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第390章 不是善茬
更新時間:2018-05-15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第390章不是善茬

第390章不是善茬

青銅穗:、、、、、、、、、

半刻后一眾人輕裝簡行準備北進。

戚繚繚也在列時,眾老將們便又都心照不宣地招手讓她過來跟在燕棠身旁。

燕棠看到她帶來黃雋,眉眼間略顯不豫,不過由于他是個大度之人,并沒有就此說什么。

基本上所有將領此行都出來了,包括蕭珩。

戚繚繚跟他點了點頭,就當是打過招呼了。

清水營往北幾十里還是大殷的國土,也有些居民,但多數是駐扎在此地的軍戶。

由于集市的繁茂,中原的瓷器,綢緞,鹽和茶葉,以及關外的馬市羊市等都設在這里。

所以這一片人口也算是相對密集,沿途往北走出幾十里,兩邊皆有村莊與莊稼。

燕棠他們注意力自然全集中在戰略上不提,戚繚繚心里卻茫茫然。

她并不知道皇帝給她的那個圖騰該從何查起,當然查不出來頂多也就是升不了職,她又不打算靠職級吃飯,不升也沒有什么打緊。

但輕易放棄不是她的性格,而且如果說這圖騰真的關系到燕棠,她無論如何也得盡盡力。

路過途中小鎮,她看到鎮子上頗多目光不善的男人,由于他們此行皆化了裝,那些人的目光便肆無忌憚地在他們身上盤旋。

但大約因為燕棠他們看上去便不是好相與的,因此沒有人敢有什么動作,只不過在看到戚繚繚和邢小薇時,那些目光隨即就變得不同起來。

“往西南再走百余里就是烏剌地界。”

一會兒出了片村廓,隊伍停下來,陪同來的唐貽揚鞭指了指前方,“前方進入山道,地形十分復雜,烏剌常有人在此巡邏。山過去百余里,就到了他們草原。如果我們要往這個方向攻的話,就必須先拿下這個山谷。”

“以前試過打這里嗎?”燕棠問。

“試過。”唐貽凝眉搖頭,“但是太難攻了,此地險要,是埋伏的最佳地點,且這個季節山上樹木也繁茂起來,很容易躲藏。

“我們前后試過三次,每次都是攻到此處便被迫退回來,因為對方能占據制高點,總還要落下不少傷亡,后來也不敢強攻了。”

如果不是倚仗地形優勢以及本身的彪悍,烏剌也不可能屢次犯境。

“東西兩面的平原呢?”燕棠又問。

“這是最近的路,東西兩面路途都偏遠,咱們的馬力和士兵體力都不如烏剌強,舍近求遠無益。”靖寧侯說道。

燕棠默吟著點點頭。

吳國公也說:“咱們攻下這道山關,還得留下體力去到平原作戰。他們仗著天時地利,未必就會束手就擒。

“但這個關口不奪,便是繞路去了草原,最終還是得與他們短兵相接,到時我們的體力是定然不如對方了。”

陳國公凝眉道:“東西兩面路途雖遠,但是可以省下攻關的力量,繞遠途殺去北疆,未必一定失算。”

眾人各有意見。

燕棠遂問左晟拿來輿圖。

微弱珠燈下看了兩輪,他把輿圖又折起給回了左晟。“韃靼人擅長平原作戰,這關口難攻,也不過是仗著把關之勢。

“攻下此關,作為我方通往北地的據點,至少阻住了烏剌人南下的一道重要關卡。明日先招探子前往仔細查看,繪出詳圖來。”

說著他看了看四面遠方,又道:“再走走看。”

戚繚繚余光瞅了眼尾隨在后方的幾道人影,報告道:“我有點累,在鎮子上等你們行嗎?”

一隊人齊刷刷全看過來。

吳國公笑道:“難為你跟了一路,要不去找個地方歇著吧。”說著又看向燕棠。

畢竟燕棠是主帥,他雖是好意,卻也得他肯。

燕棠想想,覺得她就算跟著只怕也是悶的,便解了披風給她:“找個地方等著,別亂跑。”

這是關內,還在大殷營衛范圍,倒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靖寧侯對妹夫的表現很滿意,再跟妹子擠擠眼,交代子湛他們好好跟著,然后走了。

黃雋以及程敏之他們一干人自然陪著戚繚繚別路回了鎮上。

鎮子不大,可供挑揀的坐處也沒有幾家,最后戚繚繚選定了一家視野還不錯的茶館坐下來。

可供選擇的茶點同樣也乏善可陳,不外乎幾樣粗制點心,戚子湛望見連連搖頭,只覺得這種東西連他都不能下嘴,如何能給他的小姑姑吃。

黃雋知道他們不慣,也不說什么,西北就這條件,講多了也是多余。

戚繚繚抬眼看了下門口,只見先前涎視她的那幾個人也跟了過來,便不動聲色,端起茶杯。

然后借著遮擋著壓聲說道:“呆會兒湳哥兒跟我走出去,門口那幾個人多半會跟上來,你們幾個尾隨在他們身后,聽我號令行事。”

眾人聽完,均平靜地吃茶的吃茶,拿點心的拿點心,如此這般,邢小薇才抽空回頭看了一眼,然后收回目光道:“那幾個不是善茬,你想干什么?”

戚繚繚道:“有用。”

眾人便不說什么了,只是皆輪流不著痕跡地往門口掃去,然后又收回目光。

戚繚繚吃了兩顆核桃仁,便就起身,大聲道:“我去街上透口氣。”

隨即燕湳跟著她起身,不緊不慢地走出門外。

經過門口時,那幾個人流里流氣地相互一使眼色,接而也跟了出來。

小鎮尾最多也就一兩里路長,但是邊關不像中原規矩那么多,此處行走的商販及江湖人占據多數,因此還算是熱鬧。

且到了夜里賭坊酒館什么的才迎來興旺時刻,于是迎面拂來的清風里還夾雜著廉價脂粉的氣息,淫蘼而狂野。

剛走出四五丈,坑洼不平的道路后方就傳來幾聲邪笑,緊接著四五條漢子已經將他們倆團團圍住。

“小娘子去哪兒?要不要哥哥們給你帶路?”

戚繚繚笑吟吟停步:“好啊,我想找個好玩的地方,你們想帶我去哪里?”

“這七子鎮上好玩的地方多了去了,來來來,讓哥哥抱著你走!”

幾條漢子尖聲大笑起來,其中一個就當中伸臂來摟抱。

燕湳兩眼噴火。

戚繚繚卻不動,等他到了跟前,猛地扣住他手腕將他跟前一拖,接而抬腳往他膝彎里一踹!

漢子慘叫著跪下地來,隨后反應過來,也跟著揚起手臂來反擊:“原來還是個練家子!兄弟們不上還等什么?!”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