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第378章 睡得好嗎?
更新時間:2018-05-09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第378章睡得好嗎?

第378章睡得好嗎?

葉太妃笑著點頭。

戚繚繚索性再拍拍馬屁:“從今往后這里就是我的家,母親這么疼我,怕我一個人在正院里不慣,特地讓我就近陪伴,我感激還來不及呢。

“我心想難怪阿棠走到哪里都這么受歡迎,有您這樣把兒媳婦當女兒體貼的母親栽培教育,誰不歡迎他呀!”

一席話說的葉太妃笑聲不斷,身份轉變帶來的那絲不適也很快沒了:“瞧你這張嘴!——還是先不說了,明兒還得歸寧,也不好縱著你睡懶覺的,快去歇著。”

戚繚繚稱了謝,伴著她回到榻上坐著,才又回到耳房來。

絹紗來過這么一趟,她心里立時變得舒暢坦然,看來,嫂子們并沒有把她當潑出去的水的。

倒是又想著燕棠這么晚沒回來,八成是要準備發兵了。

這么著的話,指不定三兩天就得出發走人,她這個營前令還背負著皇帝密旨,那么也得立刻整裝。

如此想著又更是睡不著,翻來覆去許多遍,等到被人推醒時窗外已經大亮。

燕棠果然卻還沒回來。

起床更衣梳妝完畢,來到正房。

葉太妃去后園子里剛回來,正捧著一捧沾露的荷花在插瓶,看到她時便說道:“看你昨夜里睡得晚,阿棠也還沒回來,就沒讓人叫你。餓了嗎?”

戚繚繚行過禮,說道:“難為母親等我用早膳。阿棠他一夜沒回?”

“他去屯營了。皇上欽命他為元帥,剛才魏真回來過,說是西北那邊暫時無恙,五軍營因早有防備,將領們守住關口了。

“但是皇上下旨需要即刻發兵,因此他們只有兩日時間整隊。”

說完她洗了手,又道:“先進屋用膳。等他們回來再商議歸寧的事。”

余話不多說,婆媳倆這里邊用飯邊嘮了些家常,燕湳也過來拜見大嫂了。

感覺也是有些怪怪的,之前還是一塊兒叫囂著打人稱霸的發小,現在就正正經經成了小叔子。

戚繚繚聽燕湳喊了聲“大嫂”,忍不住笑了,燕湳也跟著笑起來,摸了摸后腦勺,說道:“我覺得還是叫繚繚親切些。”

不過換了身份頭次見面規矩還是要有的,葉太妃咳嗽完,燕湳又正經拜見過,然后戚繚繚也笑瞇瞇地給了份見面禮。

是很實誠的的五百兩銀票,每個月領二十兩銀子過活的燕湳差點都激動得沒抱著銀票哭出來!

葉太妃交代道:“日后可別沒大沒小了,需得敬著大嫂。”

“我一直都很敬著的!”燕湳連忙表忠心。

葉太妃笑道:“知道了。你趕緊去準備,回頭跟你大哥出征去。”

戚繚繚愣住:“湳哥兒也去?”

“他大哥說的,他必須去。”葉太妃笑望著燕湳,“也不小了,都滿十四了,該長進了。他大哥這么大點兒的時候,都能獨擋一面了。”

戚繚繚不好怎么接話了。

如果燕棠不是燕奕寧和葉太妃的兒子,那么他遲早要認祖歸宗,就算不認,他也沒道理霸占著本屬于燕家的爵位。

皇帝讓燕棠掛帥,未必沒有抱讓他去掙功業的意思,只可惜前世里……

總之這樣一來,燕湳也肯定要自立起來,葉太妃讓他上戰場歷練,將來承繼爵位,是很符合情理的。

其實燕棠一直沒有疏忽過對燕湳的栽培,葉太妃也并沒有放松過對他的管教。

前世里燕棠沒有這份意識,但去年自她提醒過之后,也開始著力培養起他的能力來。

而據她所知,葉太妃對燕湳在學業上的重視并不亞于她三對兄嫂對幾個侄兒的管教。

只不過燕湳出身太好,根本意識不到努力的重要,因此才在不學無術的紈绔之路上一去不返,前世里落得在燕棠身亡之后束手無策的境地,說起來除去燕棠的疏忽,也有他自身的原因。

然而,如果她不知道燕棠的身世,那么她一定會支持——事實上她也的確是早就把燕湳列為同行前往陣地的人選之一。

可現在她知道了燕湳是燕奕寧和葉太妃的獨子,葉太妃又含辛茹苦地把燕棠撫養到這么大,她怎么可能還會想讓燕湳去陣地冒險?

“要不湳哥兒就不去了吧。您看咱們仨兒要是都走了,家里可就只剩您一個人了,多孤單啊,我和阿棠也不會放心的。”她說道。

燕湳聽說不讓他去就有點急。

葉太妃笑道:“這有什么要緊?雖說這府里只有我,可這坊間這么多人,想嘮嗑找人陪,我可以找你嫂子們,這猴兒就是留在京師,你以為他就有多少時間呆在我跟前不成?我一天到晚能早晚見著他一面就不錯了!”

“對對對!母親說的對!”燕湳拍著巴掌說,“你看我這么‘不孝’,還不如去沙場盡個忠呢!”

燕湳很清楚這位“大嫂”對他大哥的影響力,生怕一句話把他前途給弄沒了。

戚繚繚知道葉太妃是想讓燕湳去歷練,但是戰場可不是別的地方,那可是要命的,萬一出個危險什么的,燕家可不就斷后了?

但他們母子都在堅持,她又怎好多說?

出了太妃院子,見燕棠還沒回來,便就讓燕湳去看看程敏之他們都在做什么。

按規矩當然這幾天是還不能見面的,再怎么著也得著回了門認了親之后才行。

即便眼下非常情況,大家將門出身,都明白軍情如火情的道理,不會拘俗禮,總也要等燕棠回來后再說。

說了會兒話回到澹明堂,黎容等人先上來見主母。

她先受了,然后讓紅纓發賞。

跟黎容龐輝相互客套了幾句,外頭就說王爺回來了。

大伙起身迎出去,便見燕棠及程淮之邢炙一道回了來,邊走還邊認真說著什么。

廡廊下陡然見著一身紅衣挽起了髻的戚繚繚大清早地出現在他的院子里,凝著眉繃著臉的燕棠還停住愣了愣,轉瞬才猛然想起自己昨夜里已經成了親,面前這個是他還沒圓房的媳婦兒!

當下扭頭看了眼程邢二人,手足無措地面向戚繚繚:“這,這,你睡的好嗎?”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