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七十三章 主意
更新時間:2018-07-08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第五百七十三章主意

第五百七十三章主意

關嘉澤雖痛恨黃姨娘,也憎恨父親的絕情,但他還真從未想過自己是不是要納妾。

畢竟這年代的男子,只要有錢能養得起妾氏和庶子庶女,又不是倒插門或是要依靠岳家生活的,都沒有幾個是不納妾的。不光是男子,甚至女子,嫁了人后都會為丈夫納個妾,或收兩個通房,以在孕期或不方便伺候丈夫的時候,有人去服侍丈夫。

關嘉澤的妻子是個世家女,成了親后也依然照著母輩的吩咐,為丈夫準備了通房丫鬟的。只不過關嘉澤成了親后,就忙著參加鄉試,關太太孔氏擔心兒子初嘗女色,被溫柔鄉迷住了心志,暫時制止了兒媳婦這賢惠的舉動。

關嘉澤的心思不在女色,更多的放在科舉、前程、兄弟情,以及與關嘉興的斗法上。所以對于妻子的這些想法與舉動,他并沒有放在心上。如果能有兩個漂亮溫柔的小妾伺候,他自然也是樂意的,并不推拒。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

可現在,杜錦寧的話猶如當頭棒喝、醍醐灌頂,讓他一下子清醒過來。

“對對對,你說的對。”他虛抹了一把汗,“我根本就沒想到這些,差點做了我爹那樣的人。”

一陣冷汗過來,他細細回味了一下杜錦寧的話,再回想起自己與妻子相處時的情景,他鄭重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我不會納妾的。我妻子還不錯,我不會負她,更不會納妾生庶子庶女,把我跟她的孩子置于危險境地。”

“你明白就好。”杜錦寧道,“但愿你娘別責怪我對你說這些話。畢竟作母親的,總希望自己的孩子多子多福。”

“我娘深受其害,她又怎么會責怪你?”

杜錦寧苦笑一下,搖了搖頭。

有些女人,自己深受其害,可換了個身份后又用那些觀念去危害別人。

就比如多年的媳婦熬成婆后,就忘了自己當年受的苦,跟曾經的婆婆一樣,苛刻地虐待兒媳婦;又比如,自己深恨丈夫納妾,可到了兒子那里,就唯恐兒子跟兒媳婦的感情太好,只恨不得他多納幾個妾。

人性真是世間最復雜、最搞不懂的一種東西。

她這番話傳到孔氏耳里,還不知會惹出什么麻煩。她到是不怕孔氏,就怕孔氏會去關樂和妻子那里鬧,給老師和師娘添麻煩。

關嘉澤看到杜錦寧的苦笑,想想自己母親對杜錦寧的那點偏見,當即又鄭重地道:“你放心,我不會跟別人說起這個的,我娘我妹妹都不說。我只說是我自己不想納妾。”

杜錦寧揚了揚眉,沒有說話。

現在這情況,她說什么都不好。

關嘉澤也沒想讓她說什么,自顧自地繼續道:“對了,杜錦寧,你這么聰明,你可有什么法子,讓我把我那庶兄徹底從我的生活里剝離出去?這人實在是太討厭了。”

杜錦寧腦子里浮現出關嘉興那張臉。

說實話,世家子的臉,經過代代優化,還真沒有丑的。黃姨娘得關正祥十幾年如珠似玉的捧在心手里,想來長相也是十分出眾的。可關嘉興那張臉,卻讓杜錦寧看了第一次就不想看第二次。倒不是他長得丑,大概在關嘉興眼里杜錦寧是個鄉下小子,并不懼怕,所以昨日出現在杜錦寧眼前的,是一張毫不掩飾滿滿都是惡意的臉。

不說關嘉澤,便是她,也不想再看到這張臉在自己面前晃蕩。

只是,插手關家的事,真的好嗎?不說關嘉澤跟關嘉興兄弟感情如何,以后會不會冰釋前嫌,手足情深;只說關嘉澤跟他爹關正祥的感情,也是不容外人插手的吧?她這個外人竟然出手讓關嘉澤與關嘉興兄弟鬩墻,關正祥不伸出手來把她捏死才怪呢。

她一個鄉下小子,小小舉人,到底有多自不量力才去插手人家禮部尚書的妻妾之爭、兄弟矛盾?

這個閑事,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說,都是管不得的。

不過,關嘉澤既來求助,她一點也不管,怕是要寒了關嘉澤的心。

杜錦寧抬起眼來,默默地看了關嘉澤一眼,開始進入忽悠模式:“主意呢,我不好給你出的。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想要擊倒某個人,你就得知道這個人的弱點。只要抓住這個弱點,再使使勁,高個兒也能拽趴下。”

看到關嘉澤失望的小眼神,她又語重心長地道:“我看你那位庶兄就不是什么特別聰明的,不過是仗著他母親罷了。以后你當了官,多的是比他更狡猾更有能力的對手,難不成你到時候還來找我?現在有我看著,你怕什么?只管放心大膽地去做就是了。你只要記住一點,要把你庶兄打趴下徹底起不來,就得把他的倚仗弄沒了。他的倚仗是什么?不用我提醒你吧?”

關嘉澤搖搖頭,怔怔地開始出起神來。

關嘉興的倚仗是黃姨娘,黃姨娘的倚仗是他老子關正祥。只要讓關正祥厭棄他們母子,他們自然就翻不起身來。

只是,如何才能讓父親厭棄他們呢?母親弄了兩個十分有姿色的小妾來,都沒能讓黃姨娘失寵,那還有什么手段可以讓她失寵的?

想到這里,關嘉澤的眼睛忽然一亮,張嘴對杜錦寧就要說話。

“停停停……”杜錦寧連忙豎起手掌,做了個停止的手勢,“你有什么主意不用告訴我。‘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機事不密則害臣。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以后你記住,有什么事只管叫人去做就是了,別把主意說出來。誰知道隔墻是不是有耳呢?”

關嘉澤下意識地就往外看去,正看到姚書棋上了臺階,朝門口走過來。

“有道理有道理。”關嘉澤連忙點頭,還伸手捂住了嘴,“不說不說。”

杜錦寧無語地看著他。

隔了兩年見到關嘉澤,這一段時間他表現的都還是挺成熟穩重的,跟以前可謂是判若兩人。可現在才知道,這家伙的逗逼屬性不是改了,而是藏得比較深而已。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