然是好東西,但沒有了命,銀子再多有什么用?

反之,一旦這事辦成了,少爺出了一口惡氣,如愿拿到了解元,到時候一定會重重打賞他這個出主意的人的。

是冒著大風險貪圖眼前的利益,還是穩妥地獲取長期利益,他自然知道如何選擇。

“還是你考慮得周全。”祁思煜稱贊道。

他想了想,把銀票收回,從懷里掏出二兩銀子:“吶,賞你的。”

流云沒去接銀子,反而身子一矮跪了下去:“少爺,小人之所以出這個主意,只是看不得少爺為此事郁郁寡歡,更看不得那杜錦寧踩在少爺頭上。只要少爺心情舒暢,小人就心滿意足了。小人只求在老太爺追究此事時,少爺別將小人說出去,否則老太爺一定會把小人給打死的。”說著,他做出一副害怕的樣子。

“你放心,我不會出賣你的。”祁思煜把流云拉了起來,還是將銀子塞給了他,“拿著吧。”

流云也知道祁思煜雖然有種種毛病,但為人還算講義氣,不會明知道祁元道會把他打死,還把他出賣出去的。這也是他敢出主意的原因。

他跪下感激地磕了個頭,便出去了。至于祁思煜找誰來辦這件事,那就不關他的事了。今天他不當值,自然是有多遠就滾多遠,不在祁思煜身邊惹麻煩。

小半個時辰后,杜錦寧收到秦老六那邊傳來的消息,把姚書棋叫來好好吩咐了一番,便在齊府她慣常住的小院里洗洗睡了。有楊云濤參與,又有姚書棋和劉高、馬彪等人在,便是半夜沖天大火也不關她的事。

杜錦寧的睡眠質量向來是極好的,躺下去不一會兒就能睡著。她這一睡下,到再聽到有人敲門在夢中驚醒,一看滴漏就已是卯時,到去貢院的時辰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