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第393章 紅顏禍水
更新時間:2018-05-16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第393章紅顏禍水

第393章紅顏禍水

最新小說:

戚繚繚不置可否。

婦人就道:“北真早年與烏剌聯姻,把公主嫁給了賀楚的祖父為王后。但是沒過兩年北真公主就死了。留下個還在襁褓里的兒子,這就是烏剌老可汗蘇赫的哥哥胡章。

“胡章原本是王儲,后來異母的弟弟們長大后各自有了實力,便開始跟胡章爭權。

“胡章因有北真為靠山,勢力不小,但他卻看中了他的弟弟蘇赫,也就賀楚父親的一個寵姬,并且還動了手。

“蘇赫當場將他追出三百里,他逃到北真,北真當時正好打算入關侵略,但又無把握,便趁機與他打起了合作先滅了蘇赫一半的兵騎,而后就聯手來擾我大殷的主意。”

戚繚繚斜眼看過來:“北真因為有了烏剌王子胡章的相助,所以才挑起了這場戰爭?”

“當年打仗的時候我都已經二十出頭了,我們家世世代代在關內關外討營生,而且我既然專門靠消息混飯吃,這種事情難道還能有假?”

婦人顯露出被人懷疑而近乎被侵犯般的不豫來。

戚繚繚把玩著桌上的杯子,說道:“我沒有不相信你,只是好奇烏剌竟然會卷進這場戰爭。”

“這有什么奇怪的?”婦人道,“北地哪個民族單打獨斗都拼不過大殷,要想占便宜,只能選擇聯手。”

婦人看得很透的樣子。

戚繚繚支肘想了下,又道:“北真大敗之后,胡章又怎樣了?”

婦人道:“被忠勇王當場殺了。親自下場殺的。

“蘇赫在胡章手下遭受重創,大約三四年之后吧,他也把胡章余部給干掉了。烏剌跟北真因此也斷了往來。

“但蘇赫卻因為與胡章廝殺時一時疏忽,丟失了他的那名姬妾,大約很是不舍,后來還派人在關內外四處追查過。”

戚繚繚微頓。

“這場戰爭說到底,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這個女人,暗地里不知多少人想除去她,就是烏剌王庭里也不乏有除之后快的,失蹤又有什么好奇怪?”

婦人顯然看出來她的意外,隨即擺出來一臉世故來。

又道:“韃靼王室的女人都沒有什么地位,除非是掌著權的王后或家族有勢力的大妃。

“就如如今的王后德罕忽蘭這般,不光是王后,還有強大的家族為后盾。何況這名寵姬還是紅顏禍水,一旦被人盯上,必死無疑。”

戚繚繚默坐半晌,又問:“她是蘇赫的寵姬,想必十分美貌?”

“美貌自不用說,不過她年歲卻不輕了,蘇赫那會兒也正值盛年吧,但她據說進宮時已有二三十歲。”

婦人眼里有著不以為然。

戚繚繚看著她,未動聲色。

她倒是虛驚了一場。

烏剌以狼為圖騰,這個其實她早就有數了。

皇帝給她的是狼頭圖騰,且又指定她來烏剌的時候打聽,且這種問題的確是很容易打聽到,所以關五娘對圖騰的回答不過是再一次證實了這個說法,也只是讓她拿來當了個開場白而已。

不過,蘇赫與胡真因為寵姬而鬧掰的事情發生在北真挑事之前,而這姬妾也正是這個時候失蹤的。

這樣乍看上去與蕭珩所說的皇帝第一次行蹤不明的時間就很接近。

如果不是聽到那姬妾已有那么大的年紀,她還真保不準往某些方面想……

可再想想,二十年前皇帝才二十余歲,燕奕寧彼時的年紀也很年輕,據她所知段鴻飛犧牲時的年紀跟燕奕寧差不太多,那么不管燕棠生父是皇帝還是段鴻飛,至少他們倆都不太可能會跟一個大過自己許多胡姬發展出什么情分。

但她終究又還是覺得甚為巧合。

烏剌以狼為尊,烏刺王室也以精巧的狼形圖案為配飾,這種事情皇帝不可能查不到。

讓她拿著那圖樣到烏刺來尋找,這是說明他知道這狼頭圖騰出處——至少是大致出處。

這么說來,他要找的人下落不明,而烏剌老可汗的寵姬同樣的下落不明,且失蹤的時間又那么微妙,那么他究竟是想查什么呢?

她忽然意識到,皇帝這些年來應該并沒有停止查找。

而蘇赫的寵姬什么的,不管跟他有沒有關系,他應該也是早就知道的。

但不管怎么說,現在并沒有確鑿證據證明蘇赫失蹤的寵姬跟狼頭圖騰有關系。

也沒有十足證據證明這兩者與燕棠的身世有關系。

她默想了片刻,接著問道:“既然你說烏剌王室都喜歡佩戴精巧的狼形圖案,那么他們那些王室子弟,都喜歡用些什么樣的首飾?你知道多少?”

說完看了眼她,她又補充:“不瞞你說,我做的就是金銀玉器買賣。”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婦人道,“人家王庭里的事情,我怎么會知道?你還真把我當成百事通了?就算我是百事通,我也不可能連外邦王室的事情都弄得清清楚楚。”

戚繚繚擺出二十兩銀票。

婦人兩眼亮了下,但她搓了半日手指頭,最后還是咬牙推了回來:“你給再多錢也沒有,我真沒那么神通廣大。”

戚繚繚也沒有勉強。

作為一個無組織無幫派的婦人家,她能夠知道這些已經很不容易了。

正要把銀票塞回兜,婦人卻忽然又把她的手給按住了:“看在你這么大方的份上,我倒是還可以賣個別的消息給你!只不過這二十兩銀子得歸我!”

戚繚繚清冷地注視她。

“是關于蘇赫那個寵姬的傳言。”婦人倏地把那銀票抽了回來,然后道:“聽說蘇赫那個姬妾,是個漢人。”

戚繚繚聽到這里,便驀地凝視了關五娘有半晌……

毫無疑問,她自知道這消息到如今,從來沒想過蘇赫的寵姬居然是個漢人!

當然,這也并不奇怪,以關外到北地兩處百姓時有來往來看,蘇赫收個漢人女子在身旁,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畢竟說實在的,在見過烏剌人人稱贊的“美女”阿麗塔的姿容之后,你會很容易對中原女子的魅力產生信心。

但是這個消息也確實很意外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