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七十八章 感動
更新時間:2018-07-11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第五百七十八章感動

第五百七十八章感動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姚書棋從懷里掏出信,遞給關樂和。..

古人愛面子重承諾,像這種給家人或是親近人的信,一般是不封口的。尤其是姚書棋還是杜錦寧的親信,收信的又指定是關樂和,按理說這信是不封口的。

可這封信卻被漿糊封了個嚴嚴實實。

這做法,整個都透著對送信的姚書棋的不信任。

可如果不信任姚書棋,干嘛叫他來送信?杜家又不是只有他一個下人。而且,杜錦寧現在也沒什么重要的事要做吧?這事真那么重要,他為什么不親自來說,要寫在信上?

這件事怎么看都透著蹊蹺。

關樂和看看手里的信封,再看了一眼姚書棋,心里納悶著,拿了一把剪子把封口給小心地剪開,再把信紙給抽了出來。

姚書棋是習慣聽杜錦寧命令的。他覺得自家少爺無論做什么事,都有他的道理。比如少爺讓他送給秦老六的信就是密封的,這并不是對他這個人不信任,而是按規矩行事。

所以他倒沒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不過,他仍好奇自家少爺在信里給關樂和寫什么。

關樂和將信紙展開,看清楚上面的內容后,迫不及待地再看下一張,緊接著再下一張,他在每一張信紙上停留的時間都不長。待四五頁后,最后一張頁紙似乎上終于寫了一些字,讓他花時間看了一下。

也不知那張紙上寫了什么,關樂和看完后,嘴唇顫抖著,眼睛慢慢地濕潤了起來。

“錦寧……”這兩個字說出來,他似乎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沙啞,沙啞里還帶著些哽咽。

他連忙側過頭去,眨了眨眼,將眼里的濕潤和鼻子的酸意逼退回去。可做完這些,他已經再沒有說話的沖動了。

他呆呆地望著手里的紙,不知想著什么。保持著這個姿勢足有一盞茶功夫,他這才長嘆了一口氣,道:“你回去,代我好好謝謝你家少爺,就說他的心意,我領了。我不說謝,會把這份情記在心里。”

“是,關大人。”姚書棋應了一聲,對關樂和手里的信越發好奇。

不過他謹守著自己的本份,沒有問關樂和那是什么。

見關樂和低下頭去看信紙,神情忡怔,他連忙道:“不知關大人還有什么吩咐?如果沒有,小人這就告辭了。”

關樂和似乎這才想起還沒把姚書棋打發走。他趕緊擺擺手:“沒事了,你回去吧。”

“是,小人告退。”姚書棋行了一禮,退了出去。

他雖然對送的這封信好奇萬分,可回到魯家,卻也沒向杜錦寧詢問。看到許成源正跟杜錦寧聊事情,他也沒有上前稟報,只立在一旁邊伺候著。

直到許成源回自己院里去,他才向杜錦寧如實稟道:“關大人看了信后似乎很激動,說您的心意他領了,他不說謝,會把這份情記在心里。”

杜錦寧看他一眼,滿意地點了點頭:“你剛才做得很對。雖說許少爺是我姐夫,但有些事我既讓你避著他們去辦理,自是不宜讓他們知道。你的做法就很好。”

說著,她又道:“明日開始,我要跟大姑爺去看學堂了。找宅子的事就交給你,你多找幾個中人問一問,有合適的告訴我。”

“是。”姚書棋應道。

“少爺。”他抬起頭來,看向杜錦寧,“齊少爺不是說讓您去太學嗎?你怎么要自己找學堂?”

“太學……”杜錦寧喃喃地念了兩個字,嘆了一口氣,“太學不是那么容易進的。如果私學里有好學堂,也不一定要進太學。”

姚書棋有些不解。

之前齊慕遠說得清清楚楚,齊伯昆可以介紹杜錦寧進太學。

齊伯昆現在可是新皇面前的紅人,他輔助新皇登上皇位,從龍之功甚重,官復原職、做回了吏部尚書不說,還做了皇子太傅并兼文華殿大學士。文華殿大學士向來是太子太傅,新皇雖還未立太子,但從封齊伯昆為文華殿大學士就可以看出,這立太子是遲早的事;而且新帝愿意將下一代帝王交給他的培養,可見齊伯昆圣眷正隆。

太學雖是國家最高學府,但以齊伯昆現在的身份地位,想要塞個人進太學去,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

怎么少爺這會子又說太學不容易進了呢?

姚書棋想不明白。但杜錦寧沒跟他解釋,他也知道不能問。

“少爺要是沒別的吩咐,我就先下去了。”他道。

“等等。”杜錦寧叫住姚書棋,卻沒有馬上說話。

她朝外面看了看,見天色還早,便道:“算了,我還是現在去一趟齊府吧。齊爺爺待我不薄,我到了京城總得給他老人家請安。你叫人備車,再將我給齊爺爺帶的禮物拿出來,跟我一起去齊府。”

“是。”姚書棋麻溜地行禮退下,去準備出行。

齊家的府坻跟關家的宅子并不在一個區。雖齊家也是世家大族,經歷了幾代官宦,但當初也不知是官職不高還是別的原因,只在城南靠近城東的位置上買了一處宅子。后來即便齊伯昆做到了吏部尚書的位置,也沒有將宅子搬遷到關家宅子所在的那個區域。

魯小北這處宅子離齊家還近一些,乘車過去只需要一盞茶的功夫。這在京城這么個大城市來說,已是距離比較近了。

無論是齊家還是關家,魯小北原先在京城時也上門去拜訪過,都替齊慕遠和關嘉澤送過信。魯家車夫對此也算是熟門熟路。

不一會兒,馬車在齊府門前停下。門房剛進去通稟一會兒,齊慕遠就快步過來了,高興地問杜錦寧:“你怎的這時候過來?我還以為你要到明兒一早了?”

“我是特意來給齊爺爺請安的,自然得趁他老人家下衙的時候來。”杜錦寧笑著。

齊慕遠一面請她往里走,一面搖頭道:“那恐怕要叫你失望了,我祖父這陣子腳不沾地,就沒個空閑在家的時候。看,這眼看著天都要黑了,他還沒回家呢。”

杜錦寧猜也能猜得到這情況。

新皇登基,可用的人不多。齊伯昆作為新皇的心腹重臣,不光要給皇子上課,還要將在奪嫡過程中被罷黜掉的那些官員的空缺一一填補起來——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齊伯昆不在家,再正常不過了。

《》全文字更新,牢記我們新網址:

重要聲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admin#suimeng.la(替換#)

湘ICP備11006904號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