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不能吟-第499章 出了問題
更新時間:2018-06-10  作者: 青銅穗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富貴不能吟 | 青銅穗 | 青銅穗 | 富貴不能吟 
正文如下:
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也可以直接

輸入小說名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第499章出了問題

“不應該啊!”邢炙道,“馮詹事當初不是很屬意你的么?是不是詹事府那邊出了什么岔子?”

大伙回來不過幾日,這是頭一次聚首,哪里知道這么些細節。

“詹事府平靜得很。莫不是跟前陣子馮良意想排擠武將勛貴那事兒有些干系吧?”

戚子赫吐著瓜子殼說,“馮良意跟馮詹事沾親帶故,沛英當初寫文章替武將們說話,駁斥他們那一黨的挑釁,最后雖然是沒讓他們搞出什么浪花來,但馮詹事興許是要避嫌。”

自西北回來之后,蘇沛英便即跟馮良意他們有意無意地對上了。

以他的身份,當時敢于直擊身為閣老的馮良意一黨還是很有風險的。

尤其當燕棠他們此戰若是敗了,或者沒有取得后面雙勝的結果時,馮良意等人勢頭必然高漲,到時他被冠上莫須有罪名針對打壓也是可以意料到的事。

而在他們最后大勝之前,他似乎也的確受到了一些波及,但他并沒有退縮,一直堅持到底了。

隨著北真落敗,眾人用戰績狠打了馮良意等人的耳光,他這邊也才開始逐步解壓。

近日也因為力挺燕棠而連續受到肯定,連公務的重心都逐步轉到東宮去了。

這些大伙都已經知道,兄弟之間動不動說謝字就矯情了,也就沒有人刻意把這些掛嘴上。

“至于嗎?”戚子煜聽完了就說道,“馮良意跟馮詹事都隔多少層了?頂多也就是個堂叔輩。

“他馮良意就算在內閣,也管不了皇權的事,馮詹事是太子的人,就算權不如馮良意大,也犯不著看他的眼色行事。”

說完他看向蘇沛英:“馮家要沒別的事,那會不會是馮小姐有什么想法?”

蘇沛英沒說是也沒說不是,只笑了下:“你們到底看戲不看戲?不看就吃飯去,晌午在衙門里我可是沒吃飽。”

首次回來碰頭燕棠就不在,總覺得缺點什么。

晚飯在翠湖邊找了個館子吃的,出來時新月早已升上天空。

藍明仙回到府里,輕悄悄地避開藍夫人回了房,剛進門丫鬟就上來道:“姑娘,鎮北王妃下晌差人來請姑娘過府做客。來的時候您剛好出去了,然后留下話來。”

戚繚繚找她么?

她想不出來會有什么事。

丫鬟便就笑道:“姑娘,奴婢聽說靖寧侯府上晌差了媒人過來說親。也許,王妃請您過府,是因為這樁親事呢?”

藍明仙沒想到被自己的丫鬟打趣,聽完頓立半刻,臉上又泛起了熱。

不過倒不覺得戚繚繚找她會是為了婚事,戚繚繚又不是那多事人,雖是他小姑姑,卻向來不管家里事兒,不可能為這個找她。

想了想,就道:“你明兒一大早回個話到王府去,就說王妃若方便的話,那我上晌就去拜訪。”

泰康坊里這一行浩蕩進坊,便在大槐樹下各歸各府了。

戚子赫跟著戚子煜進了門,又拐到他屋里蹭茶吃:“淮之心里頭那個人是誰你知道么?”

戚子煜邊解袍子邊哼笑:“我哪里知道?我跟你知道的一樣多。”

說完坐下來,端了杯子,他倒是又道:“不過聽他這意思應是從前有過接觸,你只要想想早年他跟誰走得親近,后來又生份了,便差不多有數了。”

戚子赫若有所思點頭。

戚子煜問他:“你操心人家做什么?”

他笑了下,撣撣袍子,起身走了。

屋里空下來,戚子煜端茶到了唇邊,不知想起什么,抬手在唇上摸了摸,又禁不住揚唇笑了。

邢小薇一不小心吃多了,下了馬之后揉著肚子在坊間消食。

戚子卿說:“那我回去了。”

“你回去唄。回去看看子湛睡了不曾,沒睡的話煩他給我弄點消食的酸梅湯來喝唄,改天我請他。”

隔了幾個月沒吃上燕京館子里的飯菜,這會兒回去又哪里睡得著?

戚子卿頓了下,又次翻身上了馬:“他做的酸梅湯不好喝,出去遛兩圈就好了。”

邢小薇:“……”

幾個人席上都喝了幾杯酒。

蘇慎慈讓人準備了醒酒湯到蘇沛英房里才回房。

陳福跟進來:“爺,給東宮的折子是直接明兒您拿去給太子殿下,還是遞去詹事府?”

每日夜里他都得負責將主子要用到的東西分類歸納好。

蘇沛英泡在浴桶里把湯喝干凈,頭仰在桶沿望起屋頂來。

馮凌對他的欣賞其來有自,與馮良意的交鋒雖然讓人捏了把汗,但馮家并沒有因此做出過什么避嫌的舉動。他欣賞馮凌的風骨,也漸漸接受了娶馮小姐為妻這個事實。

也許是因為從小并沒有感受過正常和睦的家的溫暖,又早早地擔起長兄如父的職責,在婚娶的事上他的想法其實較為實際,相較于戲里的才子佳人,他更想擁有細水長流般的穩定平凡的兒女之情。

——他不想圖那些虛的,兩個人舉案齊眉,相敬如賓,給將來兒女多給予些關懷也就夠了。

他仔細斟酌過馮家的家風,以及馮凌夫婦的為人,覺得以他們這樣端正的家庭出來的馮小姐,意念上應該不會與他差到哪里去。

之后又輾轉看過她的一些詩詞文章,也頗合志趣。所以對這門婚事,他倒是真上了心的。

事出在一個月之前,那會兒燕棠他們差不多正準備打北真的時期。

下衙時與馮凌在承天下遇見,邀他同往府里吃茶議事。

半途馮凌離席去會臨時造訪的客人,傳了馮小姐的哥哥前來作陪。

兩人就是家事及文章閑聊了一會兒,又說到坊間一些貴族間傳聞,總之話題雜七雜八,具體他都想不起來說了些什么,但那之后就風向變了,原本約定的文定之期改了,到拖到如今沒了音訊。

這可不像是馮家作風……

當然,未及文定,便不算訂親,沒有訂親,對方不談了,也不算悔婚。

但終究應該有個說法。

他直覺是那次談話有問題,只不知道是哪個節骨眼上出了錯,媒人也沒問出個所以然。

盯著梁上雕花看了會兒,他接過折子來看了兩眼:“遞個帖子去馮府,我先去問問馮詹事意見。”

本網站提供的最新小說,電子書資源均系收集于網絡,本網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并不提供小資源存儲,也不參與上傳等服務。

Copyright20102016塵緣文學網聯系我們: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