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農家日常-第五百八十章 不去了吧
更新時間:2018-07-11  作者: 坐酌泠泠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古代農家日常 | 坐酌泠泠水 | 坐酌泠泠水 | 古代農家日常 
正文如下:
第五百八十章不去了吧

第五百八十章不去了吧

齊慕遠似乎沒聽見,正一臉關切地看著杜錦寧,好像在擔心她不能好好應對蘇家兄妹一般。

蘇岫有些氣惱,咬了咬嘴唇,這才好好看了杜錦寧一眼。

她剛才一門心思都在齊慕遠身上,就算齊文聰剛才作介紹時她行了一禮,但根本就沒有關注杜錦寧。

這一看,她便發現這杜錦寧長得還挺好看的,似乎比她還好看幾分。不過皮膚白皙、五官精致,怎么看都娘兒們兮兮的。還是慕遠哥哥長得好,俊朗異常卻又不乏男子漢氣概。尤其當他淺淺一笑的時候,更如黛山遠水,說不出的飄逸清雅,

于是她的視線又回到了齊慕遠臉上。

齊慕遠可不是關嘉澤那種大大咧咧沒心沒肺的性子,他細膩敏感,甚至比一般人的感官更敏銳幾分。

蘇岫的呼喚及目光,他都聽到并感覺到了。要是以往,他也不會這么沒禮貌,畢竟這是表妹,他再不待見也得給舅舅幾分面子。

可杜錦寧才讓齊慕霖不要叫她“錦寧哥哥”,蘇岫就馬上喚他“慕遠哥哥”,這讓他忽然就對“某某哥哥”這個稱呼無法直視起來。他總覺得他要是應了蘇岫這嬌滴滴的“慕遠哥哥”,杜錦寧恐怕以后就不理他了。他雖不知道這是為什么,可他就篤定會這樣。這是一種直覺。

同時,他對蘇岫的目光也無端的生出一種反感來。

“大表哥,這是杜錦寧,我最要好的朋友。他這次來京城,是打算參加明年的恩科的。”他上前給蘇峻介紹杜錦寧。

齊慕遠的樣子裝得好,饒是注意到蘇岫被冷落的齊文聰,也只以為齊慕遠沒聽見蘇岫的聲音。

他怕蘇岫尷尬,也擔心兒子太過失禮,遂推了一下拿著畫軸正打算看畫的齊慕霖:“你去招呼一下你表姐。”

蘇慕霖也是被寵大了,聞言就有些不樂意,看了蘇岫一眼,低聲嘟噥道:“她眼里只有我哥呢,我跟她說話她也不理。”說著,又去撫摸他的畫。

齊文聰聞言,看了蘇岫一眼,果然看到她正盯著齊慕遠看。他不由失笑。

也好,家里正給他們兩個議親,兩個孩子感情好也是好事,也免得互相看不對眼,婚后不和諧。

杜錦寧為人多通透啊,跟蘇峻寒喧了兩句,她就發現蘇峻對她的態度跟蘇峰一樣。只不過蘇峻年紀大些,情緒隱藏得好,沒怎么外露。此時他肯跟她說話、敷衍她,完全是看在齊文聰和齊慕遠的面上。

想來這應該是大多數世家子對他們這種小地方來的農家子的態度吧。

她也沒覺得有多氣惱,只是覺得沒什么意思。

說了兩句話,她便提出告辭:“今天過來,主要是給齊爺爺、齊伯伯請安。齊爺爺既然不在家,你家又有客人,那我先告辭了。”

齊慕遠以前跟杜錦寧朝夕相處,現在到了京城,卻有兩天沒見面了,正想多留杜錦寧呆一會兒呢,就聽杜錦寧出言告辭。

他知道杜錦寧不耐煩應酬對人沒誠意的蘇峻等人,他同樣也如此。只不過這些是他的親戚,沒辦法趕人。

不待齊文聰說話,他就直接道:“也好,等哪日得空了再請你過來吃飯。”說著就往外邁了一步,等著杜錦寧跟上。

齊文聰不由詫異地看了兒子一眼。

他這個兒子,雖說性情冷淡了些,不喜歡跟人交往。但該應酬的時候,他還是能很好的應酬的,至少不失禮。

可這會子卻有些失禮,似乎恨不得讓杜錦寧快些走似的,虛留一下都不肯。

他不由看了杜錦寧一眼,生怕兒子得罪了這個他的同窗好友。

杜錦寧卻一臉歡愉地朝他們團團拱了拱手:“告辭。”便邁開腳跟著齊慕遠離開了。

下了臺階,出了院門,齊慕遠道:“是不是很無聊?唉,回來見這些親戚,我都要無聊死了。偏因為我祖父官復原職,這些親戚紛紛上門以示親近。聽說我回來,還非要見我不可。”

杜錦寧見他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不由笑了起來:“忍忍吧,見過一輪就可以拒絕見客了。你要參加明年的恩科么,哪里來的這么多閑暇時間見客?不用讀書的么?”

“對了,我祖父后日沐休,他早上會抽出一點時間帶我們去太學。”齊慕遠道,“入了太學,咱們選擇住在那里吧。這樣就跟以前在南麓書院一樣了,免得還要管這些瑣碎事。”

杜錦寧腳下一停:“后日?齊爺爺幫我跟太學那邊說好了?”

齊慕遠點點頭:“那是自然啊。他寫信給我們告訴我們開恩科的時候,就想著你要一起來京城念書的,當時就跟太學說好了。”

杜錦寧沉默著,沒有說話。

她自打知道齊慕遠的心思后,其實是想有意疏遠他的。無奈他們之前交情太好,勝似手足,無緣無故的,她不能直接不理人。再者,齊慕遠不單單是他一個人,他身后還有齊伯昆這么個位高權重者。她即便沒想沾齊伯昆的光,抱他的大腿,也不能得罪這樣的人,平白為自己豎個大敵。

再加上齊慕遠的分寸把握得十分好。跟她的交往就同往常一樣,并沒有一絲的冒犯與僭越。她實在拉不下臉來不理齊慕遠。

到了京城后,她便想借著這個機會遠著齊慕遠。

齊慕遠在府城除了祖父再沒別的親人,后來連齊伯昆都上京了,只有他一個人孤孤單單的。而現在,他有父母有兄弟有家人,還有蘇峻這些表兄弟,到時候進了太學再認識一些同等地位的世家子,他的生活便會豐富多彩起來。在桂省時因為缺少親人的關懷而生出的對她的依賴,也應該漸漸消散甚至消失不見了吧?

這才是他們兩人應該走的路。

“齊慕遠。”她開口道。

齊慕遠停住腳步,睜著那雙清澈如遠山的眼眸,靜靜地注視著杜錦寧。

“我……”杜錦寧斟酌著措辭,“我還是不進太學了吧。”

齊慕遠緊抿著嘴看著她,沒有作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