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第379章 想我什么?
更新時間:2018-05-09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第379章想我什么?

第379章想我什么?

戚繚繚后槽牙有些發癢。

她新婚夜里就獨守了空房一整夜,你說睡得好不好?

但是她笑了笑,“大度”地沒說什么,只是略過他,笑瞇瞇地看向抱著胳膊樂不可支的邢炙和程淮之:“淮大哥炙大哥好。”

“嗯,‘嫂子’好(‘弟妹’好)。”二人忍笑咳嗽,然后分別打著招呼。

黎容正好迎出來,才開了句頭,緊接著外頭又進來幾位將領,依禮拜見過新晉王妃。

燕棠頭皮發麻。

這一整夜他沒停腳,完全忘了這茬兒,因而不知死活地還約了將領們順路到府里議事,看她笑得那么云淡風輕,他覺得自己回頭只怕要兜著走。

“愣著干什么?去廳里說話呀。”

戚繚繚從旁招呼。

他回了神,掃了眼眾將,也只能先硬著頭皮把正事辦完再說了。

戚繚繚讓翠翹去奉茶,又著人去打聽戚家情況,得知大伙都差不多是一起回來的,又是同去過幾個屯營巡視過的,也估到他們是在為出征做準備了。

戚家沒有來人自然是因為還未曾認親,想了想,便讓紅纓去廚下端來早膳送去廳內,讓他們邊吃邊說。

葉太妃也聽說燕棠回來了,正著龐輝加快速度準備歸寧事宜。

燕棠必定很忙,這樣就得抓緊時間讓他陪著戚繚繚回去,然后戚家也才好過來認親。

——如此就顯出嫁的近以及嫁給同行的好處來了,路上花不了半刻鐘,然后吃頓飯坐一坐,接著還有大把時間可以讓他們商議軍務。

前面程淮之他們都知道他們新婚燕爾,都很有眼力勁兒地坐了坐,把重要的事情捋完然后就走了。

燕棠回房正要跟戚繚繚說話,葉太妃又帶著人及禮單到來:“我已經著人過去說好了,眼下也快近午,你們趕緊準備,過戚家去。”

說完她也不多留,囑咐了黎容兩句就走了。

人都走了,屋里就清靜了。

燕棠在戚繚繚身旁坐下來,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地下,雙唇抿了半日,說道:“我去洗個澡。”

戚繚繚覷了眼他,沒吭聲,依舊歪在榻上玩她的紈扇。

燕棠心虛,捉住她的手:“我不是故意忘記的,你原諒我?”

戚繚繚一下下搖著扇子,不理會。

燕棠搔了搔腦袋,說道:“要不,你來幫我洗吧。”

戚繚繚橫眼瞅他。

“隨便你怎么洗……反正咱們是夫妻了。”他繼續紅著臉勸說。

戚繚繚目光轉移到屏風上,想象了一下那畫面,反倒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會兒不是個好時機,他們這馬上得回戚家歸寧,剛才葉太妃還在催,黎容他們肯定過不多會兒就要進來,她這要是進去給他洗了澡,一時半會兒哪里出得來?

遂道:“你去吧,眼下沒心情。”

燕棠以為她在生氣,便將她的腰一攬:“昨夜里皇上欽點我為西征大元帥了。”

這倒的確是個好消息。戚繚繚也為他高興。她道:“帥印呢?”

“在我懷里,你摸摸?”他兩頰滾燙,箍在她腰上的鐵臂紋絲不動。

這真是不知死活了。戚繚繚看了眼他,接而就毫不客氣地伸手探入他懷里。

此時已然入夏,衣衫都很單薄,他官服底下也就一層中衣而已。

手探進去,隔著中衣已只覺掌下肌肉堅實如鐵,再往前探,指尖就觸到了那方方形金印。

將要拿出來,他卻一伸手將她的手給按住了,耳畔傳來他被著力控制的氣息。

戚繚繚抬頭看了一眼他,他俯身下來,要來親熱。

她揚唇將指尖在他腰間搔動兩下,而后放棄了那帥印,掉轉方向,從中衣的襟口逐漸游走進去。

入手是一掌的微顫。

“繚繚,我想你。”

腰上那手臂忽然箍得更緊了,呼出的氣息一陣強過一陣。

“想我什么?”

“……所有的。”他臉紅得煮熟的蝦子。

戚繚繚笑起來,然后起身把他袍子松了,取出那金印在手里細看。

燕棠因她的退開生起些許委屈,眼里的波涌長久地徘徊著。

然而他也知道眼下正有大堆事情,昨夜里他已經對不住她,今日這歸寧宴何其重要,他可不能沖動得把這也給搞砸了。

遂順勢說起正事:“昨夜里已經議定后日一早發兵,雖然說各屯營都已經早做了準備,但很多事情必須籌謀。

“于是出了宮又去了五軍衙門,后來又去了屯營。一直到今兒早上。

“呆會兒歸寧宴完了,我還得立刻和大哥子煜他們去往衙門會合。”

戚繚繚看著這帥印,沒說什么。

一軍之主帥豈有那么好當,整場戰爭除去兵部作戰方案有權參與,余下的就是他掌權了。

前世里蕭蔚也是大權在握,以至于后面出了偏差,同去的文武官員都無法扭轉他的決策。

她一心盼著他掛帥,如今真掛成了,心里惦記的可只比從前多,而絕不會比從前少。

至于圓房,如今都已經成親了,不是隨時可以將他吃干抹凈的么。

“王爺,侯府那邊來人催了。”

果然這時候魏真就瑟索地在門外傳起話來。

兩人同時站直,戚繚繚推他一把:“你快去洗,我去更衣。”

等燕棠走到門簾下,她又“哎”了一聲,說道:“早上的事,你給我記著,回頭再找你算賬!”

燕棠笑了下,走回來半蹲在她身前:“我有一輩子,你盡管來。”

戚繚繚捏了捏他耳朵。

半個時辰后鎮北王夫婦手拉手地出了門,膩死了坊間一眾大小光棍們。

戚子湛他們早就迎出在半路了,隨后還有程敏之邢爍,以及邢小薇蘇慎慈,因著昨夜事出突然,兩家也各請了雙方媒人與葉太妃進行交涉,把歸寧與合親的日期緊縮了。

按坊間的慣例,成親第四日還得戚家還得再街坊一起來赴個小宴,索性也合并到歸寧宴一起了。

靖寧侯站在門廊下迎接著妹子妹夫,雖說是一整夜沒有合眼,可精神依然好得能打虎,心里美得跟他成親似的。

一府人全皆迎出來,戚子煜雖是跟燕棠呆了一晚上,卻是還沒有認過親的,這會兒避無可避,只能硬著頭皮恭恭敬敬地躬身稱了聲“姑父”。

程淮之和邢炙笑得腰都彎了,輪流被他給踹了一腳。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