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第496章 真有眼光
更新時間:2018-06-08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第496章真有眼光

時間:20180608作者:青銅穗

“但是什么?”

她攥了下手心,似下定決心般說道:“但是如果王妃能夠克服對生育的恐慌,而且不懼疼痛的話,可以說事情也并不見得一定就那么壞。”

這番話要說出來真是特別不容易。

作為醫者,在大家都不看好戚繚繚生孩子的情況下,她卻偏向她的意見說出這番話,事后若出事是必須承擔責任的。

別的大夫、包括太醫心里都有數,只不過都不敢說出來,怕給自己引禍罷了。

可她也是女人,很明白戚繚繚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的心情,而且這件事怎么說她也有些責任,戚繚繚半個字沒怪過她,又讓她如何還能瞞著她呢?

燕棠聽完這席話后又愣住了。

戚繚繚心下也驚喜,卻聲色不動:“還有這回事?難道不是我只要生孩子就絕對會死嗎?”

“當然不是。”鈴蘭望著她,“就好像誰也無法確定生產一定會順利一樣,在身體別的方面都正常的情況下,也沒有人能斷定生產時一定會不順利。

“王妃雖然有舊疾,但是我與太醫們當時都看過,您的心肺臟器各方面并沒有損害,而太醫甚至說較之您小的時候看上去還恢復很多了,甚至可說與常人無異。

“屢次結論皆如是,那么我則可以判斷,您生產時的風險最大可能只能是由于疼痛和驚慌引發舊疾。

“也就是說,如果產婦能夠克服這點的話,其實平安的機率還是不小的。”

戚繚繚望著她笑了下,兩眼亮晶晶地。

鈴蘭點頭,又道:“不過這件事情我沒有絕對把握,我只是陳述出實情。

“婦人生產都有風險,王妃的風險又要翻倍,頭胎生產都相對艱難,王妃若能克服驚恐,平安順產的機率會增加,但不是絕對,因為要克服這些本身也不容易。”

戚繚繚想了下,就說道:“這倒是沒什么,事在人為。”

戰場上多少次驚嚇她都沒犯病呢。

鈴蘭也是在親歷過幾個月她在陣前的行事才敢坦露實情的,聞言就頜了頜首。

燕棠心更亂了,完全已經沒有了主意。

戚繚繚擺手讓鈴蘭她們先出去,又深深看了看門外的翠翹,然后望回他道:“聽見沒,我能平安生下這孩子的可能還是有的。

“而我就是服了落子湯,將來元氣大傷,肯定也多活不了幾年。

“我隨你,你想讓我喝藥我就喝藥,反正那避孕的法子是我給你的,孩子也是我想生的,我不怪你。”

她這么一說燕棠越發難受了。

正要開口,門外翠翹又走進來:“王爺,世子爺剛才好像往郡王府去了!”

戚繚繚道:“八成是去找大姐幫忙了!”說完她推了燕棠一把:“怎么做?趕緊拿個主意唄!”

燕棠一顆心翻騰不定,如同在烙鐵上炙烤,一會兒是她當初在小黑屋奄奄一息的樣子,一會兒是她血淋淋地小產的樣子,那拳頭也是松了又緊,緊了又松——疾病他無法控制,可不讓她身體受損他可以控制啊!

生產的事情誰都不好說,可總沒有明知道她小產會受傷害,還先讓她挨上這一記的道理!

如此想開,他就對著床板一砸:“不準喝了!”

戚繚繚笑起來,摟過來他的脖子,抵著他的額頭道:“我這就讓人去請藍姑娘!”

燕棠這里腦筋轉過來了就好辦了。

打發去藍家之后,戚繚繚又找鈴蘭來仔細問了問。

她對自己雖有八分信心,但終究也揣著那兩分意外。

其實這里頭燕棠比她壓力大得多,戚家的責難是其次,主要是他還是得面臨來日失去她的局面,尤其他自己的生母當初就是生下他不久就去世了。

但誰讓孩子來得這么巧呢?也只能閉著眼往這條道上往下走了。

“你跟我說實話,我能配合的話,有幾分把握能母子平安?”她問。

鈴蘭深深嘆了口氣:“五分。”又道:“如果王妃沒有舊疾,以王妃的體質,那我至少有八分把握,可是病癥的事的確說不好。”

戚繚繚琢磨著照她從未再犯病的狀態來看,其實有可能是擁有這八分機會的,心下反倒定了定。

然后道:“你不用怕,就是出了事情,這也是我的選擇,回頭王爺不會尋到你頭上的。”

鈴蘭握住她的手臂,順手在她后腰輕輕推拿:“早前我在西北,倒是聽說北地女子甚少有難產的,我研究了一下,除去她們體格強壯之外,似乎他們的大夫也是懂得如何幫助產婦產前產后護體的,只是很難找到合適靠譜的人。”

主要戚繚繚這樣的身份,一般人誰敢帶過來?一旦出點事,那就算不掉腦袋,也得往下倒三輩子霉。

戚繚繚也覺得是,便就點點頭。又道:“你覺得我大姐會怎么看這個事?”

戚子煜并沒有往郡王府去,她不過是讓翠翹這么說的。

“不好說。”她道。說起這個,她到如今也還沒敢跟戚如煙吭聲呢,“不過大王妃之前也力排眾議讓王妃您跟著上戰場了,我倒覺得這事兒她能有不同的看法也未定。”

戚家出了兩個王妃,他們身邊人私下里有時候便以大王妃來區分。

戚繚繚想了下,覺得總歸先把戚子煜這邊收服了再說。

戚子煜窩著火的時候,沈氏正為著他的婚事而忙碌。

先是自家幾房里合計過,又去問了她大姑姑。

戚如煙那爽快性子,對藍明仙能有什么可挑的?當然是看好。

于是接下來就開始請媒人,立庚帖,籌備好也得三五日。

今日媒人剛自藍家登過門,戚子煜因為心里煩著,便后腳也借著拜訪藍鐘離的由頭上藍家來了。

帖子還在藍夫人手上壓著,自然不會上不了臺面似的剛拿到手就滿府里嚷嚷。

不過看到小伙兒高大英俊,應對得體,隱隱一番霸主風范,又忍不住浮出來幾分春風,覺得那丫頭果然還是有眼光的。

當日藍明仙說到戚子煜沒有態度可能是因為自己沒表態,藍夫人心里還有些郁悶,覺得就算女兒家不表態,也沒有等著有態度再提親的道理。

眼下這媒人都上過門了,哪里還有理由端著?

只是又不免琢磨,這婚事既然高攀了,自己總歸也得拿捏好分寸,別讓人家笑話了才好。

藍鐘離對戚子煜自是沒什么事挑的,兩人不光一起打過仗,還親眼盯了那么幾個月,行武者出身看他在戰場表現就過了一半。

藍明仙還不知道戚家來議過親,路過前院時聽說他在父親書房,便也就大大方方走了進來。

(求月票) 小說推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