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第490章 說親了嗎?
更新時間:2018-06-05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第490章說親了嗎?

類別:玄幻小說

作者:

書名:__

燕湳得知燕棠居然不是他親哥,一度情緒失控,接連四五日兩眼紅腫,日夜守在燕棠床邊絮絮叨叨地翻出從前兄弟倆大小瑣事,一副誓要以事實推翻來這個驚雷般的消息的模樣。

燕棠起初還難得好脾氣地寬慰,后來被他念得煩了,想跟戚繚繚安靜說句話都不成,少不得故態復萌,沉著臉讓丘陵進來將他架了出去。

皇帝于八月底啟駕,五六日后,燕棠下令大軍拔營,所有當初跟隨從京師出來的將士班帥回朝。

泰康坊里早已經翹首以盼。

自從皇帝突然決定前赴西北時起葉太妃就隱隱起了些不妙之感,隨后果然等來燕棠受重傷的消息,等到黎容在信中將詳情細細稟過,她也驚出來一身冷汗!

皇帝要找容慧這件事她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她也萬萬沒想到容慧居然一直潛伏在大殷,然后還給燕棠來了這么一道重擊!

那是她那么點大就一手拉扯大的兒子,就算是沒有經歷過分娩之痛,二十年的情份也不是一個沒睹過面的他的親姨母能比擬的了。

別的先不說,燕棠能死里逃生回來真是不幸中之大幸,因此日日祈盼。

只是那顆心總是如同油鍋里煎熬,反反復復沒個止歇。

這日總算聽說皇帝已經回鑾了,又掰著手指頭數著燕棠他們回朝的日子,越是臨近,就越是迫切起來。

沈氏他們何嘗不憂心?

尤其加上燕棠如今是他們家姑爺,這意義較之其余幾家又自不同。

戚南風兄弟早早地商量著如何給靖寧侯他們接風,一日里總要跟龐輝碰頭兩三回,看如何妥善地辦這個宴比較好。

沈氏成日里盼著也是心煩,便三天兩頭地往永郡王府跑,拉扯著戚如煙說上幾句才覺爽快些。

老太妃年紀大了,不知道外頭這么多的事情,只知道朝廷打了勝仗,滅了烏剌又打跑了北真人,當然高興,這幾日便組了套小班子在王府里抹牌,把沈氏也給拉了進去。

沈氏樂得加入,抹牌之余,又被戚如煙拉著出去組了些看戲吃茶的小局。

這日在建威將軍易府里吃茶,同席的也有好幾位將軍夫人。

說到這次大戰,座中就有不少夫人恭維起來,夸他們戚家個個英武,就連戚繚繚都那么不同尋常。

沈氏自是要謙虛一番,明貶暗褒地把戚繚繚夸了夸,終有人看不過眼她這當娘一般的作派,就笑著打聽起戚子煜的婚配。

這也是沈氏操心的事情之一,但在大戰勝利的喜悅下,那份憂心也打了折扣,變得喜笑顏開:“就是說愁著這事兒,都二十出頭的人了,也沒見著哪個姑娘瞧他順眼的。”

“哪里是沒有姑娘瞧中?分明是戚世子眼光高吧?要是訂下親了,可得漏個口風出來,早晚咱們也得去討杯喜酒喝。”夫人們笑著道。

藍鐘離的夫人也在坐。聽說到這里就也抬眼看向沈氏。

“真沒有!”沈氏生怕大家誤會,斷了戚子煜的婚路,“你們要是瞧著我們子煜還算成,回頭便替他說個媒,自然他會記住夫人們的好處!”

藍夫人全程沒怎么搭話,回到府里,便自個兒犯起了琢磨。

當日小叔藍鐘亭自西北回來,便把他們此去之事說了個透,更是重點把戚子煜跟藍明仙那點子往來給點明了。

她便疑心著藍明仙去西北尋她父親乃是借口,實則是沖著戚子煜而去。

因著人不在眼前,好容易把這心緒給壓寧了,今日再聽沈氏這話,戚子煜竟是還沒有訂親,便又晃蕩起來。

戚子煜護姑的事跡如雷貫耳,戚家的霸氣讓人聽而生畏,由于進京時間并不長久,因而也不知道女兒嫁給他能不能被放在心上,這人家又合適不合適?

當然,她不清楚,藍家別的幾房留在京中,總會有人清楚,門第確確實實沒什么可挑的。

之前因為朝上文官對燕棠能力的質疑,還擔心仗打完后局勢只怕有變,如今看來皇帝并沒有這個想法,不然不會特地前往西北。

這樣,原先還對于與武將聯姻唯恐坐大引起覷覦有些擔憂,如今也不是什么事了。

但要命的是,對方家世這樣顯赫,家里兩位姑太太,個個嫁的是王爺,且小姑父還是正風頭勁得不得了的雙戰告捷的元帥外加御前紅人的鎮北王。

這家門本就不好進,而自家女兒卻還追著人家上前線,回頭到底能不能被對方家里尊重?

原先被壓下去的那點惱怒便就又升了上來,怨恨起這丫頭這么不自重,戚家顯然還并不知道她,于是也不知道對方心里怎么想。

這要是萬一看不上她,將來再跟別的人家說媒,豈不就落了下乘?

這么一來,便也急切地盼著他們能早日歸京。

大軍回朝便不如去時那么快了,為著配合醫治燕棠傷勢,路上走了大半個月。

到了離京百里的地方,燕棠已經能坐起來了,臉色看著也好了很多。

戚繚繚就近照顧她,身邊帶著鈴蘭與紅纓翠翹。掀開簾子看到了遠處隱隱約約的熟悉的山頭,渾身血液就不免沸騰。

幾個月前出征時路邊還花紅柳綠,如今歸來時舉目已滿是金黃。

從前出城無數次,也曾于無數次回城時看到這番景象,從無一次有這一刻的感觸。

誰愿意悲壯出征?所幸帶著榮耀歸來。

“還有一個時辰就入城了。”日斜時分,紅纓透著喜氣跟她稟報。

她美美地深吸了一口燕京的空氣,一雙手又不覺地按上了小腹。

眼下戰事已告結束,倒是她這肚子該怎么交代,已經讓她頭疼了。

紅纓察覺,說道:“王妃打算告訴舅太太她們么?”

當然要告訴,不然她對得起誰?

但她卻沒有想好要怎么告訴,似乎怎么說,于戚家都不會是什么容易過去的坎兒。

“先捂兩天,等這陣子熱鬧之后再說吧。”

接下來必然會有一陣子熱鬧,她恐怕也抽不出空來應付的。

紅纓給她理了理披風,還是替他們捏了把汗。畢竟,世子爺的傷已經好了,王爺可還癱在床上呢。

(求月票)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