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第488章 求個公平
更新時間:2018-06-04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也可以直接

輸入小說名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第488章求個公平

至于許潛這么做的原因,皇帝話里的重點都在容家姐妹身上,顯然多半是硌應著容家姐妹、甚至是容敏的身份。

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問下去了,皇帝能跟她說這么多,已經不容易。

然而,這世里他聽到蕭珩與燕棠打架的消息就奔過來了,且還并沒有再遮掩的說明了事實。

那她是不是可以這樣猜想,其實原本他并沒有打算把這件事情隱瞞一輩子,而或許是打算著等他功成歸來的時候就將他身世昭告天下?

只不過前世里出現了那么一場誰也沒有料想到的意外,使得一切都偏離了原來的布署?

畢竟,他剛才還在問她關于如何處置容慧的意見。

前世里并沒有人給他意見,他既然又那么想要做個信守承諾的人,可見不想讓這件事情公布于眾也很有可能。

因為事情如果公布出來,許潛從中的行為暴露,那么燕棠的死,他這個當皇帝的未必不會受牽連,天下人介時私下如何揣測他,揣測到什么地步,對天子的威信產生多大影響,仿佛可以想象。

而他顯然更不可能把這背后的人拖出來頂缸——如果能,他剛才大可以直接跟她說明白那人是誰。

所以燕棠死后,將燕棠的身份索性隱瞞下來,看上去是對活著的所有人都好的一種做法。

皇帝看著長久沉默的她,心里也不那么好受。

從他知道徐夫人就是容慧那刻起,他隱約就知道有些事情不可能再瞞得住。

哪怕他不說明白,她以及燕棠他們總歸還是能猜得到。

他以為她至少會質問他幾句——總歸是他不對,害得燕棠竟差點死在自己姨母手上,又被蕭珩介懷了那么多年,他倒是已經做好準備,把他本想要維持的那份赤誠擱置到讓她暗里鄙棄一番的地步的。

也許這些天他都并沒有覺得好受過。

他一心想要做個臣子們心里的英明帝君,可到頭來又得到了什么呢?

于段鴻飛,他沒有照顧好他的妻兒,于容敏,他沒有找到容慧,于燕棠,他沒有做到讓他能在凱旋歸京后在榮譽之下接受自己的身世,于蕭珩,他甚至還讓他落下了怨恨。于那個人——他終究也談不上對得住。

“有些事情,朕也是身不由己。”他像往常一樣自如地坐著,淡淡吐出話語,保持著他表面上的君威。

很多時候你的身份越是重要,則越是難以任性,普通人能輕易做出的抉擇,到他這里也許會增添成倍的難度。

“容慧一旦處決,那么當年的事情難免會生出許多猜測。朕身為皇帝,不能不以朝局的穩定為先。”

眼下的盛世太平雖然不是他一個人的功勞,但他也不想因為自己的失誤而攪亂全局。

戚繚繚想起前世燕棠死后朝上的文武大亂。

她盯著地板的目光抬起來:“臣聽說皇上下旨任燕棠為帥之后,朝上就生出了不少質疑,這次大軍凱旋,臣以為息事寧人很可能會引來更大的動亂。

“暗殺元帥都能就此姑息,皇上就不怕將士們有卸磨殺驢的猜疑?以及于文官們,會不會因此誤導他們開始胡亂揣測圣意?”

皇帝看過來。

戚繚繚道:“臣不敢讓皇上為難,但請給燕棠一個公道。容慧應該公布身份,也應該接受處決。”

畢竟是君為臣綱,若是前世那般,先不說皇帝息事寧人究竟正不正確,只說他出發點是為朝局考慮,要壓下來也沒有人敢說什么。

但是這世不一樣,不光是人沒死,而且她經歷過燕棠之死的事件后,便沒辦法不求公平。

再者,她是沒有辦法要求皇帝對這兩世的事情負責,但是最起碼,他也不應該再以維護他君王的利益優先做出選擇。

每個人做錯事都應該得到相應的懲罰,這就是王法與道德的意義。

她不能讓他就這么粉飾太平過去,讓燕棠的被害變得不明不白,她需要讓天下人知道在這件事當中,皇帝和容慧各自都自以為是地給燕棠造就了什么樣的命運。

“你這是在逼朕?”他擰起眉頭。

“不。”她提起裙子跪了下去,“皇上對燕棠的照顧與愛護,就如同燕棠的另一個父親,這點任誰也不能抹滅,也永遠都不能否認。

“臣和戚家,誓死會陪著燕棠以滿腔熱血和忠心來回報。

“可是皇上,楚王作為您的親兒子,已經因為這件事情而委屈了那么多年。您能忍心再讓您親手栽培大的燕棠開始另一場看不到終點的委屈嗎?

“皇上的仁愛,本就是黎民之福,讓天下百姓看到皇上對功臣的愛惜,您這二十年的照顧和關愛,不是更加有意義嗎?”

皇帝手里的鎮紙一頭搭在桌面上,一頭握在他手里,半日才啪嗒一聲,落下桌面來。

蕭珩的傷并不妨礙行動,早上聽說戚繚繚已經出門了,他去醫房換了藥,便也順路往她院子里來。

又聽魏真說她不在屋里,只好又先彎到燕棠屋里來看看他。

燕棠因為傷了肋骨,只能平躺著,余光覷見他大搖大擺走進來,也沒理會他,只直視著帳頂的織紋。

“還有幾日就回京了,你這殘樣,能行嗎?”蕭珩在他腳榻上坐下來,兩手向后搭在床沿上,扭頭脧著他。

“你若想留下來伺候我,我留下也沒有什么要緊。”燕棠喃喃說。

蕭珩哼笑,正要說話,門外忽然傳來聲音。

抬起頭來,就見戚繚繚先進來掀了簾子,然后躬身立在門側,緊接著金燦燦的袍擺一閃,皇帝進來了。

進門后將他們倆看了一輪,他目光落在坐沒坐相的蕭珩身上。

蕭珩站起來,燕棠也下意識地要起身。

李芳上前制止,搬了椅子給皇帝坐。

“看來說幾句話是沒有問題了。”皇帝溫淡地望著床上,然后抬頭跟戚繚繚和李芳道:“你們下去吧。”

戚繚繚彎唇,頜首與微笑的李芳出來了。

迎面有風吹過來,掠過臉上時干干的,這樣的時節,真是讓人無比想念起京師來了。

(求月票)

本網站提供的最新小說,電子書資源均系收集于網絡,本網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并不提供小資源存儲,也不參與上傳等服務。

Copyright20102016塵緣文學網聯系我們: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